今晚是十年難得一見的圓月之夜。 

月亮的光雖微, 但已足夠照亮廢墟的輪廓。 

一條長長的跑道, 旁邊是十數個飛機庫, 再旁邊是數以百計的營屋和一片廣大的空地。包圍著他們的, 是致命的離子炮台﹑鐵絲網和地雷陣, 還有堆積如山的白骨和破爛裝甲。 

然而, 最神秘的是跑道盡頭一個龐大的地下碉堡入口。 

這就是阿爾法基地。 



外表上, 這不過是又一個在核子之火下殘存的軍事基地。 

實際上, 這是一個充滿兇險的未開採寶山。 

每年也有不少心存僥倖的冒險者想在這基地中挖寶, 但是無一例外的倒在無堅不摧的離子炮台之前, 或被地雷炸成碎片。 

不過這還不是使人害怕這基地的原因。 

根據二十年前可以成功穿越外圍防禦的一個冒險者說, 地下基地是大量仍然在活動的自動防衛機械人, 每一部都裝備了離子兵器。但守衛機械人也不是最可怕。最可怕的是基地住了三個惡魔, 一獅一鷹一熊, 探險隊有一半人都是死在他們之下。雖然, 人們都認為三個惡魔什麼的是他嚇瘋了胡亂編出來的。但近五十人全配備機甲的探險隊幾乎在兩小時內全滅, 只有一人成功逃出這事實, 已經足夠使人們遠離阿爾法基地。 



從此, 再沒有太多人去阿爾法基地送死, 即使離子炮台已經沉寂, 地雷亦已失效。 

一直到這一個夜。 

 

地下碉堡的水泥大門仍舊開著。 

因為如此, 內裡的空氣質素保持在一個可以接受的程度, 但是腐敗的氣味卻仍是頑強的揮之不去, 是討厭的味道, 是死亡的味道。 



「好了, 柯士甸先生, 計劃是如何?」麥斯問。 

「跟著我, 保護我, 除此之外, 不用想太多。」柯士甸的聲音低沉, 仿似是換了一個人。 

認真起來了嗎? 

「說得真曖昧。」馬丁伸懶腰。 

所有人亦都不約而同的, 伸展筋骨。 

戰前的守衛機械人, 跟『咀咒者』的烏合之眾始終都不是同一個程度, 即使後者的數目上擁有絕對的優勢, 但在離子武器之前全都不過是單純的數字而已。 

「聽好, 能躲便盡量躲, 避免別跟機械人交戰, 別被機械人發現。」 

光頭轉過頭跟他們說。 



同時, 腦袋結實的撞在鈦合金裝甲上。 

「發現入侵者。排除行動開始。」冷冰冰的合成聲音說。 

「什麼!?」柯士甸腦袋一下子空白。 

機械人舉起雙臂, 兩道藍光由肩膀一直流向雙手, 也就是炮管! 

麥斯立即撲倒發呆的光頭, 同時馬丁和優娜舉槍, 毫不猶豫的扣下扳機。在一陣『叮叮噹噹』的金屬撞擊聲中, 機械人依然頑強的訖立不倒, 雙手固執的指著他們倆! 

一道紅光急速掠過! 

機械人的雙手落地! 



失去末端的聚焦水晶, 藍光散開成一道光幕。雖沒能打穿站在正前方的保羅的機甲, 但仍留下不少燒灼的痕跡! 

保羅並不介意, 他的裝甲已經夠破, 也不差什麼。他用力的揮刀斬向機械人短得幾乎看不見的脖子, 電熱刀毫無難度的將機械人的頭身分家! 

但失去了頭部對機械人來說並不致命。那天殺的金屬腦袋趁保羅揮刀後的空擋打開胸前的活門, 兩門轉管機槍吐出兇猛的火焰!  

 

『砰』! 

 

響徹雲霄的槍聲! 無與倫比的威力! 『勝利』狙擊槍的子彈撃穿機械人的裝甲! 特製的高爆穿甲彈在它的體內爆開, 將內裡脆弱的電子零件一併報銷! 頑強的活動合金終於停下來。 

麥斯長長的吐出一口氣:「真難搞。」 



馬丁過去拉起麥斯和柯士甸, 說:「『別被機械人發現』, 幹得好, 光頭。」 

「是我疏忽, 抱歉。」柯士甸不好意思的說。 

「保羅, 沒什麼問題吧?」麥斯問。 

「還可以。」保羅給他比了大姆指。 

麥斯還想說些什麼, 但是突如其來的一條藍光把話壓下了! 

在走廊的另一端, 有不少的守衛機械人正來勢洶洶! 

「光頭! 快帶路!」麥斯重新舉槍瞄準:「驚動防衛系統了!」 



扳機一扣, 又一部機械人永遠的結束運算週期! 

= = = = = = = = = = = = = = 

一行五人邊戰, 但更多是逃!  

基本上除了『勝利』狙擊槍外, 他們所有的槍械對守衛機械人都是無效。在這幾乎一面倒的情況下, 他們沒有選擇, 只有跟著光頭跑。 

他們一路上也看見不少損傷輕微, 卻倒在地上的機械人。這說明了一件事 – 阿爾法基地的核動力爐已經開始衰竭, 沒有足夠的能量給所有機械人充電。向好的一方面看, 再扣除探險隊於二十年前摧毀那些機械人, 他們將會面對的機械人數目可能不到以前的四份之一。但另一方面, 這也代表在追擊他們的機械人也都是完全正常, 並在最佳狀態。因為依照程式, 有缺陷東西是最先被停止電源供給的。無論如何, 他們都是在劣勢之中, 這些發現最多是會使他們感覺好一點。 

「撐著點! 控制室就在前面!」柯士甸對他們說, 這次沒有回頭看他們。 

只要到了控制室, 柯士甸便可以把他們的身份登陸在基地電腦上, 那麼機械人也不會追擊他們了。當然, 也可以索性把所有防衛機構全關掉。這正是他們原來的計劃, 但光頭他的疏忽使一切猛然加速。 

就在控制室的大門正在一百米前之際, 門的左右上下的金屬板突然打開, 伸出四門離子炮台, 同時身後的機械人亦不顧一切的衝向他們! 

前無去路, 後有追兵! 

「賭一把!」麥斯沒有多想, 硬著頭皮用力踏下油門! 

所有噴射器同時作動, 把麥斯的機甲推至最高速, 越過柯士甸! 他舉起『勝利』, 對準其中一個炮台, 開槍! 

充能中的離子炮台粉碎! 四散的離子束打在附近的炮台上, 使炮管的方向出現的偏差。 

差之毫釐, 失之千里! 

其餘三道離子束恰恰擦過麥斯的機甲! 

沒關係! 

麥斯再一次扣下扳機, 目標是 - 控制室金屬門! 

名叫『勝利』的狙擊槍, 無堅不摧!  

高速衝刺的機甲從剛破開的破洞跳進控制室, 落在地上連滾數十個圈, 一直到撞在牆上才停止。 

麥斯勉力壓下暈眩感, 爬向一旁讓出空間。下一秒, 其他人亦以同樣方式進入控制室。 

沒有喘息的時間, 麥斯立即拉起柯士甸, 把他推到其中一部電腦之前。柯士甸拍拍自己的腦袋, 雙手立即在鍵盤上飛舞起來。 

一大群守衛機械人亦已經到達門前! 所幸破爛的大門開得甚慢, 該是剛才的一杖子彈打開門的機器震壞, 可是那縫隙仍在慢慢增大! 

終於, 門開出一條夠闊的開口! 麥斯他們再一次緊握武器! 

正好, 柯士甸亦輸入最後一段指令。 

 

->::Command::Aggressive Security Protocol::Terminate:: 

 

門開了, 守衛機械人的雙臂亦放下了, 令人心驚膽顫的藍光亦同時消失。 

五人不約而同的長長呼出一口氣, 一屁股的坐在地上。 

= = = = = = = = = = = = = = = = = = 

「確定是這裡嗎?」 

一個擁有一頭橙紅頭髮的男人站在山崗上, 遠眺阿爾法基地。 

「確定。」一旁穿黑衣男人將望遠鏡遞給紅髮男人:「請看。」 

紅髮男接過。 通過望遠鏡, 一批身穿白色機甲的人正陸續的走進碉堡的大門。他們的機甲左臂上都印著一個十字架。 

「『神經病帝國』嗎?」紅髮男不屑的說:「那些相信仍有神的白痴, 以為自己在神力庇佑不顧一切的衝進去。在離子炮前他們連屁也不是。」 

「左邊。」黑衣男說。 

紅髮男依言看向左邊, 發現另一批穿藍白間條的機甲的人偷偷摸摸的躲在山谷之中。 

「『新政府軍』的人也來了。妄想權力的傻子。沒有王族血統的假皇帝。」紅髮男人放下望遠鏡, 問:「『伊甸園』呢?」 

黑衣男搖頭說:「沒來。」 

「奇怪……野馬鎮鬧了這麼大的事, 他們不可能不知道, 不懷疑。」 

黑衣男一雙黑眼睛沉默的看著紅髮男。 

「對了, 是『咀咒者』。『咀咒者』那弱智的少爺搞得他們自己的組織像一窩粥似的, 『伊甸園』定是趁機打擊, 沒空派人來。」 

「可能。」黑衣男點點頭。 

一陣沉默。 

「喂, 其實你說多些話會不會死?」紅髮男沒好氣的說。 

「不會。」黑衣男搖搖頭。 

紅髮男長長的吐一口氣, 壓下想打人的衝動:「真怪不得我妹三年前甩了你。」 

黑衣男的瞳孔收縮, 像是被鞭子抽了一下。 

「那臭丫頭也真是……一聲不響的就跑了, 什麼也沒有交代。爸雖然一臉不關心, 其實卻是最緊張的一個……」 

「夠了。」黑衣男打斷他:「計劃?」 

「噢, 對, 辦正事要緊, 不然爸又要發牢騷了。你也記得那一次……」 

黑衣男乾咳兩聲。 

紅髮男作了個鬼臉, 說:「我們等。」 

「等?」 

「對, 等。等他們出來, 我們再搶他們的勞動成果。」 

黑衣男點點頭, 又說:「新政府軍?」 

「噢, 他們…」紅髮男人手支巴作思考狀:「推他們一把吧。」 

「?」 

「把他們推進去, 不要讓神棍們太辛苦。同舟共濟嘛。」 

紅髮男的語調像是開玩笑似的, 但在黑衣男的耳中卻是死刑的命令。 

他又沉默地點點頭, 然後轉身向後。 

二十個身穿泥黃色機甲, 一臉精悍的戰士正一言不發的看著他! 

沒有說話, 只消一個眼神, 二十人已經心神領會。只在一眨眼間, 他們全都消失在夜色之中! 

紅髮男人的目光仍舊投向阿爾法基地, 臉上浮現加許的微笑。 

 

「去刮起暴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