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庫! 十足的寶庫! 

五人的眼睛都閃光了! 比訊號彈更光! 

包括各種型號的機甲, 戰前軍隊八成的單兵武器這裡都有, 而且還是在最佳狀態! 這裡的東西總值足夠把整個天堂鎮買下, 摧毀野馬鎮, 或是武裝另一個『暴風軍團』。 

麥斯, 馬丁和保羅都像個走進兒童天地的小孩子似的, 左看看右看看, 隨便拿來試用, 連自己老媽的名字也忘了。 

柯士甸卻像是沒太多興趣的站在一旁看著。優娜繞了一圈, 什麼都沒有拿便跟光頭站在一旁。 



「你不去看看?」優娜問。 

「我嗎? 看看我身上裝備, 全都能在這裡找到, 甚至比這裡的還先進。」柯士甸攤開雙手:「你又為什麼不拿?」 

優娜沒有看著他:「本小姐的裝備一向都是最好的, 也最合身的。」 

柯士甸突然好奇的追蹤她視線的盡頭, 卻發現優娜已經將焦點放在別處。 

「機甲呢? 也沒有興趣嗎?」 



優娜微笑:「這一件可能不是最好的, 但卻是我最愛的一件。」 

她的手指輕輕細撫左臂上的銀色, 眼神充滿回憶。 

「其實我有點好奇……」柯士甸搔頭:「你的裝甲究竟是什麼型號? 怎麼我們查不出的?」 

優娜眼睛溜溜的轉了一圈, 然後神秘的笑說:「這是一件兩年前才出世的特別版, 你們省點功夫吧。」 

柯士甸雖然好奇, 但也明白她沒有說出來的意思, 所以便聳聳肩算了。不過心底仍然奇怪: 即使是民間工程司改造而來的, 情報部的人也可以猜出原來的是什麼樣子, 不至於一點頭緒也沒有。除非真的如她所說, 由民間生產的新型號。不過這不太可能, 因現在有能力設計新機甲而又可能把設計變成現實的人只有四個, 其中三個在『新政府軍』﹑『舊政府軍』和『神聖帝國』, 還有一個下落不明, 聽說死了許久。 



就在他思考的當下, 三個大小孩都選好了自己的新玩具, 心滿意足的走向光頭和優娜。 

「好了, 繼續上路。」 

「這機械人又怎麼辦? 毀了嗎?」 

「當然不! 那個什麼人工智能應該有很多人都有興趣。賣了它!」 

「我們科學部會想要……」 

五人圍在一起議論, 但AS-324已經給自己的命運作了決定。 

 

「敢問本機能否加入你們?」 



五人都看著問題的核心, 臉上不缺驚訝。 

AS-324以為他們不答應, 再說:「本機對外面的世界很感到興趣。」 

麥斯仔細的打量面前的戰鬥機械人: 除了乳白色的外殼和光禿禿的頭殼外, 它基本上和一個人沒有分別。身高和自己差不多, 都是175cm左右。性別看不出。不過話說回來, 除了有特殊功用的機械人, 誰會給一塊殺人用合金設計性別?  

AS-324開始依程式自我介紹起來:「本機編號AS-324。由威斯汀未來工程設計及生產。以FB – 09微型核融合電池為主動力, 及兩枚RB-113k充電池為後備動力, 可持續六十七年。運算核心為MC-7386型處理器……」 

優娜不耐煩的打斷它:「說些主要的如武器裝備。」 

「主武器為RPR – 2型離子炮兩門, 分別藏於兩臂之中。」AS-324伸出兩臂, 一對手在眾人眼前變型, 露出黑漆漆的炮口。 

「M-1000軍刀。」它雙手回復原狀, 拔出收藏在左腿暗格的軍刀展示。 



「PP-100離子手槍。」右腿暗格的手槍。 

「防衛性武器: PF-10離子場產生器。」 

「以上。需要火力示範嗎?」 

麥斯搖頭:「不用了。」 

任何有離子兩字的武器都是致命的, 這是本世紀的基本知識之一, 而且一路上他們跟不少同類型機械人的戰鬥中已經體會過它們可怕戰鬥力。 

有一個這樣的幫手, 麥斯沒有反對的理由, 特別是在這個地下基地之中。 

他看向柯士甸, 柯士甸點點頭說:「我要的只是任務物品。任務中其餘所得的都歸你。」 

「好吧, 跟來吧。」連監工也點頭, 麥斯更加不能拒絕。 



AS-324躬身感謝, 弄得他們都不大自在的。 

可是還有一個問題, 它總不能這樣走在大街上吧? 一個正常的機械人在天堂鎮市場可以天價出售, 更何況是一部人型戰鬥力強而又有人工智能的? 帶著它, 跟用手推車車著一堆金磚沒有兩樣, 都是招人打劫的行為。 

優娜問它有沒有什麼偽裝模式, AS-324聽後便閉上眼睛, 默不作聲十秒。 

剛想開口問它什麼事, 它已經張開眼睛說:「偽裝程式下載完成。請問想要本機偽裝成什麼?」 

「你又可以偽裝成什麼?」麥斯說。 

「所有性別, 所有種族, 所有膚色都可以模仿。而身高及體型可以做有限度的調整。」AS-324說。 

馬丁不加思索的就說:「就扮成一個白人女人吧。」 



「明白。」 

AS-324閉上眼睛, 然後變化發生了。乳白色的外殼像是變色龍一樣, 開始變得有白人皮膚的顏色, 體毛也生長出來。上圍則像是汽球般不斷漲大, 腰腿卻在收縮, 一直到一個令人賞心悅目的比例才停下。當AS-324張開雙眼時, 它已經變成一個身材高挑, 皮膚白晢, 眉目如畫的性感尤物! 美中不足的是頭上毛髮可以和柯士甸一比, 但光頭也沒有減低它的美麗。 

男人們都目瞪口呆, 口水直流! 不單是變化過於神奇, 更重要的是因為 – 它全裸! 

「本機只可以製造有限的假毛髮。如要達到100%仿真效果需要假髮一個或W系列仿真毛髮生成劑。」連聲音也變得酥媚入骨, 是男人都也心猿意馬。 

「快點變回原樣!」優娜卻高聲打斷他們不正經的腦活動:「立即!」 

還沒有等他們抗議, AS-324已經變回原來的模樣。 

「怎麼了優娜? 自卑嗎?」馬丁不滿的抱怨。 

「自卑你的大頭鬼!」優娜雙手叉腰:「老娘會比一個機械人差? 我只是看不過你們, 一個個色鬼上身的! 任務什麼的全都忘了! 特別是光頭! 口水到流到地上了!」 

「明白了, 老媽。」男人們都被優娜的氣勢完全壓倒, 落荒而逃。 

麥斯也認真點點頭:「有關AS-324的事我們完成任務後才再談。現在該繼續上路。」 

「請等一等。」AS-324說。 

「怎麼了?」 

「讓本機先給各位登記身份, 其他守衛機械人也不會跟各位展開無謂的戰鬥。」 

原來還可以這樣做。那麼剩下來的任務便簡單得多了。 

又再折騰了一會, 完成登記後, 眾人正想出發, 但AS-324說了一句讓眾人煩惱的話: 

「基地還有其他入侵者。」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雖然這時代熱兵器的威力最強, 不過主流卻回歸冷兵器。只因為兩個原因 – 便宜, 簡單。 

但可不代表冷兵器沒有威力, 特別是神聖帝國鑄造的! 

摩西雙手高舉泛銀光的人高長劍, 用盡自己和機甲的氣力, 一劍把前面的守衛機械人劈成兩半! 就像數千年前跟他同名的人把大海分開一樣的氣勢! 合金什麼的, 都不是問題! 

隨著兩聲硬物著地的聲音, 瑪麗亞小隊的人才有空喘一口氣。 

加伯烈點算人數, 發現除了他和摩西還有一個兵士和跟新政府軍交換的人外, 原本二十人的瑪麗亞小隊都死了。這是他服務教皇的三十八年來最慘痛的損失, 不過他沒有太多感覺, 反正死的不是自己好了。 

他們來到了一個裝修得相當華麗的地方。從中央的一張巨大的橡木辦公桌, 桌後一個巨型的國徽, 還有左右各一已開始腐爛的國旗, 加伯烈猜這是首相或國王的戰時辦公室。這是其中一個使他情緒保持正面的原因 – 大人物工作的地方通常也有祕密逃生通道。找到了, 他就可以逃出生天。 

所以他們都打開了探測器在房間中搜索, 用不了多久便找到了鐵門大開的暗道。 

四人打開電洞, 急不及待的走進去。 

這是一條全用金屬建成的隧道, 沒有什麼裝飾 – 有需要要走這裡的時候相信也沒有人會有心情會仔細欣賞裝飾品吧? 

隧道的盡頭是一對防爆門, 旁邊的牆上有一組身份驗證用的機器仍發出微光。他們四人都沒有去試, 因為知道一定不合。可是也沒有必要, 只為防爆門亦已被人打開。 

穿過防爆門, 在他們眼前的, 是一個與世隔絕多年的巨型房間! 

這裡是差不多數萬平方米的地下空間, 四周都是高上百米的金屬牆壁, 結合起來就像是一個盒子。盒子幾乎是空的, 只有在遠方的數部直昇機, 還有數個貨櫃箱。最特別的是房間正中的一個圓柱體, 被八束強光從不同角度照得奪目。而圓柱體本身也像是會發光似的, 把整個地下空間照得如同白晝。 

他們步近圓柱體一看, 發現內裡的裝的竟然是一件機甲。 

機甲的型號他們前所未見, 卻都看得出一定比自己身上穿的厲害百倍: 極度流線形的設計, 沒有多餘及外露的弱點; 兩隻手臂上都掛著一個六角型扁長黑色盒子, 用途不明; 整件機甲銀得可以當鏡子用, 除了左胸之上, 那裡印了舊政府的國徽。國徽之下有一排小字, 寫著: 

『此乃王者之劍, 世上無甲不破』! 

加伯烈心頭一震, 這一句他看過! 在一些舊報紙之上, 舊政府的國王所乘所用的戰爭機器都有的一句! 

雖然在舊世界, 國王早已經沒有任何實際行政權力, 可是他卻是凝聚人民的向心力, 一國的象徵, 在任何戰爭的場合他都要帶領軍隊迎戰, 而他用的武器一直都是集所有尖端科技的大成。由一千多年前的王者之劍, 到世界未日前的製造的機甲都是。 

換句話說, 在他們前面的這一件機甲可能是世界上最強的機甲! 在武力至上的時代, 有什麼比它珍貴? 

『只要交給了教皇……』 

想到可得到的好處, 加伯烈下定決心一定要把機甲弄走。一念及此, 他立即拔出手槍, 轉身指向那新政府軍士兵的脖子, 用力扣下扳機! 

一切來得太快太突然, 那人做夢也沒有想到加伯烈說翻臉就翻臉! 加上距離太近, 在他醒悟要閃避的時候, 子彈已經穿透他脖子護甲, 血已經如泉湧! 他只有不甘心的倒地死去, 至死也想不到為什麼加伯烈突然下毒手。 

摩西和小兵都呆了。過了一會摩西才說:「加伯烈! 你瘋了麼!?」 

「沒有瘋, 是要升官了。」加伯烈把手槍收好:「這件機甲無論如何也要弄出去!」 

他舔舔乾燥的雙唇, 想給摩西解釋他所想的。可是背後突然一鼓大力打在身上, 使他站立不穩向前重重撞在機甲的容器之上! 強大的衝擊力觸發了它的防盜系統, 刺耳的警報聲充斥整個地下空間! 但是加伯烈可沒有時間去想會有什麼後果。 

「加伯烈! 我一早看穿你的心肝脾肺腎!」法比奧跟他的手下憤怒的開槍:「若不是庫史他通風報信, 你想必打算殺了他就開溜吧!」 

摩西和小兵急忙的將加伯烈拉到圓柱體容器後掩護, 同時不忘還擊! 一時間, 原來平靜的地下空間變得子彈橫飛! 槍聲, 警報聲, 對罵聲此起彼落, 交織出一個吵耳的樂章。 

吵耳得把一些應注意的聲音都掩蓋了。 

七個在交火的人都沒有留意在他們之上的天花板打開了三個洞, 有三部與別不同的守衛機械人從中射出, 直撲向他們!  

  

『確認入侵者, 掃除開始。』 

『確認入侵者, 掃除開始。』 

『確認入侵者, 掃除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