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刺耳的警報聲, 『王者之劍』的容器慢慢的打開! 沒有像是電影中的蒸氣四逸, 只是簡簡單單的打開了玻璃門。 

銀光耀眼。 

這就是我們的任務目標嗎? 麥斯瞇眼直視乏著高貴銀色的『王者之劍』, 不自覺的踏進了容器。 

突然, 剛打開的門瞬間再次關上, 把麥斯困在裡面! 

優娜緊張的看著內裡的麥斯, 但他冷靜的對她比個ok手勢示意沒問題。雖然她還不死心想重新打開門, 可紅獅和黑熊卻同時衝向她! 逼不得已, 她只有暫時避開。不過兩部機械人都似是不打算放過她, 如冤魂般死纏不休! 



借著機甲的速度優勢, 優娜尚能在圍攻之中立於不敗。但形勢已經是陷入絕對的劣勢之中, 摩西和柯士甸都倒在自己的血泊之中﹑保羅攤在地上不知死活﹑AS – 324和馬丁都是已經失去了大部份作戰能力, 只能使用一些小口徑武器攻擊, 不過是理所當然的沒有效。 

即使麥斯穿上了那該死的機甲, 在這兩個變態的機械人前她也看不到他們有多少機會。優娜不由得悲觀起來。 

 

沈睡多年的『王者之劍』就在麥斯的面前。這一件集舊政府所有最尖端科技的結晶汎著耀目的銀光。流線形的機身, 簡潔的設計, 都使這機甲像一件藝術品多於一件武器。 

但此刻麥斯沒有心情去欣賞, 只以他畢生最快的速度穿上陌生的機甲。隨著一股熟悉的冰冷質感蔓延全身, 整件機甲開始微微的﹑有規律的震動, 卻沒有一般機甲引擎運轉的噪音。然後後頸突然一麻, 眼前像是被簾遮住了變得一片漆黑。不過麥斯沒有慌張, 反而感到高興 – 神經接口連接。 這是高級的機甲才有的功能, 能將人腦和電腦連接起來直接交流使機甲成為人體一部份, 將反應時間縮短至極限。在大荒地之上有此功能的機甲不出十部, 麥斯曾經的機甲『銀狼』是其中之一, 也是他成為頂尖傭兵背後的祕密。 



在大概一秒之後, 漆黑之中出現了一點光芒。那一點光芒高速增長﹑成形, 直到變成一個盾牌徽章才停下。盾牌之上印著三隻威風凜凜的猛獸 – 獅子﹑熊和鷹。 

然後盾牌又散成無數的光點。那些光亮再次移動, 重新排列成文字, 文字組成句子, 句子帶出資訊, 告訴麥斯關於機甲的一切。 

應該是孤寂太久, 『王者之劍』要說的如老太婆的纏足布一樣滔滔不絕, 麥斯現在卻沒有心情逐一細看。一念及此, 那些句子既又像被風散般。破碎的字詞於眼前紛飛, 不經意的, 麥斯的目光勉強抓住找住了其中兩個, 但未及看清字詞已經還原成一個光點。 

然後, 世界就從那一個光點重新展開! 

 



嘟﹑嘟﹑嘟! 

左耳後的蜂嗚器盡忠職守提示敵人攻擊的方位, 優娜往右一閃, 避開了一束離子! 尖銳的警報仍殘留在左耳中, 右耳邊的蜂嗚器已急不及待的響起! 

向右的慣性仍沒有完全消耗掉, 優娜就似是自己衝向紅獅的利爪! 同時左耳的警報又再一次轟鳴! 

向上! 

心念一動, 腦海中的想法在神經介面轉變為對機甲電腦的指令, 背部的推進器馬力全開, 及時將優娜推向半空中, 剛好閃過銳利的鋼爪! 但那不代表她可以閒下來, 因為那兩個機械人並不是那麼好打發的。 

果然一轉身, 龐大的黑熊竟亦已跳到她之前! 一團藍色的電漿已在它的手中蓄勢待發!  

『快躲!』 

優娜如此想, 但機甲竟沒有如此做! 噴射器必須的推進劑在這最需要的一刻竟耗盡了! 



『完了。』優娜閉上雙眼, 默然等待那一刻。 

 

一道赤紅的雷射劃破空氣! 

雷射炮不是離子炮。雷射炮是以光為彈藥。既然光是子彈, 初速也只有是光速。 

那是一種反應再快也反應不來的子彈! 

 

黑熊的中央處理器已經向右掌下達攻擊命令, 但在系統沒有任何異常的情況下, 那一撃並沒有擊發, 而目標也沒有毀滅。在半秒之後, 機械人才發現右手手腕不知何時已被切下! 



在一瞬間電腦已運算出接下來的動作, 完好的左手向剛落地的優娜指去。 

紅光再現! 

 

另一只黑色巨掌跌在地上。失去了電力供給力場產生器再也無力困住高熱的電漿, 藍色的光球轉眼間化成無害的遊離份子, 消散在空氣中。 

這下子, 黑熊和紅獅終於暫停重新審度形勢。四隻電子眼同時聚焦在汎耀目銀的機甲之上。麥斯也回看這兩部令他們吃盡苦頭的機械人, 心中在暗暗驚訝雷射武器的威力。說『勝利』狙擊槍是機甲用武器的最強之一, 但在『王者之劍』雙臂上的『鷹撃』雷射炮之前根本是不值一曬! 『勝利』唯一比『鷹撃』好的也只有是在射速上的優勢 – 在發炮的同時, 眼前也跳出足有三十秒的冷卻倒數! 雙臂上的六角形盒子冒出的騰騰熱氣更似是向敵人公佈『此武器過熱』。 

『這可不能亂用。』麥斯想到。然後, 眼前空氣之中突然冒出了數個藍色的小盒子, 每一個盒子上都寫著武器名字。當麥斯的目光放在叫『獅爪』的盒子之上時, 它的顏色便由藍色便變了紅色。同時機甲的雙手背上各射出了三條短光束, 像是X-Man中的狼人般。不過這爪卻是由雷射構成! 

 

近身武器嗎? 



正好用來試驗機能! 

 

麥斯向黑熊一躍, 所有噴射器同時作動! 瞬間暴力的加速使他眼睛充血, 不過他亦已來到黑熊之前! 失去了最主要武器的機械人再也難耀武揚威, 電腦判斷該拉開距離再用副武器攻擊。不過...... 

 

太慢了! 

 

『獅爪』在空氣之中留下三條紅色的流光, 瞬間將黑熊的頭摧毀! 另一手由上往下一揮, 黑熊龐大的身軀立即分成三片, 像是剪刀遇上紙張一樣, 強大得連麥斯自己也意想不到! 



突然背後一陣毛骨悚然之感, 麥斯急轉身正好看見紅獅張開了大口, 一鼓烈火狂噴而出! 

 

『熊盾』! 

 

麥斯向紅獅張開右手, 紅光從掌心射出, 於兩米前交織成一幅透明的紅色牆壁, 將足以溶化裝甲的火焰輕鬆擋下! 同時『鷹撃』的倒數歸零, 麥斯立即將手舉向紅獅, 臂上六角形盒子的前端打開, 吐出一道雷射, 輕鬆的將紅獅只前到後打出一個洞! 處理器被打破的機械人就像是人沒有了腦袋一樣, 永遠變成安全無害的東西。 

變態! 

只不過是短短一分鐘, 之前看起來還是無敵的守衛機械人都化成廢鐵! 這一巨大的反差使得麥斯有點難以置信。怪不得各方勢力都想要這一件機甲, 也怪不得黑衣人會說這機甲對他來說是一個負累。 

但, 再強的機甲, 在數百柄機槍前都只會像是紙糊一樣。那『熊盾』系統雖說可以擋下機槍子彈, 但天下沒有一樣東西是無敵。如果敵人來一個全方位打擊, 『王者之劍』也只會成為一個鐵棺材。到底是什麼令這機甲如此重要? 麥斯忽然想起那兩個破碎的字詞。 

搜索過機內的資料庫後, 他得到了一個令人心寒的結果。 

 

「麥斯!」 

沒了威脅, 也不管別人的死活, 優娜不說二話緊緊的抱著麥斯。向著她一塌糊塗的哭相, 一鼓暖意驅走了他的心寒。 

「別哭了, 我不是好好的嗎?」麥斯笑說, 手輕撫她的臉。 

優娜卻又突然一把推開他, 轉過頭說:「我才沒有哭。」 

麥斯笑了笑。她啊, 還是倔強依舊, 明明哭得妝也溶了還在裝。不過, 不是因為這樣自己才喜歡她嗎? 想著想著, 又不自覺的上前抱緊她。看著優娜又哭又笑的大花面, 麥斯慢慢的, 溫柔的吻向她。 

「喂。」 

在四唇只剩半公分的距離時, 一個不識相的聲音的打斷二人。 

「雖然我不喜歡當燈泡, 但可否先關心一下我們? 大不了回到野馬鎮或天堂鎮我給你們開一間總統套房......」 

馬丁向二人無力的揮手。 

 

除了柯士甸從此變了獨臂大俠﹑摩西胸口劃了數條傷痕有點失血過多﹑保羅斷了數條肋骨﹑馬丁亦斷了數條肋骨和右手掌少了兩隻手指﹑AS – 324雙手報廢(可更換)﹑麥斯有點灸傷和斷了一些骨頭﹑優娜身上大大小小十條傷痕外, 一行人基本上都算是完好。在這傳說闖者必死的基地裡還他們沒人死亡已經是一種創舉, 還能求什麼? 

柯士甸臉上是因失血過多而產生的蒼白, 但那也掩蓋不了興奮的神色: 

「剩下來的就是將『王者之劍』送回總部, 任務便完成了。」 

 

「對不起, 我不能這麼做。」麥斯冷冷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