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無病呻吟,雜文隨筆



人生甚是乏味。

許多日子,都是千篇一律的,庸庸碌碌茍且着便過去了。鬧鐘一響、起床梳洗,用過早餐後便開始工作,可以休息時早已日落西山。用膳、洗浴後,又回到了床上,等待鬧鐘再一次響起。每天看似不同,本質上卻毫無差異,生活裏的變數說實在和扔顆骰子無甚分別,你不能控制結果,但總知道它只會有一至六的變化。常在腦海裏浮現的夢想永遠不會實現,說到底就是虛無飄渺的妄想,女神依舊高高在上神聖不可侵犯、成績不會突飛猛進、買彩票只會換來短暫的期待、還有得知結果時的一聲輕嘆。人生便是每天懷抱著對前境的希望,永恆在固定的迴圈裏打轉。

世上總是有人生贏家。你想要的,他們都有,不論事業愛情友情親情長相或是身材。可「他們」永遠都只會是「他們」,自己總不能擠身於其中。這群人的人生很充實、很美好啊,就是他們讓你明白到自己的失敗、自己的無能。我們總是羨慕,也只能羨慕,不是幸運兒,便只能望洋輕嘆。想要的天賦才華,在那個神童身上展露無遺;想要的家世財產,有個富二代正在恣意揮霍;心愛的那人正牽著另一個人的手。總是在煩惱,總是在渴求,總是在求不得的大網裏糾纏不休:也許這注定是自己的人生,終其一生也只能作他人輝煌的見證、紅花之下的陪襯綠葉、「別人的人生」這部史詩鉅作的臨時演員。

可是最尷尬的,不在於自己可悲,而是自己還不夠可悲。為空虛寂寞而嘆息時,也有人正經歷生離死別丶因山無陵、天地合的盟誓消逝而哭泣;為窮困潦倒而抱怨時,有人三餐不繼,正在大街小巷裏尋找剩菜殘渣果腹。再加上,自己也不夠獨特,不過是庸碌無為者的其中一員。想來在現今世代裏沒有個情緒病,連無病呻吟、「叫春」的權力也沒有。自己連比可憐也失敗,甚至沒有資格去訴説自己的可悲,這種不上不下的感覺更是叫人心煩,更加的厭倦生活。

是的,這是自我否定、這是想法負面,可是人便是如此,感性永遠蓋過理性。有些道理是懂的,也理解自己是錯的,偏偏還是會這樣做。無數次試圖說服自己,可是自己眼中的生命仍是灰色的,即使再是充實也難尋覓到一絲色彩。



但我也沒有自殺的念頭。生活很單調乏味,活著也無甚意義,可是同時也找不到一個捨棄的理由,食之無味、棄之可惜,活着像是行屍走肉。我只希望從這個混混噩噩的狀態中抽離。所以要寫作,告訴自己還有個活著、還有個醒來面對生活的理由。如果能成為那些樂觀正面、知足常樂者的一員,歌頌生命的美好,從此抓緊苦短人生裏的每一秒,努力追尋自己想要的生活和理想,也許這是個好的結果。起碼,這比現在迷茫無方向的生活優秀太多太多。反正不求涅槃,無望滅度,超脫生死塵妄的大智慧向來並非所求,也並不可求。

反正百無聊賴,不妨隨心寫作,但願筆墨記下生活的點點,迷茫浮沉之間的日記,能讓自己找到答案;或是能作諸君閒時消遣的散文隨筆,倒也算是份貢獻。筆隨心動,意有所極,文亦同趨。拙劣稚嫩、胸無點墨,立意淺薄、文辭粗鄙,還請多多見諒。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