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必要的沉默》 今天發生了一件事情,當時我曾經想力陳己見,最後選擇了沉默。我認為沉默是必要的。



《必要的沉默》
 
 
今天發生了一件事情,當時我曾經想力陳己見,最後選擇了沉默。我認為沉默是必要的。
 
 
故事中,又或現實中歸根究柢發生了甚麼樣的事情並不重要。
重點是,生活太繁忙了。
我每天在手機預設的鬧鐘響起時便起床、梳洗、更衣、出門上班。
途中經過所住屋苑入口處設有派發免費報紙派發點,匆忙中接過一份便趕往車站,踏著一雙糖果色網購鞋子插入行走中不成隊形的候車隊伍。


 
穿上一雙廉價的鞋,意義和材料都裡裡外外表現得草根低微的平底鞋子。
無論讀過的短期禮儀課程價格多高,步伐在這刻已完全被擠擁的人群、急促的節奏所扭曲得不成形。
 
趕及在車門關上前擠進車廂後,我翻開摺疊得像一份樂譜的報紙,閱讀著各地所發生的事物因互相擠壓而成為短篇的新聞報導。
油墨腥咸的氣味在我的指紋間細菌培植般滋生起來,深灰色而帶綠的顏色好像能隨時穿透皮層,深入骨髓。
但我必須閱讀,以阻隔開陌生的人。
 
擠進車廂以後,要擠進的是升降機。
我必須收起誤認為是美妙樂章的報紙,以收緊人與人之間的距離。


 
「你知道嗎?那宗車禍。」
「聽說過,很可惜,就這麼年輕的一對。」
「可惜嗎?不同種類的車輛選擇不一樣的設計是有必要用途的,例如顏色選用、反光物料和……呃!你知道那款車是一零年的出廠,但有點問題是吧?」
 
我嘴角微牽,握著扭摺成筒狀如獎狀的免費報紙沉默起來。
 
「唉,說了你也不懂。」
 
我不知道甚麼車、甚麼型號、甚麼品牌、甚麼性能等等在車禍中屬於何等重要程度的調查線索,只在短短幾百字的簡介中讀到二十四歲、凌晨二時、高速公路和煞車痕。


 
如果,早上將我叫醒的是真實的鳥叫聲、報紙是詳盡如時尚雜誌的厚度、車廂是歐陸咖啡廳的寧靜舒泰。
 
我的知識便會回來,話也會回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