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要再做公主了!」

砰!女孩將鑰匙圈扔在地上,陶瓷娃娃崩了一角。

夏勞德呆了,眼睛只望着地上的陶瓷娃娃,然後轉望茱莉的面孔,再望着娃娃,這樣如此重複了數遍。

「對……對不起,我太激動了。」茱莉細聲道。

桌上空空如也的碟子突然成為了兩人的焦點。然而披薩店裏的客人們似乎將焦點放在揚聲器:那成為了店內唯一的聲音。



……真誠啊,多麼孤單的詞語……

夏勞德撿起了地上的陶瓷娃娃,放在茱莉的手掌裏。

「嗯……茱莉,不如我送你回家吧。」

夏勞德好不容易說了句話,茱莉亦隨之點頭。

兩人在寂靜中快步走回加利仁山。到了棕色大廈的門前,茱莉走上了幾段階級,再慢慢回望行人路上呆滯的夏勞德。



突然,女孩迅速地拉住了男孩的手,將男孩拉進棕色屋寓裏。

「來,我給東西你看。」

此時,夏勞德十分困惑。這究竟是甚麼戀愛技巧?就算不讀那本理論,也知道沒有女子會主動邀請一名男子到自己的家裏,是嗎?那些電視劇都是這樣演的,難道這只是夢中的景象?夏勞德打了自己一巴掌,啪!不,這不是夢。

棕色屋寓裏的陳設寥寥可數,更甚的是,大廈沒有電梯,雖說只有大約七層高。鋪了地氈的樓梯,彷彿將夏勞德帶到一百年前。

女孩帶着男孩緩緩地走上樓梯,靜靜地打開家門。她探頭進屋內窺視了數秒,然後回頭跟男孩說:



「進來吧,父親不在家。」

只見女孩強行拖着男孩進入了房子,匆匆經過一間開着門的房間。房間裏的桌子上有五份厚厚的白色文件,椅子上卻連一個面孔也没有。男孩被帶到一道粉紅色的木門前,女孩猶豫了一刻,然後兩眼認真地望着男孩。

「除了父親以外,從來沒有人進我的房間。若是被父親發現了,他一定會殺了你的。」

男孩的身體顫抖了。

粉紅色門上有一塊搖搖欲墜的木牌,上面寫着:

「茱莉最私人的房間」

女孩隨即推開了粉紅色門,只見紅色牆壁上有排滿了書籍的書櫃,還有許多金色頭髮的人偶。床邊只有一個小小的窗戶,窗前的白色的百葉簾正垂着。

男孩隨着女孩走入房間裏,木牌就掉下來了。



「夏勞德,你知道嗎?沒有你,我根本不夠膽摔破那個陶瓷娃娃。那是父親在我還是小孩的時候送給我的。」

男孩望望周圍,整個房間都充滿着維莉迪公主的擺設。

「這房間是父親替我布置的。他一直以來都希望我成為一個平平無奇的公主。只要讀好書、安分守己、不碰甚麼政治那些東西,那我的一生就會無風無浪了。」

茱莉轉身望着夏勞德。

「直至我遇見你。」

夏勞德詫異一笑,茱莉卻沒跟着他笑。

「父親從來都不許我和任何人有什麼深度來往。可是,他最近像是忙着幹甚麼東西的,竟然呼我到圖書館裏讀書。那就是遇見你的時候。」



茱莉的面頰漸漸靠近夏勞德。

「是你賦予我希望,是你給我新生。」

茱莉的雙眼緊緊定住了目標,在對方湖水藍色的眼睛仿佛望見自己。

但那雙唇並沒有扣住對方。那面頰似是只想靠近,不想觸碰,深怕對方紅潤的面頰會染紅自己蒼白的臉蛋。

滋滋。大門外突然有數把男人的聲音⋯⋯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