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眼的陽光刺痛了我的皮膚。我猛地睁開眼睛,把厚重的黑窗簾關好。
唉!又一個討厭的早晨~
我撐起身子,離開我舒適的牀鋪。先證清我的身份( ^3^ )╱~~ 
我的名字是 梅菲絲 · 德古拉(當然是鬼靈精怪大酒店那個女孩) ,沒錯,德古拉伯爵就是的爺爺的爺爺的爺爺的父親,就是人類所說的吸血鬼( 正式名稱是闇血族)。先說一說, 人類總以為我們會變成蝙蝠,而且懼怕大蒜 、十字架、 銀製的東西, 還睡在棺材裏, 其實這些都是人類編出來的(▄█▀█●给跪了), 只有猛烈的陽光才是我們真正的天敵。

我換上便裝,走到寬大的客廳裏。對於一個闇血族來說,早上8時起牀實在是十分罕見的事, 我之所以這麼早便起床是因為我家的
管家說有重大的事情要找我。 順道介紹一下我家, 我家是座立在英國的倫敦, 一個陰沉的森林裏, 外觀是一個黑得發亮的城堡, 裏面的家具豪華但是沒有給人傲慢和炫耀的感覺 。只見一張大得可以坐下 20人的雲石桌子上擺放著各式各樣的美食, 蒜蓉包、 薄餅、 意大利粉等使我垂涎欲滴, 但最吸引我注意的,還是一個裝著深紅色液體的玻璃杯,那是……
「 吱吱……吱」
「 別煩了,小米,出來吧!我知你想吃東西了。」 我不耐煩地叫。
小米是我家的雪貂,是我父親留給我的。 小米搖了搖牠細小的爪子, 從櫃子旁走了出來,輕盈地跳到桌子上,小口小口地吃著焗麵包,一臉滿足的樣子, 令人心情不禁放鬆下來。


「呯呯」
「 進來」
開門的是一名 臉上有著不少皺紋的中年男人, 深黑色的頭髮夾雜著白色的髮絲, 臉上的笑容給人老實、可靠的印象。 他就是我家的管
家, 奧加。
「 小姐, 追蹤儀探測到法克福大人的蹤影, 位置位於香港的維多利亞港旁。」
我愣了一愣, 然後跟隨著奧加走到地下室( 那是父親以前的實驗室)。
法克福, 全名 法克福·德古拉 ,是我的父親。 他在我五歲的時候, 親手把我交給當時已經是管家的奧加,然後就頭也不回地離去,再也沒有回來過。 在這十幾年來陪伴和照顧我的只有小米和奧加, 但這已足夠了。 幾年前開始 ,我一直都想尋回我的父親,找回他忍心拋棄我的真相, 但其實奧加早已在父親離開時因擔心他而偷偷把迷你追蹤儀器放到他身上, 但那個追蹤儀器卻一直好像失靈了一樣, 沒有探測到半點父親的蹤影, 直到昨天晚上。 只見儀器上有一個綠點一直在閃爍,位置顯示在中國的東南方-香港。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