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過他沖出去後,會發生甚麼事? 

踩中地雷?萬箭穿心?天火由天而降?還是掉到陷阱中? 

都不是。 

沒有任何事發生。 

我呆了眼,心中想要不要跟著沖出去。按我的理論,殺著應該就在他踏出酒店時觸發,為..為何他還好好的站在這兒...一定有點事我算少了! 





就在這一刻,一陣黑色擊穿落地玻璃,掠過我們的頭頂,不,說是襲擊霍倩玲更貼切!因為那鳥在空中急轉,尖嘴又向霍倩玲啄去! 

如果敵人的指令是「攻擊房中的人」,怪鳥應該攻擊最近窗邊的我,而不是最遠的霍倩玲! 

這樣的話,敵人的指令是「攻擊霍倩玲!」 

「喂,做咩唔行呀。」陳建偉看到我們不動大感困惑。 

如果我們再走下去,中伏的一定是霍倩玲! 





「出面咩環境呀?」 

「無事WOR,咩人都冇呀。」 

這白痴,這明顯就是陷阱,敵人是動物,最擅長就是藏身角落偷襲----------- 

「三位,請你地冷靜。」 

突然一把陌生而生硬,像是鸚鵡一樣的聲音於外面響起,「我地要殺既,只係個女仔同埋阻止既人,樓上個兩個人已經死左,你地兩位想無事既就投降,我唔會傷你地半分。」 





「女仔」明顯就是指霍倩玲了。 

我們不知所措呆於原地。 

「你地只要一出黎,我地既軍隊就會將呢個畜生擊殺,我數30聲。30...29...28..27..」 

應該如何做,對手的「軍隊」想必是動物軍隊,我們遇過的異能中,應該說「霸體」最有戰鬥力,但是和動物操比起根本是小巫見大巫!現在該怎樣,扔下霍倩玲不理走出去,還是另外想方法? 

別忘了霍倩玲現在十分可疑啊。 

「12...11....10...」 

他在倒數。證明了他也不想強攻。那就是說他的態度不是十分強硬,可以試試對話! 






「喂,你名又唔講,咩都唔講就話要我地投降,點信你呀!」 

「好,我叫馬芷欣,能力係<<獸語>>,依加透過一隻鸚鵡同你講緊野。」 

馬芷欣,就在我自殺前一個多月上過報紙,原因是她的失誤令到一名動物護理員被香港動植物公園內一頭熊殺死。 

難怪能力是<<獸語>>。 

「你無啦啦做咩要殺倩玲先,你唔講清楚我點都唔制架啦。」 

「我救緊你炸白痴。」 

「救..救我?」 

「佢係過往咁耐一直向你落緊藥呀!」





落...落藥? 


對,說起來這幾天我大部分的飲食以至食水都是由霍倩玲準備,而且原因都是她創造,例如叫我把半間圖書館的書背掉使我忙得不可開交。再回想起,我們出發真的要準備這麼多天嗎。一直以來,都是以霍倩玲的指揮,不,是異能來帶領著我們的小隊,不斷地準備著更多的物資,說不定這只是增強下藥的時間! 

樓上莫二弟和鄭霧如,以及在外面的陳建偉,在今天的早上才出現過昏迷的狀態! 

「倩玲,你真係....」 

我還沒說完,她便完全不理形象地大叫:「喂你條八婆唔好亂講wor!」 

「你以為無人見到?你唔好唔記得所有動物,飛鳥,都係我既線眼!」 

此話一出,我看到霍倩玲的面臉一沉。 





她真的一直對我下藥! 

頭沒痛,手沒酸,沒有頭暈,肚子沒有痛,這到底是甚麼藥! 

「阿豪,你相信我....」 

看著她的臉,眼神,身體,我由衷地感到一股信賴,一股強力的信心由心底湧出。當然,我明白這是她異能的效果,可是我卻沒法對抗那種親切和親和力....... 

「我..我相信你,你唔會害我。」 

「佢一路暪住你落你藥都唔明呀?我一路都知道,佢只係對你一個人落藥....」 

「收聲呀Hi Auntie爛今天[email protected]#$%^&*()_!死八婆!!」突然霍倩玲爆出一句極令入耳的粗口,「呢一切未又係為左你,你都唔係咩好人!」 

「我?關我咩事?」 





「當日係吐露港,個一堆烏鴉,係唔係你派黎呀!」 

「無錯係。但係又關我咩事呀。」 

霍倩玲眼中湧出眼淚:「阿豪,我真係無害你,我一直以黎落落你d食物同水既唔係毒物,係...係特敏福。」
特敏福不是用來治禽流感嗎! 

霍倩玲繼續說下去:「如果以你既能力,要殺我地根本就是易如反掌,但係你無咁做,咁你派佢地黎做咩。觀察?我唔相信觀察要飛到咁。我諗起趙俊龍借機逃走,我就知道你既目標係救人。但係後來,我知道你捉走左周小麗醫生,我就知道你除左救人另有目標,所以你要佢為救走既人檢查身體。即係烏鴉事件中,已經對我地散播左病毒。自從個日起,我就開始借刀殺人,自己一直食特敏福,我怕阿豪唔肯,就偷偷落係佢食物之中...」 

霍倩玲連珠炮發,道破馬芷欣的陰謀。 

如果以她這樣說,禽流感一早已經在戰線中傳播,除了我和霍倩玲! 

這女人,以他人的陰謀實踐了自己的陰謀,還這樣間接殺了全戰線的人! 

一陣寒意由腳底和背脊升起,這女人的心計已經遠超了我的想像!莫二弟和鄭霧如的病症在我腦中浮現,看來真的全被霍倩玲料中! 

「阿豪,依加你明白我一直做緊咩啦,我真係無害你!」 

「我..我知道。」 

馬芷欣似乎被霍倩玲完全說中,開始發爛:「睇黎都係傾唔掂。一路好走。」然後外面傳來一陣如動物般的怪聲,一陣騷動,陳建偉怪叫一聲跳回來。 

「好..好多狗同馬騮呀!」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