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暗的房間裡,他用力地抱緊了我,我貪婪地聞著他身上的味道,貪戀地感受著他的體溫,即使手臂被他壓得發麻,也不敢發出一絲動靜,生怕他會因為我亂動而放開懷抱。
 他的房間到處都是他女朋友來過的痕跡——頭繩,睡裙還有抽屜裡的兔仔耳。他醒來了,我在他的衣服堆中翻找我能穿得衣服,結果翻出了一條裙子。我拎著裙子看了他一眼,他就立刻將裙子粗暴地搶過,【放低。】我只是拿起了他女朋友的衣服,在他眼中就好像沾污了他女朋友一樣。
  然後他就好像是懲罰般,把我拉過去,扯下我的內褲,粗暴地撞擊我的身體。
  完事後,趴在他熱熱的身體上,聽著他劇烈的心跳,我又忘記了他有多壞。
  不能說他是無情,他只是對我這樣。
  我吃力地撐起身體,慢吞吞地將衣物再一件一件穿上。
  【我走了。】
  【係就快啲,我好眼訓】他盯著電話熒幕,沒有絲毫要把眼皮抬起一點點看我半眼的意思。
   我沒有做聲,徑直走到門口,扭了幾下門把手,發現門反鎖了。他緩緩地走出廳,用鑰匙幫我開了門。
   【BYE】他還順手拎了一袋垃圾要我幫他丟掉。


   在他眼裡,我也是連扔掉都覺得費力氣的物件吧。
   我沒有看他,不想看到那不耐煩又毫不在乎的眼神,接過垃圾袋就走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