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媽媽知道你怕,Bb……不要走!」

「唉,又亂說話了。」心鈴一邊歎息著一邊推門,語氣裏帶著深深地同情。女人迅速收回望向窗戶邊目光,這一次,她很配合的做完了各項檢查,似乎情緒沒有昨天那般激動。心鈴熟練地幫女子抽血,輸血,量血壓。

該食藥的時候到了,心鈴又向病房走去,可是空空的床位讓她大吃一驚,馬上跑出去找人。
剛到醫院大門口,就聽到了一陣撕心裂肺的哭喊,緊接著一個衣服上染滿血跡的女孩被抬了進來。這個女孩很眼熟,心中一陣遲疑,就在這時,眼前出現的身影讓她心裏的大石瞬間落地。更讓她意想不到的是,平常愁眉苦臉的女子此刻正向她笑得燦爛。

將女人送回病房後,心鈴就聽到同事們在談論送進來的那名女孩,原來又是車禍,更可惜的是,那小女孩還沒進手術室就已經斷氣了。她歎息了一聲,突然意識到,就是那個女孩,就是孖辮小朋友!那一刻,心鈴感覺自己心寒得發抖,但自己也說不清楚原因。

本來當天晚上不是心鈴值班,但想起白天發生的事,心鈴還是選擇留在了醫院,她怕白天的那一幕會觸痛女人的心,同時,也希望自己的努力讓領導同事看到,已經將近十二點了,女人似乎並沒有睡意,她起身穿好鞋,然後輕輕地開門,往走廊的那一頭走去。



也許是抵不住睡蟲的侵擾,心鈴並沒有注意到這一切,但一陣的開門聲令心鈴從睡夢中驚醒。
她迅速起身,準備走進女人的病房,可是另一頭的那個模糊的身影讓她止住了腳步,可是一轉眼那個身影便消失不見。

她有些焦急的走到走廊的那一頭,在身影消失處停了下來。“殮房”兩個字是那麽的顯眼,心鈴感到一絲害怕,她準備轉身就走,可是傳出的聲音卻像磁鐵般吸引著她。

「媽媽,我害怕!」幼嫩的聲音中帶著一絲顫抖。
「BB,媽媽找了個小朋友來陪你,她就在這裡,你看!」心鈴雖然害怕,但也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她推開原本鎖著的門,一步一步踏了進去。

殮房的冷氣永遠這麽低,因為這消除惡心的屍臭味。在這裏躺著的人一般都無人認領,他們正等待著醫院的處理,或許被拖到火葬場一起焚化。



心鈴四處尋找著女人的身影,最後在那個角落裏看到了無法想象的一幕,女人正對著空氣自言自語,似乎剛才聽到的對話是她一人發出的。心鈴想要把女人帶出去,她走過去試圖拉著女人離開,可是女人不肯不停掙扎,嘴裏嚷嚷著誰也不能把她們分開。

心鈴沒辦法,只好衝著女人大叫:「她已經死了!你醒一醒啦!」聽到這樣的話,女人迅速冷靜下來,但嘴角卻掛著一絲微笑。
「BB,你別躲著,你讓這個姐姐看看你,他們都不相信媽媽。」她還是向著同一個方向說話,似乎在她對面真的站著她的女兒。心鈴瞧一瞧女人旁邊的那一具屍體,那才是她的女兒。

讓心鈴驚訝的是,那具屍體上的白布不翼而飛,從她的角度,可以清晰地看到小女孩的臉部表情。即使接受過專業培訓,但這種環境卻很難讓人不害怕。

心鈴轉過頭只想馬上把女人帶離這裏。可是當她正想朝向門口走去的時候,另一隻手死死地被拖住。回過頭,眼前的景象讓她不得不相信,就是那具屍體,剛剛還安靜的躺著,如今卻坐了起來。她拚命地想要掙脫,可是那雙手卻抓得越來越緊。



突然,小女孩睜開了眼睛,雖然她臉上傷痕累累,但嘴角微笑著。

「我不要小朋友,我要這個姐姐陪我。」這次的聲音裏少了顫抖卻多了一分堅定。
心鈴很想大聲求救,可是喉嚨卻怎叫也發不出聲音,她拚死掙紮著,想要掙脫。突然,她呆住了,只看見一雙沾滿鮮血的手離自己越來越近……

第二天早上,住院大樓又一次被圍得水泄不通,因為在路邊拐角處躺著兩具血肉模糊的屍體,傳媒都報導著“敬業的實習護士為救患者雙雙墜樓”。

殮房裏依舊冷清的嚇人,然而逝者的面容似乎並不顯得安靜,心鈴的臉部似乎因驚恐而極度扭曲,可是,旁邊兩塊白布下蓋著的卻是燦爛的笑容。

只要殮房有一具屍體被領走,而死者往往都是死於車禍。這樣的狀況持續了一段時間,直到醫院確認那兩母女沒人認領並把她們送進火葬場。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