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俗語小別勝新婚,何況我已經整整四個月,四個月沒見小櫻了拉!這四個月,我都在寒冷的北冰海、只跟一幫男人一起苦幹,不要說碰,連看都沒女人我們看呢..小櫻緊緊的抱著我、小頭顱都擠進了小腹,小奶子剛好壓在跨下呢,雞巴立即澎脹起來拉~我蹲低了身,輕輕吻著她額頭,小櫻雙手又擁著我的頸,我沒她辦法,只好一手抱著她的,慢慢走進客廳..



唉哎,好不容易捱過了三個月的捕魚期,我們一班水手,終於可以開始動身回家了。我們由快到北極點的海域,花了十幾日駛回挪威海岸;再花了幾天,駕車回到卑斯陸,終於回到那溫暖的家裡拉..見我回來了,小櫻立即飛奔過來、緊緊抱著我的腰、頭都擠我小腹裡,激動的叫著:「我好掛念你啊!」

我們北歐人,就是維京人的後代,就是血液中流著航海和冒險的基因!在一千多年前,我們的祖先南侵西歐諸國,一直順河而入、深入內陸,全歐幾乎一聽到我們,就嚇得半死..我們甚至一度佔領了英國呢!而我們挪威這一支,更是威名遠播,因為我們是天生的海洋冒險家..我們發現了格陵蘭、我們還發現了北美!對,北美是我們發現的,不是甚麼哥倫布,而且我們還早他幾百年呢~

就是到了今時今日,我們北歐還是很牛的。我們的人均GDP是全球最高,而且我實行了均富社會,大企業總裁的收入,最多也只是國民平均的五、六倍(大企業總裁可以賺取很多,但一旦抽出公司、進入私人戶口消費,累進稅率,就會吃卓當中大部份)..不過我們還是窮過的,在十七世紀,我們的前宗主國瑞典,敗給了俄羅斯後,就退出了歐洲強國之列,一直到十九世紀七十年代工業化,才強大起來呢;而我們挪威獨立之後,更是窮得一窮二白,不過現在發現了石油,我們就可樂了..

漁業,本來在發現石油之前,就是國家的經濟支柱;現在北極溶冰,北極航線和資源,顯得格外重要..我們挪威,倒是僅次俄羅斯、加拿大,北極的第三大權益國,排的比美國還前呢!我們不像俄羅斯,有強大的北海航隊;也不像加拿大,有大哥美國撐腰(當然這也增加了,美國在北極的話語權),我們只有加強在北極作業,才可以用國際法維持自身法理權利~

哈哈,倒也是這個原因,我們水手這一行,被國民視為「國家英雄」,薪水也是國民平均的兩倍呢~也就是這份薪水,我才娶到小櫻這老婆..幾年前緬甸剛剛開放,我和幾個朋友,一起去到當地旅行,偶然知道有國外婚姻中介(也就是外埠新娘生意),我們好奇之下就去看一看,沒看想到我一眼就被小櫻吸引了~

其實,小櫻當時只有十六歲,但當地只要父母同意,就可以嫁給我了..我們馬上辦了結婚手續,但挪威那面要十八歲才承認,加上外父外母,除了想女兒嫁的好,也想改善一下生活呢~所以我就先回來,儲兩年的禮金,到今年年初,才把小櫻接回來..

俗語小別勝新婚,何況我已經整整四個月,四個月沒見小櫻了拉!這四個月,我都在寒冷的北冰海、只跟一幫男人一起苦幹,不要說碰,連看都沒女人我們看呢..小櫻緊緊的抱著我、小頭顱都擠進了小腹,小奶子剛好壓在跨下呢,雞巴立即澎脹起來拉~我蹲低了身,輕輕吻著她額頭,小櫻雙手又擁著我的頸,我沒她辦法,只好一手抱著她的,慢慢走進客廳..小櫻自然而然的、雙腿鉗住我腰間,小嘴不停吻到我臉頰,撒嬌的說:「以後不準大哥哥留低我一個啊!」聽到她這一句,我的心窩都不禁暖起來拉~

走到客廳,我才放低她和行李,攤了在沙發上..這下一休息,我便蓋了好幾分鐘,小櫻卻按住我大腿、扎扎跳的,就好似小狗狗、在等待主人加獎呢~我摸著她的小頭顱,有心戲弄她的說:「唔..讓大哥哥看看小櫻,這四個月有沒有長高?」「人家早就不是小孩拉~」她嘟著嘴、輕輕打著我的手臂,我便好笑的說:「那你不是小孩,還會是甚麼?」「我是大哥哥的老婆!」

她笑得這麼開心、這麼純真,讓我更加忍不住拉~「唔..」我一手捉住小頭顱、嘴就強吻到她唇上了,她雙手抵到我胸口、但又不敢反抗,舌頭就捲到她小嘴,「啜啜啜」的吸著她小舌、吞著她的口水呢..「大哥哥..你在幹甚麼?」我剛移開嘴巴,她便紅著臉、低下了頭;我手卻急不及待、一下搓著她小巧的小奶子,在她耳邊的說:「小櫻,我忍不住拉..我想要了~」說著,手便把她衫的鈕扣,一粒粒解開了~

房子長年開著暖氣,所以她只穿了一件厚恤衫,解開鈕扣之內,就是她稚嫩的銅體了..手輕輕伸入恤衫內,握住那迷你、彈嫩可口的小奶子,輕輕的搓弄起來;小櫻個子很小,不到一百四十公分,所以就算有D杯,奶子還是只夠掌心來搓弄、連手指都容不下呢~

我搓著小奶子,她更加害羞得瑟縮起來了,側過頭來、不敢望著我..我偏偏一邊玩著乳頭、一邊問她:「我想看看小奶子啊,可以嗎?」「呀..唔..啊!」趁她受不了的呻吟,我一下拉低厚恤衫,她嚇了一跳、還未反應,我便一口吸著小奶子、拼命吸啜她的小粉提,「啜啜啜..」的,她就被啜得全身顫抖拉~小奶子真的很小、幾乎可以一口吞下;我掐著小乳頭、輕輕拉掐扭玩,看她害羞的縮著身子,不知如何是好、快哭出來的樣子,我就更加興奮拉..

我忽然停下了口,故作深情的問:「大哥哥很難受了,小櫻可以替大哥哥,吃一下雞巴嗎?」她更害羞了、卻又點起頭來..我不等她反應,自已便急急脫下衣衫、除下褲子拉~「啪~」一條八吋長、熱氣騰騰的大雞巴,從褲管裡彈了出來;小櫻光聽到聲音、身子就不禁抖動,臉蛋害羞得紅透拉..看小櫻這麼可愛,我雞巴就更硬了!

我按著小櫻膊頭,讓她慢慢跪下來;捉住她的小手、來握著我的大雞巴,說著:「之前教過你怎麼吃雞雞,你還記得嗎?」「嗯..」她緊張的點著頭、眼裡卻盯著大雞巴..我忍不住了,一邊牢牢的握著小手、一邊腰支便擺起來,在她的小手中抽插、龜頭都頂到小圓臉上拉,我不禁向她呻吟:「小櫻快點吧,哥哥好難受啊..」「嘻嘻~」她終於被我逗得笑了,張開嘴的、把雞巴吞到口中,可惜她頭虜太小了,只吃的下半支雞巴~

「啜啜啜..」看著她稚嫩的童顏、嬌小的身軀,開心的為我吸著雞巴,我爽得不能再爽了~我不可這麼自私,也要服待她一下吧!我把她拉了起身、推倒在沙花上,她有點不知所措、不禁的問:「大哥哥..你想怎樣?」「大哥哥想讓你也舒服呢~」說著,便把草莓小內褲扯了下來..我劈開小巧的大腿、看著鮮嫩的迷你鮑魚,雙手便忍不住亂摸拉~

「大哥哥,不要盯著人家這裡..」一向乖巧的小櫻,不免也尷尬起來,自然反應的掩著奶子、伸手遮住小穴;我卻不能自拔拉,拉開她的小手,便埋首緊貼著小穴、拼命吸食著蜜汁~舌頭鑽進小穴裡、不停的撥弄,小櫻想推開我的頭虜,但又怎鬥得過我呢?「啜啜啜啜~」「嗯嗯..嗯嗯..」我的吸啜聲、小櫻的呻吟聲,不斷交替的響起,她雙手頂著我的、被我舔得臉蛋通紅;她氣力越來越少了,我甚至滕出了雙手,肆意的搓弄小奶子呢..

看見她無力反抗,我就靈機一觸,把手指偷偷插到小穴裡~「啊,不要..」一被她發現,我便一邊挖動手指、一邊拼命舔啜著小穴,她被我弄得身體抖震、話都說不出來拉..看小櫻難受的樣子,我便更興奮的挖著呢!她拼命想推開我的,但沒兩下,身子便抽搐起來,一邊抓著頭髮、一邊咬著手指,被我弄出高潮來拉!

「呀..呀..」她氣喘吁吁的、無力的攤軟下來,我卻跪了起來,扶助雞巴的插了進去..「嗯..」她不禁抱住了我,我也抱著她轉了個身,讓她坐在我上面~軟綿綿、熾熱的小身軀,真的太舒服拉,腰支不禁便扭動起來~她卻在我耳邊叫著:「大哥哥..停..我不行了..」是男人聽到這一句,都忍不住吧!「啪啪啪啪」的,便抽插著那狹窄的小穴呢..

「嗯..」小櫻突然猛烈抽搐、全身都痙攣起來,快嚥不過氣來拉,我才趕快停下腰支~「嘿..嘿..」她伏了在我身上,狂喘了幾分鐘,才稍稍平息下來..不過腰支沒動幾下,小櫻就受不了,我不禁納悶起來,雙手在撫弄她的小玉背、慢慢遊走到屁股上,不停放肆搓掐~「小櫻,不如我們試著換個姿勢吧..」她大概也知道,不能這樣就打發我,唯有無奈的哼著:「嗯~」

說著,她雙手挽著我的頸、雙腳也勾著我屁股,我一手抱住了她、一手托住小屁股,便慢慢走到床邊..身體才剛壓著她、還未有任何動作,「啊..」她已經不禁叫了出來,我溫柔的問她:「甚麼事?」「呀,沒甚麼..大哥哥,你今次可不可以,不要太大力?」聽到這句,我心都不由軟下來了~其實我也明白的,我一九零的虎背熊腰、壓著她一四零的小身軀,我的體重是她快要三倍,她不怕倒才奇怪呢!我撫著她臉蛋、輕吻她額頭的說:「傻妹,大哥哥有對你粗暴嗎?」只見她吞了一下口水、皺著眉頭的點了下頭呢..

我開始抽插,小奶子也亂晃起來拉,真的可愛極了!小櫻卻害羞起來,雙手不禁掩著奶子~這下我不幹了,用力按住她雙手、就沈下腰的抽插,「大哥哥,太大力拉..」小櫻盈著眼淚、快要哭出來拉,我心又軟下來,便說:「誰叫你不讓我看?我現在放開手,你不要再掩住啊」「嗯..」

見她己經就範了,我便「播支支~」的、肆意撩玩著小粉提,小櫻身體敏感極了、卻不敢再遮遮掩掩,唯有縮著身子的、任由我玩弄呢..「嗯嗯..嗯嗯..」小櫻被我弄到全身抖動、哭笑不得,看見她難受的樣子,我卻更想欺負她呢!我忍不住的加速、卻沒有插到底的,「集集集集~」的,她被我插得咧著嘴巴、身體又再瑟縮起來,小小穴收得更緊、緊緊箍著我雞巴,我真的受不了拉,急忙抽出雞巴、便爬到她臉前..

「含住它..我要射了!」小櫻有點害怕、眼泛淚光乖乖的打開小嘴,我雞巴剛塞進去、便忍不住要射精拉!沒想到她的小嘴,竟容不下我四個月的儲量,她不小心被精液濁到了、「咳咳..咳咳..」的,縮開小頭顱就咳起來..我還有大量儲貨繼續發射呢,這下就射到她嘴角、臉蛋、額頭、眼窩,幾乎全臉都是精液了~

過了不久,我就把快半份薪水,匯款到外父外母那裡了..當初,外父外母本來想,叫我申請他們過來的,如果這樣,我和小櫻的二人世界,豈不是全為泡影了嗎?!於是我跟他們說,他那邊甚麼都平宜、錢比較好花,可以做大地主;去了挪威有甚麼好?除了福利好一些,就是個普般人麻..的確,我記得不到十年前,緬甸人均GDP,曾經全球墊底的!他們結果聽了我的話~沒想到我這句說話,讓他們買田買地、開店賣東西,真的大富大貴起來了..

現在,見他們都住十萬呎的大屋、光僕人就二三十人了~我甚至在想,好不好我就在五十歲,提前退休,去緬甸當大爺好嗎?想著想著,小櫻已經沖好了涼、穿著我買給她的小半透中視睡衣,溫柔的走到我身後,用力替我按摩著肩膊。像小櫻這麼溫柔、可愛的老婆,挪威那些女漢子(北歐的女權也是世界第一),怎可以相比?退休這種十多年後的事,等十多年後才想吧,我現在只想用雞巴,好好報答著小櫻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