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呢日係禮賓府開放日,我百無聊賴,又見無朋友穩我,於是就搭上去往禮賓府既巴士。

一如既往,禮賓府人頭簇擁,花卉萬紫千紅,營造禮賓府高貴,典雅既氣氛,形象。 警隊樂隊演奏氣勢澎湃既樂曲。一眾市民紛紛拍照留念。隨後,我地既特首同伉儷出現。一班老婦人湧上前,爭相拍照。一對夫婦與特首自拍。一個男人帶其小孩亦步亦趨。

唉,如此醜陋的官場。如此黑暗的政治。不應再多逗留一秒。 "請問洗手間在那?" 我問其中一個女服務員。 "一直向前行再轉右就係啦"佢笑容可掬咁回答。

----------------------------------

我寬衣解帶,準備舒暢地解放。



人生最物我兩忘,與萬化冥合既時間,大概就係呢段時間吧。 "呃。。。。"我舒暢地感嘆。 "呃。。。。"一把低沉既聲音出現。

我轉頭去望。

係梁振英! 絕對唔會有錯!

同係電視睇唔同。皺紋鮮明地遍佈係佢額頭上。魚尾紋深刻地係佢眼角刻畫歲月既痕跡。呢五年既生涯似乎令佢頭髮變得更銀白。即使佢身着西裝,但仍然無法遮擋佢既蒼老感。

此時此刻,十個起碼有七八個香港人最憎恨,最想打既特首,就係我隔離。究竟我應該掄起拳頭,為全港八百萬人報一政之仇,定係應該笑容可掬,一笑置之呢?



我腦海頓時浮現好多想法。

傘運,旺角騷亂,港人難以置業,物價騰貴,港人生活壓力巨大,快樂指數最低,人大八三一,人大釋法,港人輪唔到公屋,UGL事件,官商鄉黑,大白象工程,

原來係電視上既並唔係梁振英。而係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