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5

正值暑假,Linda已懷孕七個月,這一次她在家中煲中藥安胎,由於石油氣剛用完,改用打邊爐的手提石油氣爐。露台太大風,就放在大廳飯枱上煲藥。她躺在床半睡狀態閉目養神,窗外吹了紙張進屋引起祝融,她張開眼時已有幾件衣服燒着了!火勢蔓延速度驚人,她大驚下去樸火,熄不了!火反越燒越旺。用水又救唔熄,冇得救!

火勢一發不可收拾,在正門那邊最大火,肯定出不到門口。她只有執起貴重物爬窗。太緊張了!腳一軟,竟然該死的在這時候胎動。一陣痛一陣痛想不到可以這麼快,她第一胎是開刀產子,未有太痛楚。原來生孩子可以是痛成這樣子!在醫學上生孩子和嚴重燒傷是最頂級的十級痛楚,幾秒一次的十級陣痛。她痛得爬在地上喘不過氣,但火勢已急促逼近,沒時間痛但又擺脫不了的十級痛!那種痛真想找個方法快點死去,但肯定不是被火燒死,如果有鎗真想一鎗即場了結自己。

意志!我一定要逃離火場,我要看到寶寶的樣子。再不動就生仔加嚴重燒傷的二十級痛楚!她用盡吃奶之力爬出窗。她還有希望的,因幸好住宅的四樓外牆維修, 但只是在她的單位搭了獨立的竹棚架。就像延長了的露台一樣,但不是全幢大廈,等於不能直接爬落街。她大叫救命,街上的人看見立刻報警,但火太大!嗚……嗚!背後實在太盪。火勢已失控,單位快要盡毀,大廈居民已急急疏散,大火烈焰沖天!再過半分鐘肯定會燒著竹棚。我的天!穿了羊水,孩子快要出生!救命呀!救命!好痛呀!

不怕!救星到!此時張飛和他十一小弟正巡視業務,打算再上去探Linda,赫然看見單位大火。那時Linda已堐不住,爬出棚架,還好棚架外有條燈柱,但距離有約大半個身位,太危險!但已經退無可退,她鼓起平生最大的勇氣,忍痛撲上去!捉不到就肯定會掉下街!但為了孩子沒辦法。羊水不斷流出,死就死啦!一跳!撲到了。但手跣了一下,好驚呀!實太驚險!街上的途人看見高呼尖叫!幸好冇事,孩子快要出世,雙腳和下盤太痛不可能沿箸燈柱跣下去,她必需爬上燈柱頂,就出盡全身力氣靠手向上爬。火燒越旺,唯有爬向那盞燈罩,就危險地慢慢爬過去,過程中身體找不到平衡點,真該死身體繼續劇烈陣痛,她尖叫!有三次搖搖欲墜差點掉下來,終於到了燈罩,她艱苦地坐上燈罩上面,燈罩面積佔他大半個身軀,約一個厠所板。她可以坐著燈罩等救援。



不行啊!好痛好痛啊!等不到,因孩子快出來下體裂開度數已經開夠,流血了!血就不斷滴在街上。途人看得驚險萬分,不斷緊張尖叫。張飛極速爬上去燈柱坐上柱頂,再用腳翹著燈柱穩定自己,背向火場,向她說:[妳頂住呀!]再大叫:[下面隨時接住呀!]軟硬擦膠很合拍騎上膊頭拆走士多的簷縫,眾兄弟和途人連忙幫手封鎖馬路。張飛在燈柱扶着Linda幫她坐正在燈罩上。

Linda喘着氣說:[阿飛!BB要出世啦!]張飛急得如鑊上螞蟻,怎麼辦呢?

他坐在燈柱頂除下皮帶說:[搏一搏啦! 妳背脊瞓喺燈罩上面,我用皮帶幫妳綁實個身,跟住我哋就地接生。] 太瘋狂了!但還未有時間想,只有聽他的,她背部躺在燈罩僅有的頂端。他就用皮帶打斜綁實她的胸背部固定她,要即場在火與燈柱閒接生。Linda穿上的是孕婦裙。她很驚!張飛說不用怕,望住我。他叫她用雙腿撐著自己膊頭用力,再為她脱去內褲。









P.26

Linda腿部緊張地一夾一縮,面上有點羞澀。

張說:[我都係做嘢啫。]好!態度專業!她也放心張飛做這個臨時接生員。幫她除了內褲後,叫她出力用腳撑住張的膊頭。張膊頭用力反頂她。大家鬥力間穩住身體,孩子!生性點快出來呀!用力呀!她真的很痛很痛,寶寶的頭頂看到了!就算形勢有幾艱難,我們一定要看到寶寶出生,這一關我們必定可以闖過,再用力呀!妳要用力呀!整個頭出來了,他用手按著,好困難很跣手。我會否太重手扭斷他的頸,身首異處呢?

正六神無主之際剛好龍婆趕到在下面大嗌:[飛仔!放心啦!啱㗎啦!] 得到答案他就更肯定去做。這時背後整個棚也燒著,張飛背脊很熱很燙,要快呀!當時正黃昏,他媽的偏要最不適當的時候亮起街燈!燈罩好燙呀!越來越熱她背脊快堐不住了!她想起身又被綁著,但起得了身又如何?只會跌落街。寶寶生性點,快點出來!頂唔住啦!這是寶寶好像聽到呼喚,變得特別順暢,終於拿出來了!聽到寶寶喊聲,是個男的,成功了!



陳世飛相當醒目,一早己爬上燈柱手執毛巾準備。張立即用口咬斷臍帶交給世飛。世飛小心地從燈柱跣下去再交給龍婆,很趣緻的寶寶啊!在這情況下出世,這孩子注定會有一個不平凡的人生。街燈令她背脊很盪,張飛立刻除了她綁著的皮帶,穿好內褲擁著她。現在該怎樣下去,火勢令人還未有考慮空間。

Linda由於剛才太痛太投入,現在鬆了口氣,一暈就失去平衡直掉下去!張飛的手反應極快,立即捉住她的手,但剛才他的手滿是羊水和血,令手一跣,捉不住了!他和她兩手分開,真的要跌下去!幸好地下龜公德,九泰,喪榮,大麻成等衆人,準備着簷篷當臨時救生網保護!是剛才從士多拆下的,她跌下去己被扯緊的簷篷,但都受不了衝力下墜。這次坤哥緊張關頭非常醒目,一早已預了有此一着。瞓在地上簷篷底下做人肉護墊,挺起肌肉硬捱一嘢!嘩!好痛呀!但她安全著陸,衆人大叫[坤哥,好嘢,坤哥做到嘢呀!]他這次立了大功。張飛也從燈柱滑下了來。

精彩絕倫的拯救行動,母子平安,肯定是地球上第一次有人類在燈柱生仔,驚天地泣鬼神!足以列入史冊!消防車救護車來到,Linda送去醫院沒有受傷。剛才那一幕實在太刺激太凶險太感人!途人拍爛手掌。記者訪問十二位少年英雄,他們真真正正感受到幫人的喜悅,和排除萬難的成功感!

衆人笑不攏嘴,而後期加入張飛陣營的五個同學,由當初心悅誠服,到這一刻已經是對他有一種崇拜。你一日係我大佬一世都係我大佬!我們十一人這輩子跟定你了!大麻成向老大遞上香煙,喪榮連忙點火,記者叫十二位少年英雄過來合照,他們歡天喜地擺了甫士,非常神氣的一張大合照。多麼有意義的一天,棒極!一天後所有香港和世界各地傳媒報導此事,報紙頭版寫上的標題 “少年英雄燈柱接生,十二金剛勇救佳人” 自此油麻地十二金剛傳頌中外,威震香港,無人不曉!

由於這孩子出生時只有七個月,寶寶只可安放於氧氣箱。Linda的母親和朋友,十二金剛等上去探望。看見他眼仔碌碌不太愛哭,手指頭動對外界很有反應,不知怎樣他給人感覺與眾不同,將來可能是個改變世界才華蓋世的天才!

十二金剛非常喜歡這個寶寶,但現未可以抱他。Linda沒有明顯受傷,只是受驚,一時間反應較慢,雖虛弱但總可擠出笑容。熱話一番後,她還要應付記者,十一小弟當然識趣先走。

言談間Linda打算將寶寶改名叫(陳光),光是由於他在燈柱出生,而希望為世人帶來光明。她曾經考慮跟自己姓連,連光。丈夫雖然出軌,畢竟是陳家的血脈,小孩子日後也可去找他爸爸。他爸爸條件較優越,況且他應該有權知道自己有一個爸爸和哥哥的。如果真的為他好應改姓陳,若然他姓連,失蹤的爸爸回來後,可能不會認他。Linda雖不會和他復合,當初很憎恨他,原本他回來也不打算告知有了他骨肉。但作為媽媽,是應將最好的給予孩子,育兒歸育兒,婚姻還婚姻,為了兒子,私怨算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