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30

兩人在車箱緊緊的相擁,沒有說話。返回他們原本的愛巢,相擁而睡。原來她當初身體有點不妥,但懷孕的媽媽是不會吃藥,以免藥物流給胎兒影響寶寶。產後有點不適,看過中醫未見好轉,回到醫院照到自己直腸,已經是腸癌末期。那時張飛較忙,少了點時間陪她,她以食療、化療、電療三管齊下也未見好轉。兩星期就做了手術,先切除離肛門三里米的直腸腫瘤,由於切了部分直腸,排泄就要在肚臍旁開過造口,由那造口排泄至膠袋。這種人叫作,造口人。

造口人有時更會排出氣體,令排便膠袋谷脹,而且要常常出入廁所。因為大便不會經過忍便的那組肛門肌肉,要排就排。膠袋裝到三分一就要上廁所換袋,不然會滲漏或爆袋。由於經常上廁所,校方開始注意。她就向校長解釋,等他明白。校長說有這種病,反而叫她不如不要上班好好休息下。同事也好像變得怕了她,對她招呼都唔敢打,她只好辭職。回到家和家人吃飯,剛好未習慣排便袋,發出異味,令她很難堪。其後再回家吃飯,家人找籍口將她隔離,拒絕同枱食飯,很難受!

Linda原名韋連綺,她爸爸姓韋,媽媽姓連,給她名字為綺。爸爸在她十歲時離家出走,還故意帶來新歡入屋,好像要申請離婚一樣。媽媽狠狠趕走他。跟著再沒有見過他,她們全家改姓連。十年後重遇舊街坊說,原來爸爸在他出門那刻,半年後因癌症死去。爸爸是故意的,希望媽媽痛恨自己,好找過新對象。好過懷念自己痛苦下去,但她們家人最後雖然理解和同情,但也沒有再改上原本的韋姓。她全家四兄弟姊妹,只有Linda一個遺傳他的癌症,女兒也行着她爸爸的舊路。

她還要湊著寶寶,家人勸她去美國找尋丈夫。她們的態度明顯沒意幫忙照顧寶寶,因為當初著丈夫出走 家人並不贊成寶寶生下來,一切也是妳自找的。到她去到美國,丈夫原有地址和工作地方偏尋不獲。自然也不能看見掛念的大兒子,於是在當地福利機構登記。給了一個家境小康的外國人領養,簽署放棄撫養權和同意兒子被領養的文件。經協議保留以朋友關係方式,兩年一次兒子探望權和電話書信往來,可惜到最後,身體可能來不了,永別兒子!



當初寶寶出世前兩個月,她已懷疑自己生癌。但反正要生下他,於是逃避檢查,寧願延緩冶療,仍讓腹中嬰兒出世,母愛真偉大!現在癌症已進化入末期,她自知時日無多。就拍下十八輯為兒子慶祝生日的祝福片,笑着流淚。每一輯象徵和兒子同渡每一歲的生日。每一輯也找來不同年齡不同的玩具,在片中送給兒子和吹蠟燭吃蛋糕慶祝。留低十八份未來的禮物和錄像,叮囑外國夫婦一年送一份禮物給寶寶陳光,直致他長大成人。

一個成功的孩子,是母親鼓勵出來的。她在片中說 :[寶寶!我只有兩個要求,我希望你將來長大後(做一個好人,做好一個人),做人嘅意義,就係要將做人變得有意義。寶寶!媽媽永遠愛你!]

其實送養前也考慮過以張飛作為寶寶的父親。明白他很大愛,不介意養育陳光,張飛也很喜歡他。就算自己死後,也會養育他視如己出。但她不想自己的兒子在黑社會環境下長大,畢竟不是每人也像張飛一樣。她的家人又令她心碎,不想麻煩家人,更不想連累張飛。他這樣愛我,我應該把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和最好的時光留給他。我不想給他看見,自己現在的樣子,有什麼痛苦就讓自己去承受好了!

張飛看著自己女人傻傻的決定,沒有回應,深吸一口氣說:[嫁畀我!]她只笑笑點頭,以吻來會話,愛火重燃只有愛得更徹底燒得更激烈,彼此也可感覺到是如何的哀怨纏綿。我們能夠做到幾多日夫妻算幾多,讓餘生去愛吧!

張飛用了兩星期就訂了酒席,只擺了十圍。和她去了台灣提前渡蜜月,影了婚紗照。除了十一金剛、男女家的家人朋友,Beon成員也有出席,一切從簡。



Linda在席上說感謝曾經和丈夫交往過的女孩,令他變得更成熟更會照顧好妻子的男子漢,張飛也在席上說出愛的宣言:[我可以令好多人快樂,但只會令妳幸福!]無論妻子和來賓也感動得淚濕了眼。







P.31



這段婚姻是有名無實,她本打算先和前夫簽紙離婚,前夫卻失了蹤。而且她的病能康復機會很微,因醫生說她只會剩下三個月命。縱使這樣,由於她再次熱戀起來,心境快樂,正能量令病情有不少好轉。快樂是一種選擇!人也樂觀起來,可是開心的日子在婚後只維持了一個月。

一個月後Linda接了一個震撼電話,當時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消息令她走上了末路!那是從外國夫婦打來:[BB死咗!]在一場交通意外離世。她被這突然的噩耗傷心得昏倒。沒想到才半歲大的兒子,移居美國兩個月竟成永訣。幾天後收到該夫婦寄來一張機票,叫她參加寶寶的喪禮。她和張飛決定忍痛去送寶寶最後一程。

她倆前去美國出席喪禮,在教堂內看見躺在靈櫃中兒子的遺體。面部因意外而嚴重破損,再給化妝師修補的痕跡。她崩潰了!哭得死去活來。張飛抱著她邊擁邊哭,她說:[估唔到咁辛苦生佢出嚟,佢而家瞓喺呢度!]寶寶的喪禮非常冷清,出席者寥寥數名,彷彿沒有人知道她兒子曾來臨世上。看着自己兒子孤零零躺在這冰冷冷的木箱,那一刻她很想立刻落埋去照顧他,自己兒子永遠離開自己是鐵一般的事實!

回港後Linda看着昔日為兒子拍下為數不多的照片,難掩心中悲痛,當中數張合照更感珍惜,她記得和兒子影相那一刻真的很開心。寶寶很愛睡覺,大部分時間都在自己懷中甜睡。看着他睡覺的樣子,很幸福。是我把兒子寶貴的生命帶到人間,現在卻陰陽永訣。與寶寶短暫的緣分成為了她生命中錐心之痛。

由於終日以淚洗面情緒不穩,人也想法變得負面,自然病情也急轉直下入住醫院。張飛已沒有辦法,看著她一天比一天消瘦,他心情像被處決一樣,心像被一刀一刀的切割。現在她只有八十磅 ,肯定沒有奇蹟了!心中明白她已經走到了生命盡頭,既然是改變不了的事實,但也可改變態度。盡量不要在她面前哭。我要忍,我要冷靜,我要她最後的日子是開心地離開,他每次去探她也帶來鮮花,也溫柔地牽著妻子的手,帶著笑容,她也辛苦地微笑回應。

有天早上,Linda突然好像精神不少,充滿笑容還化了妝。叫他找來即影即有相機,與丈夫和鮮花一起拍照,莫非真有奇蹟,她還吩咐張飛在那天叫了所有親友去看她,她有講有笑對答如流充滿正能量像快康復可以出院似的。但張飛卻有著不祥預感,這就像迴光返照一樣,是一種假像,突然短時間精神,給人一個錯覺以為轉危為安,其實是向親人訣別的訊息。張飛卻裝作若無其事,招呼來賓,幫手拍照留念,她就和親友一一擁抱道別。該來的都來,直至最後所有人也走了。曲終人散!









P.32

到晚上只剩下她倆,她擁著丈夫,情深的看着他, 對!要望就望多兩眼!她準備踏上人生的最後一程,要交代遺言了:[ 好掛住兩個仔,依家起碼大仔生活唔錯,但光仔一個人冇人照顧,我好擔心佢呀!唔使怕,媽媽好快就嚟!老公,我知道我改變唔到你。你有你嘅人生,只要你憑良心去做事就可以。同你一齊真係好開心,我走咗之後,我會化作一縷輕煙保護你,保佑你健康平安。應承我,唔好放棄幸福慨機會,唔好為我難過,忘記我,我唔想拖住你嘅人生,我愛你!你笑住送我走啦!]

她最後一刻也為了自己設想,他不期然鼻子也酸了!但不想被看見難過流淚的樣子,頭就望向天花板。不讓淚流下,吞吞口水,冷靜,我要冷靜。努力向她擠出一個笑容說: [我愛妳勝過生命!無論妳去到幾遠,我都一樣咁愛妳,我永遠愛妳!]

她報以最後一笑,他就擁著妻子入懷中。手温柔地撫着她的臉。艱苦的人生路,她累透了,好想就此睡一覺,沉沉睡去,不會再醒來。很祥和,很平靜。他感受着妻子最後的溫暖,一呼一吸,開始慢,再慢,停下來。心跳,也開始慢,再慢,也停下來。 瞳孔反白,內裏影像彩色淡化至黑白,耳朵再聽不到聲音,全身肌肉鬆弛,心電圖成一直線。姑娘察覺了,醫生急救,照他的瞳孔,己盡了力,宣佈死亡!

他牽着她手,當初決心和她攜手走過一生,奈何她要先走了!永遠的離開!紅顏薄命,香消玉殞,霸王別姬奈若何!連绮,終年二十七歲,長得漂亮,活得並不漂亮!







“ 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物都有定時,生有時,死有時,哭有時,笑有時,尋找有時,失落有時,保守有時,捨棄有時,人都歸一處,都是出於塵土,也都歸於塵土”


~傳道書~







摘自 王菲 《容易受傷的女人》






“ 人漸醉了夜更深,在這一刻多麼接近,思想仿似在搖撼,矛盾也更深,曾被破碎過的心,讓你今天輕輕貼近,多少安慰及疑問,偷偷的再生,情難自禁,我卻其實屬於極度容易受傷的女人,不要不要不要驟來驟去,請珍惜我的心,如明白我繼續情緣熱戀,這個容易受傷的女人,不要等,這一刻請熱吻,長夜有你醉也真,讓我終於找到信任,不管一切是疑問,快樂是情人。曾害怕了這一生,是你始終甘心靠近, 我方知擁有著緣份,重建我信心,曾被破碎過的心,讓你今天輕輕貼近,多少安慰及疑問,偷偷的再生,情難自禁我卻其實屬於,極度容易受傷的女人,不要不要驟來驟去,請珍惜我的心,如明白我繼續情願熱戀,這個容易受傷的女人,終此一生,也火般的熱吻, 長夜有你醉也真,讓我終於找到信任,不管一切是疑問,快樂是情人”






或許一早有了心理準備,他表現得出奇的平靜。更安慰她的家人,和他們商量後事,家人決定火化。十一金剛也趕來,逐一送上擁抱。他還沒有流淚,當初不哭是想她開心地離開,但現在不哭,可能他有了決定。除非想和她一起走,那就沒有需要哭了!永遠愛著妳,那管不同空間,生死也相隨!

張飛和她家人辦過後事,回到以前的愛巢,很多天睡得不好,真希望睡覺醒來是一場夢,但又害怕回到殘酷的事實。那一夜獨自躺在床上,多天沒睡了,人也特別疲倦。眼光光看著天花板,卻睡不著,但有時又好像睡著,也好像在夢中。

隱約聽到水喉在滴水,滴滴的響聲好煩呀![老婆!快啲閂水喉,我訓唔到呀!]水滴聲沒有放過他,很刺耳。每一滴也像雷神用搥子大力敲打他心臟,很痛很痛,似要掀起他喪妻之痛。他彈起床,這個夢好可怕。他瞪起眼,跑去閂水喉,發了狂的扭呀扭,扭得雙掌全是血,其實水喉根本沒有滴水。他根本沒有入睡,水喉還是滴下了,但不是水,是他破損掌心的血。



他呆了!如精神病人般目光空洞,緩慢地步回房間,像一個石頭呆呆坐在床上,好痛啊!她也很痛呢!現在她怎麼樣?雙眼就閉上,面容開始扭曲,雙眼左右眼角,分別流下四行眼淚[嗚!嗚…嗚嗚嗚……]淚水終於如水壩訣堤洶湧出來,整個房間盡是他的哭聲,就如小孩一樣放聲大哭!

兩個小時後深夜,有一個穿了背心短褲拖鞋的人。在墓園用鋤頭不斷用力鋤,這人在做什麼?他鋤爛墳墓,用雙手不停的挖呀挖,挖得滿手是血,那墓碑寫著愛妻連綺之墓。在美麗的月色下,我最愛的人就埋在這泥土上。是誰?是他,張飛!

再一小時後,他在石澳大頭洲下了的士。他身上所有現金全給了司機,不用找續。司機叫著他,他也不理會轉身就走,他踏步向著那個,曾和她相依在一起的懸崖上,記得那一刻真的很開心。







P.33

她很喜歡看海,我們還說過要一起到海中,像魚兒般無拘無束暢泳,最後也去不了!來到懸崖天已亮,風雲與大海,一切真的很美!如果她在身旁就好了,好想再擁抱她,不惜任何代價!不知怎的,他身旁好像有一個白濛濛,如他妻子玲瓏身段的虛影伴着他。是鬼魂嗎? 海浪不斷向岸上拍打。每一下聲音彷彿代他問天,為何要奪去我愛妻。海浪卻沒有回話,和大自然的海浪相比,連綺就渺小得多,連綺安息吧!

Linda!妳知道我有多麼多麼的愛妳?妳離開以後我有多痛多苦!我不管什麼地方,空間環境。只要我一息尚存,我的靈魂也永遠愛著妳。每當想起她,心就很痛很痛。但卻不能控制不斷地想地痛,真可惡啊!只有死!才可以停止,人就向天狂嚎:[ 呀!呀!呀!呀…………!] 聲撕力竭,彷彿將全身的力氣與生命,抑壓的心情通通嗌出來,好痛好痛,生離死別原來可以這樣地痛!連續地狂吼,向後彎腰喊出最後的吼叫!他已傷心到魂不附體,呼天搶地人仿如虛脫,休克了!全身肌肉會放鬆,步履不稳就從懸崖邊跌下去,這懸崖也有接近二十米高,等如八、九層樓高度。如平躺跌入水中,衝力等如跌在水泥地上一樣,必死無疑!

世間生命的定律,當另一半失去生命時,剩下的一個因心情影響,也會很快死去。生存時感情越堅貞,逃世的意願愈濃烈,一跳解千愁!張飛啊!張飛!何必呢?何必呢?何必呢?………… 這時一直伴隨著他的白色幻影在空中抱着他,他聽到有奇怪聲音說:[你要應承我,要好好活下去!把悲傷留給我吧,祝我一路好走!]

突然清醒了!心念一轉,身體一擺一合雙手向前插入水中。那高度比十米高台跳水還要高大半,入水後久久未見他,他死了嗎?沒有!在不遠處,有人從水中升上來。是他!以捷泳不斷向前游,游呀游,毫無目的地向前游,就游到世界盡頭吧!海可否洗滌我的心靈,我的痛苦?我的淚就流向茫茫大海吧!我的愛人,我不是應承了你一起在海中暢游嗎?我們現在就去!如果用完我所有力氣就一起死在海裹。他的短褲袋口拉鏈,拉留一點缺口,裹面有個膠袋,是剛才從墓地掘出來,是他愛妻的骨灰!隨著海中化掉,去到沒掛慮,沒煩惱和沒痛苦的大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