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47

今晚過後可以百份之百肯定,這段血海深仇會有一個了斷!兩個人只有一個能夠行返出去!

講數地點油麻地鴻門酒樓被包場,到場人士約二百多人。所有社團也有代表出席,這夜風刮得急,一股不尋常的氣氛。散漫整個鴻門酒樓,酒樓已打烊,卻坐著差不多全香港江湖猛人,氣勢強勁得不能再勁!街上路過的人不敢正視,他們只怕偷偷的一眼,便惹下滔天大禍。

其中有一百五十人穿了整齊西裝身形高大,中間有一個白色西裝的就是現時聯發社最高領導柴狼。以他們這一群人最有隊形,可見聯發最強紅棍精兵盡出,不作保留。而且當中四人身上持有手鎗,任你張飛一個打一百個,也不可能敵過四支鬼鎗同時出擊。就算真係打你唔死,所有枱底也藏著長刀,誓要白子入紅子出,今夜我倆只有一個可以活著出去!

鴻門酒樓是聯發在油麻地的勢力範圍,老闆一向有交陀地,今次借用作江湖飯局,廳中放置二十圍圓桌,每桌坐十至十二人,中間擺放茶水,枱底放滿牛肉刀。埸中聯發的精英高層佔大部分,全都是紅棍級打仔。最前面就是主家席,除了柴狼外,左右兩旁就是社團中最強打仔,約有八人其中一人手持手鎗。另外兩支在後面兩圍,只要柴狼一拿打火機點火,他們三把鎗就向張飛為中心作三角形射擊。至於最後一支鎗,柴狼就沒有告訴門生。



另外四圍就是和英堂與老興會,他倆也受着聯發的利益,一早協議幹掉張飛,吞拼洪飛社。最要命的是和英堂來了第三當家Kenny,這人能與張飛齊名,江湖上唯一的雙花紅棍,能夠和張飛單挑,而且未分勝負。他肯定是張飛最大難關,最後兩席來自香港區和新界區的代表,為首兩人和柴狼認識,但未算深交,鮮有合作機會。

今晚江湖四大天王全會到齊,另外兩位天王其一就在香港區那一圍當中,只有八個人未算人強馬壯,但這八人是活躍於香港區的社團坐館,他們也同時跟住一個人。這人嚴格來說並不算有黑社會背景,年約二十六七歲身穿西裝打扮斯文,眼神精光四射,頭腦非常英明。

原來他是香港第一首富劉宏身邊的大紅人。此人是英國劍橋碩士生,他以極輕年紀畢業,再往法國當上僱傭兵,只用五年時間當上少校級別。退役後回香港加入劉宏的漢朝集團。一次劉宏險被賊人綁架,幸好得他出手相救才倖免於難。其實綁架案只是他自編自導,他從此便得到重用。加上劉宏的兒子們是不俏的二世祖,這更使他漸漸掌握大權。的確他實在太能幹,無論金融、地產、股市和其他生意,他都眼光精準大膽擴充。

後來劉宏身體日差,還不知怎的染上毒癮。更令劉宏對他言聽計從,這個人是靠很強的政治魅力獲取權力,以出衆的囗才獲得大眾支持。而且善於挑起人群的熱情,憤怒與恐懼,推動公司下屬和江湖人對自己個人崇拜擴展勢力,就如希特拉和史太林般的獨裁者領袖控制大局。但漢朝集團當中,眾多比他高層的老臣子,也對他妒忌和不满。令他樹敵眾多,很多人都想趕走他,他是曹先生Michael Choi。

另一圍同樣有五六個新界社團坐館,和一些鄉親、區代表、村長坐著。同樣以一人為尊。此人是江湖人年約二十六七,也同樣在英國留學,不過只是掛名的野雞大學畢業。他在唐人街的華青社團早已打響名堂。看樣子像張飛那種老粗土豪型,沒有曹先生那種冷靜沉著和深藏不露。他面上有一條刀疤,也聽說他和Kenny曾有過節。而他同樣對軍事有興趣,去法國當上僱傭兵和曹先生是隊友,同樣表現出色,五年後當了上尉後一起退役。回新界元朗領導社團(新界聯盟)與各路社團建邦交友,出任第二任新界聯盟召集人。









P.48

他主要經營走私,大陸偷運人蛇,還有一般黑道業務等。另外也有土地套丁、賣地、物流、建築和地產等正行業務。而且它也同時是鄉村界代表,有意從政。他旗下有大量膽正命平的南亞兵團,好勇鬥恨又價廉物美。全因他幫南亞人蛇安排好酷刑申請,拖延和自簽擔保,尋求政治庇護的假難民一條龍服務。社團更提供住宿和生活費,訓練他們執行不法活動當打手、劈友甚至升級成殺手等。當時是他創的先河,這就是他很快冒起的原因。



他身形高大相當好打,在張飛還年少時,他絕對是江湖第一拳王。直至現在有很多人也希望他倆一較高下,今次和張飛碰頭,未知會否擦出火花,他是新界四大家族的最大族群孫氏代表-孫堅。

香港開埠以來百年,江湖上從未出現這麼耀眼的年輕巨星,人們經常會把這四位巨星作比較。表面上大家各有所長,最會打的是張飛、上位最快的Kenny、最專業最財雄勢大的Michael、最人強馬壯的孫堅。

所有賓客通通到來場面緊張,客人不斷抽煙,弄得煙霧瀰漫,令氣氛更加詭異。Yoki被柴狼的人挾持,那他真的要一個人來嗎?但這等同送死沒分別,門口站着聯發四名印度打仔,用意向張飛搜身,柴狼是故意用這四名高大的印度門生。因為根本沒有人敢自願向張飛搜身,所以最好找這不懂事,不熟識張飛這四個印度人。

他們聽到沉重的腳步聲,一個高大少年每踏一步,也像進一級步向絕落,但他只視為等閒事,或者此人天生腦袋就沒有恐懼的基因。千呼萬喚宴會的男主角終於到來…張飛!他果然夠雷夠薑,為兄弟,單刀赴會,何等英雄氣概!他今次來的目的,係要話畀人知,咩嘢叫做真正嘅大佬!

他今天穿著了貼身背心和一條較貼身的牛仔褲。手持一部細小的水壺型手提電話和一包煙,沒有任何武器。四個印度人攔住[飛哥呀!今晚個Party要搜身先喎。]其實所謂搜身,是只針對張飛一個人做。

張飛:[你敢!你信唔信我一巴掌可以打得死你!]那印度人不其然心頭一震,自然後退一步。

張飛:[你四條濕鳩LU 罵 LU嚟到香港,去酒店搵份開車門做喇,走去跟人!不過過埋今晚之後,你哋好快會從良啦。] 張飛從來冇種族歧視的想法,但敵人例外。

柴狼叫:[ 算啦!畀佢入嚟啦,佢都一眼見晒,都唔會有嘢㗎啦!] 由於挾持Yoki,要她安全的條件只可張飛一個人前來,而且他身上貼身衣服不可能隱藏武器,反正自己也勝券在握。



張飛步向主家席,柴狼坐的位置對面己留了位紿他。 這個位置最有利,是手下射擊目標。沿途眾人向張飛打量,這位少年坐館,天王的風采,究竟他有什麼能耐,可以極速冒起,又如何過這一關呢?這一夜對決,決定將來誰主宰九龍第一大幫。

為什麼他可以毫無懼色,眼神中的銳利,和克服困難的把握。那種氣定神閒,只能說他天生就不是凡人!張飛毫不客氣大刺刺坐在主家席柴狼對面,他左右兩邊位置空置。對面全是柴狼和他的人,衆人屏息靜氣。

張飛突然舉手,眾人變得很緊張,要動手嗎?鎗手急急伸手入西裝袋準備拔鎗。柴狼焦急地執回檯面的打火機握回手中,柴狼一出現點火暗號,就是決定開鎗信息,他只要一有異動,就把它打成蜜蜂竇。大家交換着眼神,隨時動手!

張飛此時卻反高潮地說:[伙記!麻辣米線啦,唔該。]

伙記:[ 好呀!飛哥!大大碗畀你!]全埸人登時鬆了一口氣,一開始大家就被張飛玩弄。最重要是三位鎗手的位置已經從動作中曝光!

張飛拿了包煙出來點火抽,大家還是金睛火眼看著他的一舉一動,是否每一個動作也有開戰的暗示。但沒可能吧!這裏全是柴狼的人。

柴狼 :[點解咁遲先嚟?]



張:[疴屎囉!]

狼:[ 屙屎!成棚人等緊你,你有冇問過我㗎?]

張:[聽你咁講,咁我下次疴篤屎,都經過你把口先囉!]答得妙!旁觀者辛苦地忍笑。

狼:[叫啲嘢食都好嘅,食飽啲啦,食埋最後呢餐咪安心上路囉。]張飛都費事理你,只顧着抽煙對他冷笑,笑容中完全看不起這個敵人。

柴狼問:[你笑乜?]

張:[你又講咩呀!]火藥味漸濃場面緊張,侍應出奇地快送上麻辣米線。張飛連忙吃個痛快,更發出滋味的(唧唧)聲。食相自然投入不做作,身體毫無防備,舉動完全不放柴狼在眼內,天呀!全香港所有社團精英,全雲集在此,而且他們可能有大量刀手伏擊,甚至乎有鎗。還有人質在對方手上,一個弄不好,就十個張飛也不夠死!









P.49

他一於少理,食完後流露出一片滿足之情:[喂!你哋都整番碗啦,好正呀!陣間做隻飽鬼嘛!]

柴狼:[你真係唔驚呀?而家全香港所有單位,都諗住炒起你喎!]

張:[驚㗎!但剩係你柴狼條柒姑碌,我就唔驚囉。]張飛對答非常得体,各社團中人暗暗讚賞,而且更將社團恩怨,降格為他和柴狼的私人恩怨。也顯得對其他人有所尊重,他年紀輕輕已經異常地江湖老練,柴狼心想讓你再多活幾年那還得了!

柴狼:[今日叫你嚟!就係我要同你計數,你打到我個仔咁。你自斷雙臂,同埋洪飛唔賠番啲地盤,咪使旨意有好日子。仲有搶我哋聯發本身啲地盤,交返出嚟,唔合作要你求死都難呀!唔好諗住走得甩,你冇可能出到呢個門口!]

張:[你都幾撚(唱)喎?我油麻地大飛行勻全世界,都未試過有個門口我出唔到呀!我話你都戇撚鳩嘅!我個朵邊瓣唔通呀!OK!你咁肯定我死緊嘛,咁我仲使撚交返啲地盤出嚟?唔通攞嚟換我全屍呀,你有咁嘅本事咩?]



柴狼:[細路!你行過幾多個門口,做咗幾多日人呀!我食鹽多過你食米,行橋多過你行路啦 !巴之閉咁!就睇下邊個命長?]

張飛:[係!你係食鹽多過我食米,行橋多過我行路。不過你係食肺炎食塞米,行斷橋行錯路!]

柴狼的近身再忍不住張飛的串嘴拍檯:[屌你老味,你識唔識乜嘢叫尊重長輩!你條濕鳩𡃁仔以為呃到個坐館返嚟做好撚巴閉咁,你根本都未夠班同我哋傾,我哋舊時有幾勁你識條春,想當年…]張飛馬上把手上香煙向他口一彈,速度極快,剛巧飛入那近身的口腔裏。

張飛:[你都霎戇嘅,舊時、舊屎,你咁鍾意屎,早啲講我炸畀你食嘛?咁撚鍾意想當年,不如由你出世嗰日講起呀笨!呃個坐館返嚟做喎,講到咁撚容易不如你又呃返個嚟畀我睇下,低能蟲!請撚埋啲咁嘅低能蟲,成班(系)狗臘肉,痴癡呆呆坐埋一檯。唔怪得你哋聯發咁撚濕鳩,(系)撚晒係遲早嘅事。阿細佬!你知唔知自己講緊乜撚嘢呀?而家襯家講數呀!尊乜撚嘢重,長乜撚嘢輩呀?敵人仲邊有長幼之分呀?你算老幾呀?細佬!乜你唔識我咩?你唔知我係邊個呀?你夠胆(唱)鳩我!我大一大個坐館四八九呀,何兄何弟呀?呢度幾撚時輪到你出聲呀?冇大冇細!我講粗口就講得最好聽嘅,我而家屌柒你,如果你大佬冇教過你,我就屌柒佢!]

那打手口腔被灼傷,口吐出煙頭,鼻口有煙噴出,笑死人。他惱羞成怒想郁手,柴狼自知理虧按住他:[唔使急!佢走唔甩㗎,我陣間留番畀你!]

張飛:[想郁手呀?讀過書未呀?聽過乜嘢叫做不自量力,螳臂擋車未?同我鬥?鬥跳遠呀?我跳九里呀!係囉!你大佬叫你咪撚郁,你敢撚郁呀?乘!聽話啲,叫你行就行,企就企,反轉就反轉。汪!汪!汪!Hand .Hand,Sit !好狗呀!哈哈!你話依家做人𡃁呀!銀紙搵得少,仲要俾人屌,屌完仲要笑,笑完仲要Say Thank You!]

柴狼:[我哋呢度咁多人,唔撚信你真係唔瀉,死淨把口冇用嘅,串呀嗱! 陣間你只會死得仲撚肉酸!]

張:[我成世人冇嘢驚呀!我最撚驚個春袋跌落嚟咋,就咁靠啲皮吊住,陀咗十鳩幾年,我幾撚驚佢跌呀!其他嘢,我就唔驚啦。再講啦!你肯定呢度全部人都幫你㗎啦?]場中特別係後邊兩圍,新界和香港的勢力,的確比洪飛加聯發還要強得多,洪飛也不是張飛一個人可以打得晒。幸好問題係各社團高層與高層之間,就像國與國之間的元首。大家談利益多,打的確小。柴狼雖請得動他們,相信他們只想漁人得利,來看好戲罷的花生友,未分勝負係人係鬼難以判斷。

柴狼:[人係我請返嚟,唔幫我!唔通幫你呀!你而家打到我個仔咁點先?]

張飛:[我又點樣打到你個仔咁呀?講嚟聽下。]柴狼突然一窒,自己的兒子被羞辱經過。他又怎樣道出貽笑大方。

張飛:[係囉!講唔出口即係冇啦!唔想講就唔好勉強呀。啲龍頭大佬喎,話俾人藤條炆豬肉喎,就唔好講啦。自己個寶貝仔嚇到入埋青山,就唔好提啦。咁即係咩都唔使講啦,大家可以返歸啦,冇乜嘢我屋企煲落咗糖水要返去睇火,走先。] 埸中人對張飛的言論交頭接耳,因柴狗被打至入青山精神病院一直是江湖傳聞,如今這一着等於證明一切。

柴狼:[你同我有仇啫,你搵我唔到,你搵我個仔發洩,得啦!咁以後出嚟行,大家唔使響朵啦!大嘅唔喺度,咪搞啲細囉。我個仔對上冇人乜?我就係佢老竇兼拜門大佬。邊有可能刮刮吓刮返轉頭呀,答我呀!]

柴狼口才了得,張飛意外地一時答不上,唯有胡來:[有咩所謂啫,你兩父子都遲早畀我炒埋一碟㗎喇。咪早啲一家團聚囉!你養到個仔咁垃圾,唔通唔使你負責!佢搵八個刀手嚟劈我,直頭想要買起我!而家教訓吓佢,有乜唔妥先?我有冇屌撚錯你先?依家留番佢條命,便宜咗佢啦,你應該多謝返我。調返轉頭我落喺佢手上,佢會就咁算?]








P.50

柴狼:[劈你!你講就係呀!你咁撚鳩屎,第二個劈你唔撚得呀?你搶我哋啲地盤,打傷我啲人就全部都有根有漒。]

張飛:[你老味!你條撚人!如果我三歲個年劈你個刀應啲收撚咗你皮!今日冇咁撚多事,而家咁得啦!你的我出嚟講,跟住乜都唔認。無所謂!咁我又幾時幾分幾秒打個你個仔呀?我都可以唔認打過你個寶貝仔㗎!而家乜都冇人認,件事咩都冇發生過,咁大家可以收隊喇。]

柴狼:[你慳啲啦!今日叫得咁大棚人嚟,你唔係唸住我會就咁算呀!你今次吟詩都吟唔甩㗎喇,你唔好忘記你條𡃁妹喺我手上呀。而家你先當住咁多人面前交番啲地盤出嚟,然後再一命換一命。]

這事的確令張飛投鼠忌器,牛佬對我恩重如山。他的女兒Yoki和我由細玩到大,我要是保不住,以後還怎做人大佬?眾人議論紛紛,大致說柴狼不顧江湖道義禍及妻兒。張飛正猶疑之際,他的手提電話響起傳出:[Hello!Pele ? Is You ? Yes .Captain ! I get the girl .Everything under control.]

張飛:[Yes ! Well done!My brother .Thank you!]

張飛即時露出笑容:[ 大家出嚟行,啲埸梗係打嚟打去啦。而家我恰得呀?你搶我在先,而家畀我反咬返轉頭,係你技不如人,啲地盤係我同啲兄弟用條命打番嚟,有冇話攞就攞咁容易呀?]

柴狼:[哈哈...!你估你女人街啲地檔劃晒位呀!咁而家睇下邊個夠Power囉。OK,唔交咪唔交囉,反正你死咗,我都一樣撗掃洪飛,仲有呀!你條𡃁妹唔要喇,你唔好怪我無情呀!]

張飛:[屌你老味,你夾咗我啲人,你而家就梗係賓州識唱歌啦!不過呢啲係你一廂情願啫,啱啱個電話就話你啲人冚辦欄畀我收咗皮喇。叻叻咁,綁架我啲人以為冇撚得輸,正一叻唔切打個結,唔信你自己打電話去問下。我話你都柒撚懵懵食甜筒,戇鳩鳩被烏蠅褸!]

柴狼:[哈哈,唔係嘛......唔通你有隊特種部隊呀?有冇可能呀?我成廿九幾人睇唔掂個妺妹。]

張飛:[唔係嘛?唔係馬就羊,唔係瓜就菜,睇下點囉?]跟著柴狼輕拍其近身示意打電話[做嘢 !]一早準備把Yoki逐隻手指切下來,電話另一方卻傳來:[我哋衰咗啦,頭先有人放煙霧彈。我哋二十個人定一定神已經俾人用鎗指住,打低嘅打低,再被人綁起。條女已經畀人救走咗啦!佢哋唔係普通人,只有四個人手法好似啲飛虎隊咁。]

柴狼氣得拍枱怒叫:[鳴嗚.....你好撚嘢呀,但係你肯定都過唔到今晚!]

張飛:[我又唔信呀!諗住夾我啲人就可以如你所願?人出嚟行你出嚟行,你真係行得越嚟越天真可愛,對住你你話笑死唔笑死呀?你唔撚畀我真係有隊特種部隊呀?夠薑咪即埸冧我囉。你真係以為我唔知,你叫幾條撚樣鬼撚(鼠鼠)收埋幾支狗仔,你老母塊(系)有就掹出嚟啦低能仔!你哋個個定晒格喺度做乜撚嘢呀!思考人生呀?準備好末呀?要郁手係就快唔好等下個禮拜呀。柴狼!你係唔撚係人嚟㗎,咁撚忍得嘅?被我串撚到(系)窿咁樣,都一樣感覺良好,地球啲咁低層次唔啱你呀,返大陸搵支火箭送你上太空啦。我屌你老母!幾廿歲人,人出嚟講數,你出嚟講數。你係要帶埋個老母出嚟畀我問侯,我屌柒你條死老嘢,真係越屌越撚(升)奮。喂!郁我呀?而家點啫?點啫啫呀?點啫啫?]

柴狼:[你以為我真係唔會!]他拿起打火機點火,終於開戰,主家席鎗手正掹鎗,但張飛比他更快,張飛竟突然會有手鎗指著柴狼的頭。但後面兩鎗手正動手,張飛也肯定逃不掉。忽然兩鎗手的手背,不知怎的中鎗,手鎗跌下地板。有人想執起,再有子彈將手槍打開。跟著再冇人敢執起手鎗。張飛用鎗轉指向鎗手頭,再一手搶去對方的鎗。把自己的鎗收回放牛仔褲袋中,再把對方的鎗御下子彈夾。再逐粒逐粒子彈,甩出來掉落地下。意味張飛放棄擊殺柴狼的大好機會,原來在麻辣米線濃湯中藏有一支手鎗。







P.51

由於麻辣米線湯底夠深色,所以不易被發現。張飛見鎗手一動,就在碗中直接拿手鎗,後發先至指住前面鎗手,令敵人防不勝防。

張飛:[你條仆街想先屈我啲場,再隊冧我!貪字得個貧呀。晨早你要殺我,大把機會落手啦,使撚搞成咁呀?枉你仲叫晒全世界嘅人攪場大龍鳳,打晒鑼鼓舞晒獅頭咁,以為食得滑我?屎你就有得食,早啲講頭先留返畀你呀嘛,睇你家陣幾衰相!你而家係咪覺得好難堪呀?]跟著望向群眾:[今日係我同柴狼嘅私人恩怨,希望各路英雄讓一讓路,唔好插手。我哋走!]

我哋走?什麼我哋走?眾人奇怪,個場全部都係柴狼的人和來賓。他明明自己一個人來,跟住一個震撼場面出現,包括聯發以內其他社團,每席有一至兩個人同時站起,脫下帽子除去黑西裝,他們就是另外的十一金剛。跟住五位侍應生除煲呔,張飛和五位侍應生一起走。原來他們有些載了鴨舌帽和口罩。之前入場前故意找人傾談,令人錯覺以為他是你朋友,你又以為他是我朋友,混入其中低調坐低飲茶。只是來賓被在場的精彩場面吸引著未有留意。

當然那位拿米線來的待應生肯定是張飛的人,他是除煲呔跟著走的施朗。原來埸中人現在才留意,五位侍應都是混血兒,剛才對此場面一樣表現出色淡定。他們五位分別是最佳陣容成員,已經退役來跟隨張飛的美斯、施丹、施朗兩兄弟和馬圖斯、馬甸尼,馬王的第二第三兒子。之前所講的五位猛人加盟洪飛就是他們。

在場人仕無不被張飛戲弄,但聯發冇理由就咁畀佢走。聯發還有很多刀藏在枱底,但別忘記對面唐樓天台有兩名狙擊手在描準,只要稍有移動就讓子彈飛!那時候冬天剛好窗口全部打開,對面的兩位分別是最佳陣容的兩位神級人物告魯夫,碧根鮑華。除了功夫和鎗法,更是智勇雙全。因此一干人走得瀟瀟灑灑,淡定有型,走路有風!這條路,可能係他們一生最危險,但最威水光榮的一段路!

柴狼沮喪地呆坐著,一敗塗地。自己縱橫江湖多年,喉嚨被他劏開,更間接累他入獄二十年,弄成兒子這樣,失去公司的地盤。兩父子的人生,也徹底的敗在這小子手上,莫非是命中註定的剋星!眼神望向老興會與和英堂那邊。他們立刻迴避眼神,根本冇意幫忙,其他人更加無意阻攔,不是一早說好了嗎?罷了!應該被張飛反收買了,古惑仔食兩家茶禮很平常吧,自己真的太天真,還叫了這麼多人來,諗住全港江湖大佬見證我分佢地盤,順道報仇立威,原來自己太低估這小伙子。

早前原來和英堂姑爺文跟老興虎鯊老婆有染。張飛一早已怕他們聯盟,就找私家偵探查其弱點和找尋黑材料,意外發現就拍下照片,寄給姑爺文,叫他不要插手。另外洪飛前坐館肥傑和虎鯊有毒品交易,張飛找來交易紀錄寄給他,暗示如果你要管的話,我可能不理江湖規矩,交給警方。當然就算主場聯發的人,也不敢妄動,難道真的不怕對面兩個狙擊手嗎?

張飛一干人等行至門口,正步出樓梯之際。他轉身望向柴狼拿出香煙,將剛才浸在麻辣米線的手鎗拿出,埸面又緊張起來,那手鎗比較小,有點像掌心雷。他向著自己香煙一按,鎗咀出火柱,原來是防風防水的鎗型打火機。柴狼真的被他玩弄得徹底反轉再反轉。埸中人已忍不住直接笑起來,有些更拍手掌叫好!眼神更望向柴狼。連張飛的好對手Kenny也舉起大拇指致敬,向張飛報以微笑。你學我呢招,但畀我用得還要出色。

他們步下樓梯,不少人繼續拍掌歡送,多謝張飛今晚帶來一場好戲,和表明立場,我已經看不起你聯發。落到街上,幫中一群兄弟牛佬和馬王等一些叔父,已到達迎接。在遠處有幾架警車在場,當然這類大型鴻門宴,哪有可能警方會不知道。柴狼被衆人看低恥笑,原本以為在場二百人加四支鎗那有失敗之理,肯定發圍兼起啤。想強勢復出再在江湖上立威,結果越多人看變成越多人笑,還要敗得如此肉酸醜怪,真活該被恥笑,甚至連帶自己的門生也被看扁。真的老羞成怒!對!他還有一支手鎗,最後的籌碼!

柴狼一個人衝出去,走到樓梯口門柱後,拿出自己早收埋的手鎗,走落街要拼過同歸於盡,此時張飛等人己越行越遠。馬王身邊有個人穿著黑背心。是失蹤多時早前被柴狼收買的洪飛高層單安。當時就是靠他出賣情報,令洪飛被我打得落花流水。自從他失蹤後,我們卻形勢逆轉。原來關鍵就是他,就是他食我茶禮卻反被他出賣聯發情報,弄至如斯田地,他比張飛更該殺!此時馬王把張飛的掌心雷手槍型打火機,握進單安手中,再一手把單安推出去,送你一程!柴狼想也不想就衝前向單安連開三鎗,而在街上的警察立刻拔鎗,亂鎗掃射柴狼。他當埸死亡,一代梟雄敗在這小子手上,死於子彈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