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62

拳證舉起關羽的右手,好痛!但終於見到他勝利笑容。職員一湧而上,今次是他人生第一次真正格鬥比賽,就成功勝出,對手還要這麼的經驗豐富,不愧為中國武聖。張飛終於也落敗,人生的第一次!才二十一歲,黑市和正式拳擊賽也有六百場經驗。未逢敵手!輸在一分點數太不值了!十一金剛失望得垂下頭來,但張飛倒像沒有太大反應,也沒有抗議裁判。以後他再不是不敗戰神,要改名為一敗拳王。自己是輸了運氣,奇怪他平靜得完全不放在心上。只是凝望著眼前的關羽,甚至賽後擁抱對手態度也相當冷淡敷衍。他輸不起嗎?不服氣嗎?太沒風度嗎?

第一屆UFC異種格鬥終於完結,這個充滿噱頭色彩的武術對決,集合不同類型選手互相較量,兩人走過的路,分別擊敗了空手道家、拳擊手、摔角手、甚至乎相撲巨漢,街頭打鬥者等等,過關斬將,直至決殺入決賽,慘勝最強對手張飛,成就天下第一關羽!賽事過程瘋狂野蠻。從此這個比賽,為武術界帶來一場格鬥技大革命,改變人對武術的觀念。

一衆歡呼下,關羽戴上金腰帶,記者等着訪問,張飛靜悄悄下台。一小時後整理、急救、驗傷、洗澡。張飛戴上三角手掛,他站在門口,十一金剛在旁一直也不敢打擾。另一邊更衣室開門,出來的關羽也戴上三角手掛,幸好關羽有位隨團軍醫,用中國針灸,對關羽左手立刻冶療情況穩定,要不然不廢掉,也會有嚴重後遺症。兩人狹路相逢嗎?不!是張飛刻意要等這個對手,說什麼呢?兩個人停下來互相對望氣氛凝重。

張:[點解你頭先唔直接劈落我條頸,你係咪睇我唔起先?]



關:[ 何必以命相搏。]

張:[你對敵人仁慈就係對自己殘忍。]

關:[武學最高境界係取勝之餘都要留手保護敵人,而唔係置人於死地。達此境界靠嘅唔係好武功,而係武德,武功易學,武德難求。]

關羽說得很對,武德就是武術品德。武者止戈也,從不應恃強凌弱,窮追猛打,化干戈為玉帛。練武者拿起兵器前應該學會先放下兵器。武術是除了鍛鍊體格也用來鍛煉心性,心性穩定後才能登堂入室。(一時之強弱在於力,千古之勝負在於理),武術是教我們怎樣做人。你明白後,人自然變得宅心仁厚,尊師重道。

張:[聽你咁講即係話我冇啦,你係第一個打贏我嘅人,我唔會咁易放過你,我要同你再打!]



關:[有必要嘛?]

十一金剛立刻圍着關羽,關羽左右打量無路可逃。張飛這十一位門徒,這些年來進步不小。以世飛和青白葉為首,已經有張飛六七成火喉,達至超級高手之列。就算最弱的坤哥,已經是個經驗拳手,兩三個普通古惑仔己打不過他。

現場氣氛異常緊張,張飛這個爛仔绝不好惹,這個人真麻煩!要殺出去難!但還可以的,但我還要保護我幾位助手。最要命的是後面還有個張飛!怎辦好?

張飛大喝一聲:[做咩呀!我有話叫你哋圍住人哋咩?返嚟!]

張飛語氣變得溫和面帶笑容:[我講過我要同你再打,呢世都不斷要同你打,我不斷會搵你,所以我哋……做個朋友呢?]大家也呼一口氣,有誰想和關羽拚命?關羽笑了,伸出友誼之手。兩大神人就此走在一起,自此就成了莫逆之交,出生入死的好兄弟。



張飛一生有許多朋友,但要他真正並肩和敬重的,關羽絕對是第一人,無敵是最寂寞,他想找個可以勝過自己的朋友。大家也同樣學習中國功夫,但自己一上擂台一心只為贏,什麼武德也拋諸腦後,這個人我張飛真的服了!此情景好像已超越了什麼不打不相識,識英雄重英雄的成語所能表達。那種惺惺相惜,男人的浪漫,盡在不言中!

其後張飛對於關羽這位新朋友漸漸了解,他早前己向軍隊退伍、運動員退役,打綜合格鬥應該也是最後一次比賽。太浪費太可惜!張飛好言相勸,但關羽去意己決。他只想找個偏遠的地方,結婚生子,開間小旅館過點平淡生活,閒時段練。張飛對於這大好年華的青年大感不惑,雖然他已贏盡一切榮耀。也許他太有名氣,人怕出名豬怕肥。但總覺得這理由好像不太充份,令對他的神秘更感興趣。

關羽為人友善,君子坦蕩蕩,張飛為了和他快點混熟,他也不介意說他香港的黑道事業。關羽很會喝酒,酒量很好。他並沒有正職,只想休息一段長日子,再作打算。他們話題自然不離武術,兩人經常切磋,只要張飛由香港跑過來,關羽也會抽空出來喝茶。關羽很喜歡看香港的報紙,所以張飛每次也帶上來,他特別留意描寫大陸的新聞,這些新聞在中國未必看到,往往也看得他黯然神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