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67

現時已經七十歲的張地人,在四十年代初還是一名小兵。一次在廣東羅浮山進行軍事訓練,跟大隊走失迷路三天,飢寒交迫又快天黑人又急又慌。烏雲蓋頂天上突然來了柱光,映照森林中一個人影。張地人行去看看,哪裏非常大霧,濃霧慢慢散開看見一個穿上道士袍個子不高的男人手執藜杖,那男人其實應該說是男孩子。他面容約四十,但皮膚質感只有十四五歲,有一雙很美麗的藍眼睛但卻是黃種人,滿頭銀白髮氣宇軒昂,感覺有如一個智慧不凡的神仙來打救世人!

張地人過去找他幫忙,跟部隊失散的他己有三天,倦得腳軟被石頭一跘跌倒,就剛跪在眼前人:[大師你到底係人係神,你幫幫我呀?]

老仙:[ 係人係神唔重要,能夠改變命運就係神!]張地人聽到的聲音是一把很老的老人聲,應該是一個人吧?一個仙氣逼人的人。不!他一定是來打救我的神。

張:[你係邊位呀?]



老仙:[你可以叫我南華老仙,我係來自道家。]

張:[你真係好似神仙,你介唔介意講你幾歲?] 張地人被那老人聲線,卻又碧眼童顏的人太好奇。連應有的禮貌也不理就單刀直入。

老仙:[ 我唔知道,我十四歲嗰年,跌咗落山失咗憶,我醒番已經喺一個山度嘅道教廟,個年係清朝咸豐初登基嗰陣,我記得當時係一八五零年。我而家應該九十幾歲。我就留喺山度呢個道教廟,同師傅修練仙術。]

張:[ 我想問你,你練仙術,你可以睇穿我乜呀?)

老仙:[你從軍隊訓練中蕩失路,起碼三日無吃喝,但你會好快化險為夷。你小時候生長喺南方貧户無兄弟姊妹,父母因為戰亂雙亡。你入軍隊只求溫飽,你一生膝下無兒,身體較弱,一生多病,多災多難,最後慘死喺絕症,劫數難逃。但係你偏偏就官運亨通,喺政壇上你最識拉關係,將來必定飛黃騰達。]



張地人驚為天人:[大仙!你點會知,我又點可以避過一劫?]

老仙:[命數天早注定,要改變命運唔係唔得,只有大善人同大惡人先可以。]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若然未報時辰未到。做壞事必有報應,種善因得善果,那就等於改變命運。]

張:[大師,不孝有三,無後為大。]

老仙:[你聽日開始,你要去收養一個養子,種善緣。你會因為佢嘅命運,影響你人生嘅軌跡,到時你就可以再得兩子後繼有人,亦可消災解難。]

張:[多謝大仙,我而家點樣可以出去?]



老仙:[你要信你自己,你先合埋眼,感受大自然嘅能量,你面前自然係康莊大道。]話剛說完霧又大起來,掩蓋南華老仙身軀,柱光亦消失。他也只一瞬間就消失,一定是神仙,神仙下凡來救我。但天越來越暗,什麼飛黃騰達,過到今晚再傾。這個人最後只留下信自己,感受大自然,好!我就合埋眼,放棄找出路。索性盤膝打坐去感受,用心靈去享受清靜心,無雜念,全身放鬆慢慢進入忘我境界。風聲、樹葉落地聲、已經可以分類。隱約聽到遠處有沙沙聲,像水聲。張地人打開雙眼沿水聲向前行,越行越大聲越清澈,行了五分鐘,是一條小溪。他三天未喝水,人就急得連頭浸着喝,喝飽了就沿小溪往下行。經過半小時,他看見民居山路,張地人脫險了!

他找了飯店落腳,他想起南華老仙的話,更深信不疑。這個人只看了我一眼,就能知我過去未來。他一定是神仙,盡快要收個養子,才能避開我的病痛災劫。怎辦?真不知怎算?他換了便服就走,這裏沒有孤兒院,去火車站碰碰運氣。

其實當時戰亂的火車站,有很多無家可歸的人。他一入去,很多乞丐小孩問他要錢和食物,全被他推開,很多沒有得吃白白餓死。有有些父親出去找糧食時餓死沒有歸來,母親也抱著嬰兒餓死。有一歲不足未懂步行的小孩,在火車站爬行執嘢食,看見什麼就放進口,卻沒有人同情理會,真可憐!整個火車站的候車區,差不多每天也有人死。但張地人看見這些污糟、戰亂殘廢的小孩。完全沒有動個任何善心,他要養就應找一個乾淨、精靈的。

惡向膽邊生,四圍人來人往。遠處有個女人手抱一個男嬰睡著,就他吧!於是慢慢靠近,恐怕驚醒那女人。慢慢抱起那嬰兒,嬰兒睡得恨甜,媽媽懵然不知,成功了!轉身就走。月台上火車剛到,立刻上車吧!快可成事之際,怱然後面有個男人大叫:[有拐子佬,拐咗我個仔呀!]那爸爸一邊追,一邊抱著一個約二歲的男孩,就差點追到,又怕放手連大兒子也丢了。火車快開行了,四週很多人迫在月台。

張地人跳上火車,爸爸只好放手孩子落地再拼命追,周圍人太多阻擋上火車。火車開動了,越開越快,追不到了!爸爸親眼看見自己親生兒被人抱走,跪在地上狂叫,哭聲震動整個月台。全場人靜下來望著他,他的大兒子走過來抱著他。

爸爸說:[你細佬畀人抱走咗,可能以後都見唔到細佬喇!]男孩子哭得更大聲:[細佬呀!......]媽媽被哭聲驚跑出來,媽媽竟在懷中的兒子被抱走,坐在地上不斷用拳頭搥打自己的心口[鳴嗚.......]

除了報警外,他們像盲頭烏蠅四處找。四十年代這亂世,遺失小孩只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派出所只會登記和隨便找找算數,都做不了什麼。親眼看見親兒子被柺那一種痛,骨肉分離真叫人肝腸寸斷!這個殺千刀的渣宰!

那個大男孩就是胡棱,被柺的弟弟是胡角。爸爸媽媽往後的日子,也每天以淚洗面。兩人輪流工作,輪流尋找,尋子時被騙過不小金錢。失去孩子他們從此再沒笑容,人就變得越來越自閉。十年後爸爸已因抑鬱成病,父親更確診末期食道癌。當時胡棱已經十三歲,中國也在二戰戰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