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1

兩星期前,即幹掉程遠志和張寶前,關羽去探小靜監對她說:[妳喺監獄入面要醒定啲,唔好同人打交,萬一出咗事,亂咁同人打交就會畀職員,送到廣州白雲精神病院。],跟著向她單眼:[中途有咩意外,就唔好啦。特別係,遲啲我哋到咗五月二十日,係我哋嘅結婚紀念日。我想開開心心平安渡過。]小靜明白是一種暗示,我們根本未結婚,何來結婚記念日。叫我不要打交我偏要打,還要打至天翻地覆,五月二十日那天被带進精神病院中途,關羽會來劫囚。小靜好聰明,分析他的說話不對勁,一想就明,而且夠膽去做。
這次之後小靜常沉默起來,無故哭泣和胡亂鬧人,自言自語,精神變失常胡亂呼叫。說要見醫生,又說看見很多幻覺,動不動就燥狂拍枱,職員也考慮送她作精神病評估。在同倉有一個橫行的大家姐,平時和小静不多接觸,當然啦!小靜是殺人犯有誰敢惹,大家姐身型肥大橫行霸道,可以是一個生事的好機會!
小靜:[肥婆!一個人霸住兩張床,你有幾耐冇畀人打過?]本來以前一向低調的小靜,也不關她的事走來挑釁撩交打,小靜突然發難一腳踢至肥婆倒下,肥婆正起身還手,小静比他快,一巴掌就拍過她肥臉去。兩人打起來,小静身手了得,三幾下攻擊全中要害,己可把肥婆放倒,當然吧!他是關羽的女人。肥婆手下急上,就和衆手下樓打一團,獄卒趕到吹哨子,分開他們。小靜連獄卒也打,最後小靜被警棍打至周身傷,被單獨囚禁。
每天要見精神科醫生,小靜繼續發傻。到了五月二十日再見醫生時,無故還打醫生,搶了一支鋼筆,裝作插他喉嚨,然後又裝作被獄卒制服。小靜被毆打一輪,醫生見她嚴重,立刻送她去精神病院。
同樣是高設防,還押殺人犯的救護車,救護車裏面,小靜在床上被三條皮帶綁起,車廂中有三名警員押送囚犯。一級保安,苛槍實彈,前後也有一架警車陪同,所有措施以防有人中途逃獄。上車前小靜被打了鎮靜劑,而她在極力保持意識,凝聚力量。
車還有十多分鐘就到精神病院,突然三輛車全停下,好像同時爆呔。地面設有尖刺陷阱,在三輛車後面有一私家車急駛至,停車見有兩個男人,三車打開門查看,兩男一個持鎗和放催淚彈,更掉入車廂中,對方下車也被催淚彈弄得什麼也看不見,而另一司機下車就持鎗,警員一落車就中鎗倒地。中間那一部救傷車被另一男人用工具爆開送上催淚彈,一個戴面譜的男人,是雄鷹俠關羽,哪司機就一定是張飛吧!

只要車一開門張飛就向警員各開一鎗,所有警員全被張飛打中倒下。他所用的不是殺人子彈,是張飛托廣州朋友找來特制麻醉藥彈頭所造,不會構成人命傷亡。兩人三扒兩撥兵不血刃,已經成功劫囚,不愧為特種兵中的精英。



關羽和小靜上車坐在後座,小靜被注射了俗稱懵仔針的鎮靜劑,藥力影響迷迷糊糊,關羽餵她喝水和用水淋她面,好多了!她竟然真的有本事,從監獄裏逃出來,這個女漢子簡直是不折不扣的女版張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