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5

張飛上次成功引開部份追兵逃脫,明天看新聞報道:[發現一名疑似獨行殺手綽號(雄鷹俠)和一個身份不明的男人劫囚,該女子為殺人犯胡小静,因逃避追捕,雙雙從蓮花山崖跳下失蹤,估計兩人已死亡。]張飛心急不已,唯有一探究竟。在蓮花山有一小食亭老闆娘,是唯一能找到的目擊證人。張飛也識做幫襯不少,買零食又封紅包。老闆娘說那次從遠處看到的真實經過,屍體就找不到。
旁邊有一位小女孩向張飛說:[哥哥,你係咪要搵跌落去嗰個男人,我喺河邊玩見過佢,佢匿埋喺山洞。]

張飛大喜:[真係?快啲帶我去,我俾封大利是過你買嘢食!]江湖跑老,這種情形恐防有詐,一落山可能有一隊黃巾在等他,但友情令他甘願冒險一趟。張飛喝完飲料就起程,但人一動有點暈,腳行不動,好迷糊。剛才那包飲品有烈性迷幻軟骨作用,藥性好重,中計!她倆被黃巾收買了,重藥力雙腿放軟,倒下昏迷。被老闆娘五花大綁,很快就有黃巾來帶走。
這次策劃追捕行動的昰四小將唐周,他是四人中野心最大,最兇狠的一個。上次和黃巾趕到來,他倆已跳崖,於是乎下山搜尋,活要見人死要見屍。女的價值不大,但關羽的生與死就不同。張角對唐周下達命令,盡量活捉關羽,只要能辦到,往後給予唐周的權力便大增。張角對關羽恨之入骨,要效法古代極刑將他剝皮,再作慢火人肉串燒,吃掉他的肉以洩心頭之恨!
他最愛的兒子張帶金雖然體弱多病,母親因病早逝,但生性聰明,心狠手辣。將來最有條件接他班。但只有九歲卻好大喜功,不准他同去埋伏雄鷹俠,卻偷聽二叔張寶的行動,偷父親的鎗,最後弄成這樣都是關羽所害。
就連最後的一個侄兒張阿仔也死了!張家只剩下他孤獨一人,張角對於這個二十五歲的侄兒一向不喜歡,看他不起。常埋怨二第不懂管教他,令他任何事情也只會用錢去解決。
都已經二十五歲,連綁鞋帶,扣衫鈕都不會,以為煮即食麵可以連包裝直接放在煲上,不用加水不用點火就有麵吃?真他媽的廢物!因為他起床後,只需伸手就有工人為他代辦穿衣刷牙,飯來張口。最叻就是出去幫豬朋狗友埋單,或揸跑車泡妞,車死人就說:[我爸是張寶][我屋企咩都冇就係有錢]連壞事做盡的張角也痛恨這廢青。 這種人整天愛擺架子,他只會永遠是二三線人物,永不能成為頂尖的。


他的存在只會令張家丟面,所以張角情願另找人才例如四小將,也不重用他,只留一個傳銷經理虛銜給他。後來得知他喜歡了胡小靜,其實他倆是沒血緣的親戚,但從此侄兒花花公子本性,也有所收斂。聽說她是個漂亮好女孩,本想幫幫姪兒,期待侄兒和她開花結果,會令這個廢物從此生生性性,重新做人。但她喜歡的是關羽,算罷啦!地上最強決戰地上最廢!唉!張阿仔個人條件和性格跟關羽的距離,遠得有如地球去火星,該死心吧!
其後馬元義被小靜所殺,雖則是馬元義該死,自討苦吃,但總要向手下家屬有個交代。侄兒叫我放過她,他也不知我苦心,關他入押,只要她肯嫁給你才能從獲自由。到時是我張角的侄媳婦,馬元義家屬那敢多言,再加點錢給馬家,小靜又肯道歉就算是合理交待。緩形期兩年,我就不信榮華富貴和性命也及不上一個關羽,但結果弄得雙雙跳崖!
關羽劫囚後,張阿仔衝入張角辦公室,阻止他出黃巾去追捕他倆,原因是怕傷害小靜。就算捉她回監獄,最後不久也真要執行死刑,關羽自身難保活不多久,張阿仔就以為自己還有機會。他竟然夠胆拿鎗衝入張角辦公室,用鎗指著自己太陽穴,要脅他收兵。平時他極度畏懼大伯,就連正眼看他也不敢,真不知他那來的勇氣!
張角那可能就範:[你夠膽就開鎗!我真係唔信你條廢柴夠膽,老竇死埋都淨係掛住媾女,開鎗呀!廢物 !]張阿仔被他大伯氣勢嚇得後退出門,最後不小心跌落樓梯一滾。手一緊就誤向自己頭部開鎗,中鎗倒斃。

唉!畢竟是自己侄兒,總會有點難過。但張角反而欣賞侄兒死前的敢作敢為,雖然手又震腳又軟,總算夠台型,這才真正像個男人,因為愛令他成長了!終於欣賞他!
胡家一家有血缘的人和張家一個不剩,真真正正的家破人亡,弟弟和兒子之死張角雖然哀傷,但他只會背向人流淚,就算連自己最愛的兒子張帶金去世,只是關了房門,抽煙哭泣,一小時後就不帶任何情緒,如常處理公務。連下屬也驚訝,這種人才是真正辦大事的人!他的冷血所以成就卓越,但這樣做人成功了又有什麼意義呢?
在中國有句說話,北有鄧大人,南有張角,他權力和影響力之大可想而知。張角冷血背後埋藏極大野心,他要起一場革命,革命總要流血,搞革命的人六親不認,就算兒子死了也阻不了我。

北京早定太平教為邪教,只是它未擴散至全國。他要北京承認太平教,那以後再不需要作地下組織,就能把教推廣至全中國,他就是太平教的神,太平教天公將軍!我不需要再被黃巾蓋著面,光明正大用政權來推行宗教。我就是張角,廣東省委書記,不用偷偷摸摸!我的傳銷帶領全中國發大財,我的藥只要有我天公將軍開光後,就可以藥到病除。我帶領大家吸收宇宙能量,你們不要問只要信,那個不從必定遭殃,我的黃巾黨會為我做任何事。只要得到中央承認太平教,太平教會橫行全中國 !


張角的信心來自他連自己也相信,已經取得宇宙能量修成正果,辦到很多不可能的事情。他不是騙人,他在造福人群,因為他就連自己也撤底欺騙了!
中央哪有可能承認太平教呢? 除非我是國家最高領導。張角是癲,但不是笨,鄧大人不太喜歡自己,他心中有數。根據中央政治局以往潛規則是七上八落,七個常委已經六十八歲以上。下一任主席不會是常委去接班,在政治局委員中他排名第一,有重大功績,理論上會由他去接班,但那真會由他接班?隨時新上任的,第一個就打擊是他。既然係咁,一不做二不休,鄧大人已一把年紀,快退下來,順利成章自己也算有機會去接班。我要他直接推舉我接任,由我這個南王接班最適合吧!這個張角實在太瘋狂!







P.116



根據中國政府政策,是政教分離。不利用政權推行宗教,和用宗教干預行政、司法、社會和教育等事務。現在邪教創辦人竟然是廣東省省委書記,還有權可動用廣州軍區軍權,罪大惡極!

兩個月後鄧大人將會南下視察,到時招呼的人是張角,找個機會軟禁他談判,他不介意教內收益一半上繳國庫。最重要是他要在電視台承認太平教,和由我接任為國家和軍委會主席。其實全中國其他省也有我的教徒,中間有很多政府高官,經宣佈後就靠我的人去附和我支持我,大局可定!
但政變難免要開火流血,這種情況不能把廣州軍區牽涉其中,張角雖有廣州軍區的軍權。但如果有人不從,洩漏風聲會節外生技,未出戰先陣亡,還是由自己的親信黃巾黨去辨吧。最近張角不斷吸納補充人材,黃巾現在雖有五百人,但那可能跟全國解放軍匹敵?奇怪張角總是滿有信心。
搞政變需要軍火,他需要購買大量武器,去和鄧大人親衛隊對峙,就吩咐唐周去辦,這個人很能幹,於是唐周托人從越南私購軍火。
唐周在交易前捕獲關羽和張飛,張飛醒來時身在一個大型廢置貨倉裏的房間,手腳被大欖般粗的麻繩綁著柱上,對面有人嗌:[阿飛呀,阿飛......]張飛醒來看見好兄弟關羽在叫他,真開心他還未死!他和自己一樣被綁在柱上,兩人被擒!
彼此問候一番後張飛說:[你要有心理準備,報紙話阿嫂跌咗入珠江,唔跌死都浸死應該都屍骨無存。]關羽不期然淚流滿面,張飛也不知如何安慰他,兩人沉默起來。
關羽掉下懸崖進樹林中,山腳有大量高矮不一的樹,樹枝為他不斷卸力,而且他身穿納米避彈衣安全保護五臟六腑。跌下短短十秒當中,關羽曾多次捉實樹枝,但衝力太大一樣掉下去。在落地時雙腳先落入一米多泥地,手一按地背一弓,在泥地上翻了個跟斗,用了背脊一轉,如波在地上滾動,平均讓背部卸去了九成衝力。人躺在泥地上,很痛!手腳骨裂受傷,就暈了!很幸運奇蹟不死!
後來被黃巾發現,抬進唐周旗下郊區一個大貨倉。這裏不是監獄,換句話說,自己不是根據法律被捕。而是被黃巾活捉,最後更遇上張飛,唉!又累了他!
突然開門,為首一人身穿皮草,鼻下唇上留了鬍鬚口咬香煙,後面有十個穿西裝打黃領呔的進來。
皮草男說:[我叫唐周你哋實聽過㗎啦。]
關羽:[我女人呢?你有冇見過佢?]
唐周:[跌咗落珠江香左啦,你自身難保呀!殺我哋咁多人,我老細話明要剝你皮,做串燒人慢火燒烤再餵狗,不過你好彩,有個咁嘅朋友。]唐周望向張飛說:[你係張飛,我喺香港都有人,收到風你係黑道天王九龍皇帝,後生可畏呀!想佢冇事我哋可以傾下。]
張飛:[你條柒七嘴!我話你都戇撚鳩,乜撚嘢九龍皇帝呀?九龍皇帝寫大字玩塗鴉㗎!人講你就信,你揾隻耳仔嚟做人㗎?]


唐周:[唔好扮嘢啦!洪飛社坐館張飛。你都睇到而家咩環境呀?仲有計傾你執到啦!]
張飛:[ 傾嘢要講誠意,我畀人綁住傾條春呀?你呢啲叫誠意呀?]
唐周:[我而家唔係真係同你傾,係直頭吩咐你做,我知你喺香港有做開走私。幫我走批軍火落香港,放你個兄弟走就冇可能,但係我可以確保佢,你每次上嚟見到佢都冇穿冇爛!]
張飛:[我屌你老竇,縮埋一嚿!你憑咩撚嘢命令我呀!你試下郁我哋一條毛呀,我真係唔撚信你敢呀?咁疊友係夠薑郁我,晨早郁咗我啦,正一低能兒童快樂無窮!唔怕死放我出嚟隻揪吖笨,我一隻手指捽死你呀!嚟啦!你唔係淆底使撚綁住我哋?郁手啦!講就兇狠做就碌撚!睇下邊個命長啦!仆街!]張飛講的一堆污話,只是狐假虎威拋浪頭,形勢根本完全肉隨砧板上。
關羽對於愛妻之死悲痛欲絕,既已成事實也成過去,這不是傷心的時候。至於關羽雖然未想出甩身之法,但就睇通形勢。這個唐周是張角的頭馬,為什麼他要帶軍火去香港。莫非想打劫銀行?還是用來黑吃黑?總是為了錢吧?在廣東他已經賺了極多!除非有人要轉移事業基地去香港,重新打江山。
唐周交自己給張角已經可以領功,正常要綁住自己等張角來?現在唐周改變目的係用我來要脅張飛,幫他私運軍火。這是我還未死和未交給張角的原因。那麼我己是唐周的籌碼用來請郁張飛,所以唐周不會交我給張角。換句說話等於張角不知道我未死或被捕,明白了!一是他們在權鬥!二是唐周私底下買軍火,離開廣東去香港發展,因他已經信不過張角。可以肯定的是,唐周對張角並不是一條心。唐周跟著張角榮華富貴,要離開一是唐周闖了禍,隨時要走。二是張角計劃進行驚天大陰謀,唐周不敢參與,所以他要離開廣東去香港發展。現在張角的勢力在中國,他還會怕誰?就除了鄧大人,莫非陰謀和鄧主席有關?
關羽這個人真不簡單,從唐周在暗暗背叛張角做自己的事開始分析,在這惡劣形勢收拾心情,竟可以如此冷靜分析得頭頭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