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50

上天的指引,劉備之前放手那支竹落地指著西南方,決定了劉備目的地是越南駐南太極領事館。這路線長途跋涉被捕機會高,但反正其他兩條也不見得安全。
除了志成外三人都能夠說流利中文,這得已令查證時多次脫險。長途的火車旅程有幾次也有公安上來查身份證,甘梅事前想得很周到,一早已問老鄉拿了四張像真度高的假身份證,雖然樣貌年齡不太相似,只搏警察抽樣調查不抽中。

火車在一個中途站停下,兩名穿著警察制服,其中一人手拿著自動步鎗上了車。四人表面冷靜,內裏感覺緊張得自己的五臟六腑抖成一團!他們並沒有急急要調查身份證,他在檢查乘客的眼睛,當面看每個人的面孔,要看檢查的對像有沒有緊張的跡象,要看對方長得像不像中國人。

不會中文的志成已經刻意低頭裝作睡覺,但真不幸!警察還是指著志成要看他的身份證,問他家住哪裏?搭車去哪?出來作什麼?怎麼辦?劉備的距離甚至能聽得見志成哥的心臟怦怦跳個不停!四人極度恐懼手心冒汗,心想旅程到此為止,今次完蛋了!除了立刻跳火車也想不到什麼辦法!多年前志成曾經逃亡失敗,今次可能要再回到北太極集中營,甚至會連累同伴。無助的志成人急智生即場裝聾扮啞,劉備向警察說他有聽障不會說話,警察只見他們會說中文,看一看志成的身份證見證件是真的,沒有懷疑身份就交還給他,嚇得四人幾乎暈倒!像躲過死刑的罪犯全身冒汗,彷彿剛從地獄爬上來回到現實世界,身體累得半死,不知道這種事發生的頻率還會有多高?

這班車先到北京再轉車到西南邊廣西南寧。全程四千公里,四人終於平安到步,要到越南邊境。他們穿過國界圍欄,看地圖再穿過樹林,過程相當辛苦。


志成和媽媽牽著手,劉備初時顯得有點不悅,甘梅就拖著他的手安慰,四個人就像兩對大小情侶悠游森林,最後成功偷渡到越南。要問路和當地人言語不通就畫圖,如火車、南太極國旗等。終於去到首都胡志明市領事館,他們只說無能為力,叫四人自己想辦法,只好搭巴士到寮國,結局一樣。
唯有再乘巴士到柬埔寨,再請摩托車走私販載他們去邊境。但實在無法和走私販解釋清楚,他們竟然載四人直奔邊界檢查站,前面就是軍人!劉備拼命指手劃腳要掉頭,離站哨只有一百米!幸好最後終於停車掉頭。很緊張!那一刻簡直像過了一世紀那麼久,幸運地軍人沒太大反應。他們回到僻靜處再從新解釋路線,四個走私販終於搞清楚他們根本沒有證件,又想非法穿越邊境。走私販說路途非常複雜難行,開天殺價竟然要一萬美元。討價還價都要一半,錢根本不夠就拉到。除非…
有一販子突然一手捉著媽媽的腰想吻她,原來他們看上媽媽的美色想以肉抵償。媽媽一手掌摑他,四販子在身上拿出刀,要先姦後殺血洗他們。

劉備擋在甘梅前面,一腳踢開刀,奮力一撞摛拿手成功奪刀,再一刀插向他腹部。再和另一個碰了幾刀,劉備一腳踢中他下陰,趁他一痛再向他頸一刀拉出一條血痕。他們只有劉備和妙音會打,妙音雖然手無寸鐵,但一對一亦穩佔上風。
糟糕!志成哥被一人亂刀狂斬,剛才有人想襲擊妙音,志成拚命為她擋了一刀!他失勢下被人狂斬。劉備衝過去毫不留情地向那人頸部插上一刀,他即時死亡,劉備第二次殺人!而妙音已擊倒那人,志成身中多刀說還可以。
妙音立刻扶他出去,上了對方兩部電單車。妙音扶志成上車四人不斷前行,駛至一個廢棄木屋才感安全停車。妙音剛才掌摑走私販令對方老羞成怒,出刀直插她,要不是志成及時推開為妙音檔上一刀,肯定不得了!兩人扭打起來,志成被劈七刀。妙音恨心痛,在背包拿出急救繃帶為他包紮,按壓止血。失血不少的他面上不停流冷汗,三人非常擔心,休息一會後總算止了血,情況穩定。他想喝水,但已經沒有水,劉備和甘梅出去找山溪水。志成背包有一樽水,但剛才打鬥時被割破,膠樽只淨下少許水,膠樽切口不齊,志成喝水時不斷從嘴邊流出來,妙音用手兜住水餵他,情況一樣。
她停下想想,柔情看著捨身相救的志成,輕撫他的臉。就將自己手上的水用口含著,用嘴唇緊貼親送到志成口裹,一滴不濺。妙音凝望著他,心跳加速,大家有緣重遇,男與女心中激情蓄勢待發。
志成的心聲如果現在再不說,恐怕以後再沒機會,就伸手撫著她的臉說:[咁耐以嚟,我都一樣係咁愛妳!]妙音心亂如麻,一直等著的說話終於真真實實傳到耳邊,再也忍不住了,吻下來豁出去!她主動去親吻志成,這一吻也是當年在北太極離別時未完成的初吻,兩人瘋狂地吻,像是要吃掉對方一樣,一發不可收拾!仿佛會跟上次一樣,痛別離!妙音和志成重遇以來,兩人總是曖昧,大家心靈上一直掙扎,慢慢也不再掩飾彼此愛意牽手和擁抱,還未算有太過分親熱,但這次真的心靈和肉體也出了軌!
甘梅回來剛好看見這一幕,劉備正在後邊。這不能給他看見,情急下就抱著劉備,有樣學樣吻向他。他從驚訝變至享受,兩人合上眼睛好好的吻,手上的水跌灑地上,不顧了!劉備和甘梅的初戀也正式開始!



這是一個非常精彩的場面,一對父女一對母子兩對初戀情人,兩個初吻,一個剛開始的初吻和一個未完成的初吻,情深的一吻!
明天小情侶駕車外出,到市集買消炎藥和食物,妙音亦早已幫他消毒和聯針線,藥是找到,對於如何穿越邊界也像有點頭緒,而妙音就一直留下陪他。
他身體越來越弱,失血過多,體溫也越來越低,妙音緊緊抱著他綿綿情話,用身體好好溫暖他。他還可以濟出滿足笑容,心中盡是溫暖,只可惜他身體還是越來越冷。他叮囑女兒要好好生活,這兩星期總算彼此了解,嘗到父女之情。劉備你要好好照顧他們,你們一定可以成功到達找到自由和幸福。
交待一切後,生命已快到盡頭!呼吸心跳轉慢,生命時鐘開始轉快。雙眼沒有焦點地凝望著空氣,這晚該是他的最後一晚!氣若遊絲的他到了明天清早,大家醒來時他身體已冰冷僵硬,他死了!
兩次逃亡也失敗,跟自由欠點緣份。在沒自由的國度,每一種感情最後也只會變成悲情!當初兩人純純的愛往往是最真摯最快樂。彼此同樣有投奔自由出走之心,同時也不敢向對方透露。他日重遇雖各有家庭兒女,也按不住抑壓的愛火,還燒得更快更旺,去到頂點了!就連生命也燃燒到盡頭,灰飛煙滅!







《自由與愛情,我的生命必須有此二者,為了愛情我可以犧牲我的生命,為了自由我可以犧牲我的愛情》



摘自---匈牙利诗人- 桑多爾佩托菲~(Sandor Petof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