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68

這時一個身穿黑色性感旗袍的女人走來,他是姑爺文的女人,洪門公會常任秘書、和英堂第二把交椅,也同時是一個絕色佳人。
標緻的五官,風韻迷人的綺麗面孔,嬌美白裏透紅的肌膚,一副婀娜多姿的胴體,曲線玲瓏豐滿得來不失優雅。迷人氣質、成熟中帶來點妖媚,獨特高貴的味道,散發出誘人野性美。儀態萬千女人味滿瀉,美艷不可方物!
她的美貌傾國傾城絕對迷倒所有男人!包括劉備!劉備歇力清醒過來,她樣子很像似曾相識,她是我今次任務要埋身的人物。千辛萬苦終於遇到妳,Elaine!劉備來了半年也見不到她,今次才第一次見這目標人物。她之所以少參與和英堂事務,源於洪門公會需要一個美貌與智慧並重的女人去主持會務,以減少各大佬之間的戾氣。她高票當選,由於要避嫌,免得人覺得跟和英堂有利益輸送和衝突,所以他盡量少參與和英堂會務。
他要等機會,侍公會交代完正事後,大家也開懷暢飲。幾乎所人都醉倒,劉備刻意想姑爺文醉,他召來手下先送他回家。眾人慢慢散席,劉備故意留後,今次場務是和英堂安排,待Elaine打點一切後,他需要和他打開話題故意在轉角等,兩人碰上了,劉備禮貌微笑,Elaine禮貌點頭一笑,好迷人!他沒有說話,手指指做了一個不懂怎樣離開的手勢,她行前教他怎樣找出路。他用手兜着耳朵裝作聽不見,Elaine行前去解釋。劉備心跳加速,Elaine啊!妳不知道,我為了見你付出了太多太多!
人在江湖,世事難料!不知這一次後,還有沒有機會再見,自己喝多了,人又更加大膽,惡向膽邊生。
他突然一手捉著她玉手,火一般的灼熱眼光,狠狠地望著她,輸與贏就看這一秒。他必須瞬間迷倒這女人,她不接受,代價是他男人要我付上性命。她身體一震,微微張開兩片誘人朱唇,有點不知所措。他手一拉過來,把她纖幼腰肢一抱入懷,她並沒有反抗或推開只有點抖震。他的唇快速向她吻下去,吻得她全身酥軟,兩唇相接大家感覺有如觸了電。三秒後她用額頭頂著他額頭,她要冷靜一下!
只有自信心爆棚的男人才敢這樣做,通常女性被男人強吻,蝕了給你,因為他不是你的男人,止蝕倒不如就索性整整買下來,和他去發展感情,唯有跟著你成為你的人,因此可能火速成為伴侶。女人會喜歡這種被征服的感覺!重點是不要給時間女方思考,想太多隨時會拒絕你。男人繼續吻下去,可成!不過大前提起碼要對這男人有點好感,不然換來一記耳光或連串手尾。既然你不推開我,就讓我吻下去吧!初次邂逅情景有如荷里活的電影一樣。兩人緊緊的熱吻,最後彼此的生命也纏上了!
透一透氣,他依依不捨拖著她的手,她有點神不守舍急步離開,收拾細軟逃避。當正步出大廈,街上原本接她的司機未到。在不遠處有一部大包圍電單車在旁,是他!他用 手拍拍車尾坐墊,不理了!豁出去!就跑上電單車從後緊緊抱著他 ,不知和他要到哪裏?只知道天涯海角也想跟你去!很想了解這神秘男人。









P.169

風馳電掣來到最近的荃灣沙灘麗都灣,下車後四野無人,兩人用力地一邊吻一邊步下長長的樓梯。落到沙灘他們仿似沙漠中饑渴多時的人,彼此手佷不規矩愛撫和脱對方衣服。突然聽到一班年青男女從樓梯步下,她輕輕推開他。倆人呆呆望著,她轉身獨自行去沙灘灘頭,在海邊脫下旗袍只穿內衣褲游出去,他也勇敢脱掉在另一邊伴游。兩人在黑夜沙灘一頭一尾游泳,裝作不認識游上浮台。


浮台與沙灘距離遠,而且沒有燈。黑夜從岸上望根本難看不見,也沒有人會留意他們。兩人竟然即埸幹起來,浮台變成陽台就地正法,忘情的呼叫銷魂入骨。刺激得不能再刺激!要發生的事就讓它去自然發生吧!激情就如江河流向大海不可收拾。
事後兩人相擁著看着星星,整個過程他們原來沒有說過一句話!這種關係開始得太快太奇妙!比任何人一夜情發展得更快更激烈!
劉備:[Elaine姐!]

Elaine:[你好狂妾!]

劉備:[未見妳之前,我唔信一見鍾情!為咗你我不惜任何代價!]Elaine低著頭沉默不語,心頭亂跳,從沒有人對我這樣說話。

沉默一會後劉備說:[Elaine姐妳係唔係太極國人?]
Elaine用太極語說:[係!你點解會知?]


劉備:[我都係,之前開會見你講嘢有少少口音。如果我哋今晚係一個秘密,包括埋我嘅北太極國人身份。我阿媽來自清律市。]
Elaine聽完瞳孔放大,之後說:[我都係。]兩個人也很奇怪在這江湖竟然遇上老鄉。相望一剎那擦出愛火!大家也有默契吻起來。
Elaine這名字是來到香港後改的。一九七九年冬天,二十八歲的她一個早上乘搭飛機往南太極國鐵埔國際機場。她是北太極人偷渡到中國有一段日子,在北京國際機場用假名假護照上機。在機場時她只認識一個裝作不認識她的男人,護照是這名男響導,偷了一個年紀相若的女人,把原本的照片用剃刀取下再換上。她打扮得時尚穿了耳環盡可能裝成南太極人,不要被懷疑成北太極國難民。更怕北太極腔露出馬腳,盡量不要和人說話。登機是這旅程最危險的時刻,如果假護照被發現,最後有機會被送去北太極國集中營。幸好順利上機!終於到達鐵埔機場。穿過最後一道閘口,她的護照不可能騙過南太極人。同機的男人不可以讓官員發現這偷來的護照,一早在降落前收起,就消失在人群。
沒有身份證明,她只好在機場女廁打扮一下,看著鏡中的自己。深吸一口氣,走!南太極國的憲法規定,北太極人可取得南太極國公民身份權利,但要自行前往南太極國。她找了一個警衛,深深一鞠躬說:[我來自北太極國,我想尋求庇護!]對方嚇了一跳後:[妳哋有幾多人?]
[我只有一個人。]就進了辦公室,跟著國家情報院探員到達問話,往後就住在脫北者宿舍,持續一個月問話,主要查你是否間諜。再用一個月在學校學如何步入正常社會生活,對於文化和經濟凍結的北太極人,一切盡是神奇驚訝。







P.170

最後政府給了約普通打工仔 一年半工資援助金,往後就要找工作自力更生。很快就有當初幫她逃亡的蛇頭來追債,收回協助逃亡費用。餘下的錢找了一個接頭人,去幫她到中國接一位親人過來,可惜錢不夠。她在餐廳和殯儀館工作,日做十六小時還是不足夠支付。有人介紹美麗的她到舞廳工作,想盡快接親人來,又沒有一技之長無奈下,決定下海!


這是一間高級場所,每位小姐也要經過儀態訓練,學英文、唱歌和跳舞等。幫客人倒酒買賣弄風騷或者出街有下文,要的就是從客人身上榨取金錢。今天迎接第一個客人,她抹乾眼淚就去,第一個客人並不如想像般粗魯醜陋,而且長得帥,人也風度翩翩出手闊綽。他是到南太極國旅行的遊客,香港的江湖人姑爺文,這個人改變了她後半生。
吃女人飯的人,對女人總有一手,當初她還愁眉苦臉,也可逗得依人開懷大笑,走的時候她有點依依不捨。她用手捉著他,眼神楚楚可憐:[帶我走!]這眼神這一刻,令情場老手的心如大海沉船一進入底,帶!一定帶!不過是帶上酒店。姑爺文完事後,企圖令自己清醒,想放下金錢就走。
Elaine醒來說:[我係北太極國人,我冇朋友。你信又好唔信又好,我係第一次出嚟做,你係我第一個客。你收返啲錢我哋做個朋友。]姑爺文呆了!神秘又美麗的鐵幕來客,出自封閉國家,的確好奇吸引。要走又捨不得,坐下談起來就停不了。
Elaine道出身世始末,姑爺文認為去中國的中介人已騙了她錢,而且想出錢和她贖身。但只用女人錢的他怎可能呢?第一次出嚟做,這鬼話可以騙誰?
Elaine見他猶豫,把握最後機會:[文哥!你今日救我,我以後就係你。]他抗拒不了!喜不喜歡她是一回事,以她質素拿去自己的夜總會當小姐,肯定滿堂紅,除笨有精。好吧!就當夜總會小姐借糧,將來何止十倍奉還,就拿了錢和她贖身。再找當地的幫會朋友,尋找那騙財中間人下落,原來真的收錢跑了。姑爺文捕獲後痛打一輪,要賠錢和跪在Elaine面前認錯求放過。Elaine感受到擁有權勢的男人厲害。姑爺文再幫她找當地幫會的人查她親人下落,答案是已被捉死於集中營。Elaine傷心痛哭,他總會在適當的時候為她安慰,萬念俱灰也要生活下去!她要找個靠山,辦個假結婚就跟他到香港。
自此Elaine就在香港夜總會幫他工作,是當經理不是當小姐。她長得太美麗,圍着她開屏的孔雀一直也沒減少,如果男人給錢就可以上,姑爺文不捨得啊!的確浪費她。今次他自己把持不住,可要做蝕本生意?不過Elaine要他喜出望外,她努力做好這份工,極速學會廣東話、香港文化甚至乎夜場文化、幫會文化。他只需一個月就從觀察中學懂,說話玲瓏識時務而且大方得體,在黑夜中發亮的她,注定要吃這行偏門飯。
權力和金錢令她慢慢腐化,物質可以麻醉自己不幸。面前男人全被她迷倒,用盡方法和金錢想跟她上床。但越想就越得不到,令男人要生要死。Elaine堅守自己不作妓女的原則,她亦習慣成為萬人迷,只要 一舉手一投足也充滿誘惑滲出魅力,騷在骨子裏,久而久之形成個人氣質。作為得寵的女人,總會充實自己存在價值。醉生夢死的夜生活也可麻醉不快的過去,有時喝多了,只要不太過份,也不介意男人的攬攬抱抱。
姑爺文幫她一次,以後在香港總要她還足一世,他的女人生意就是這樣來。Elaine令夜總會生意額急升,但同時原來自己越來越喜歡她,不能自拔。見她被男人抱著肯定不爽,於是召她來當自己私人秘書。她聰明能幹,極速學會,舉一反三。姑爺文為了她,為了能和這個情婦光明正大,姑爺文就計劃和妻子離婚。









P.171

兩人發展感情,但甜蜜期一過,姑爺文又回復風流本色,他對Elaine的感情充滿矛盾,初次見面是在夜總會,姑爺文不可能相信她真是第一次出來做,男人要揀老婆也總愛玉潔冰清。加上他心中永不想結婚被女人綁死,他靠女人吃飯,怎麼會進入戀愛憤墓,這些心結令他沒有再出力和她發展感情。
Elaine為了留住這男人,每次也悉心打扮去誘惑他,為戀情保鮮。有想過跟他結婚,但總認為他太不可靠,他是永不會被約束。
她工作表現出色,社團的業務和犯罪紀錄,她已經知得太多。她擁有自己的班底,己跟和英堂不可分割,成了江湖大家姐。
劉備能夠聽得那麼多,最大原因是他鄉遇故知,當初情報員以為她是南太極國人。而且劉備先講他在北太極國集中營的經歷,用了半真半隱藏的說話,自然沒提同伴的名字免被追查出身份,來說他的真故事。

最有效的調情不是撫摸身軀,而是觸動情感。
人的相處和照鏡沒兩樣,你不作聲人家也自然會嚴肅起來。君子坦蕩蕩,別人也不介意打開心扉,彼此便開始建立交情。什麼也收埋自己,誰人有興趣跟你交朋友。當然心中秘密向誰人傾訴,也先看對方人品。小人總愛自作聰明,過份防人之心,心中永沒有真正朋友,每一個人也是競爭對手。小人認為底牌死也不讓你看見為之高明,你向他訴心聲,他們會認為你自揭底牌太天真,只覺得你愚昧,隨時更被人揸住痛腳。所以君子的坦蕩面對小人就用不上。
兩個人躺在浮台上看星星,環境浪漫醉人,劉備自己也有點心癢癢:[Elaine姐,點解你肯同我…]
Elaine:[你的確好吸引,或者大家都情難自控。你考試嗰日我都有睇,你未留意到我啫,呢啲阿文係做唔到。其實我對阿文都好心淡,上年木猜將軍秘密嚟香港玩,我同阿文招呼佢落夜總會。但係木猜淨係鍾意我,係咁對我又攬又錫。佢仲問阿文介唔介意?佢點敢講,唯有懶大方話夫妻如衣服,我一怒之下就真係同木猜搞,陪咗佢一個星期,佢仲話想帶我返去做山寨夫人,自此阿文以後就唔敢再提起。]美麗女人其實好危險,這種危險會成為一種負累,隨時桃花劫甚至飛來橫禍,遇上何人得要看你造化。
面前這女人雖然隨便,但總對她由憐生愛。
劉備:[我都唔知點解,我第一見到你,就好想錫你!我控制唔到自己。]說話倒是真心。
Elaine:[我都係!]兩人又再激吻一輪, 一撻即著再來一次。笑笑談談差不多天光,游上岸開車戴她回家。到步後她問:[你老老實實同我講,你到底幾多歲?]
劉備:[Elaine姐我唔想呃你,我今年二十一歲。]


Elaine一臉驚訝!很生氣一巴掌摑他:[你知唔知我做得你阿媽,我今年三十九,我大你十八年。我真係有啲後悔!你咁夠膽!連你大佬嘅女人都夠膽搞!]
劉備:[為咗你!幾大嘅膽我都敢,我哋出得嚟行本身就沒有明天!]Kenny的確好吸引,膽大妄為浪子個性敢愛敢做!就算妳如何日理萬機,身經百戰,愛情要來便來,無堅不摧!女人就是這樣子,口說一套,面對愛情來的時候,卻做另一套。她們說什麼,也是徒然。Elaine也不理大街大巷,再次吻別他就頭也不回就走。沒有明天的浪子,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女人總喜歡愛刺激愛挑戰!
兩人各自回家休息,剛才在街上的吻別,已經被人秘密偷拍照片。八小時後姑爺文召Kenny回公司開會,劉備嚇得個心離一離,他不會已被識穿私情吧!劉備駕一部藍色跑車到辦公室。Elaine已在場,她穿了一件黑色背心裙,外面披上白色薄西裝,一副女強人模樣,她穿什麼也很好看。Elaine狡猾地向Kenny一笑,彼此默契心照不宣,從他她的笑容相信私情還未揭穿,大家裝作不認識真刺激。
文:[我尋晚飲大咗,想搵你幫手頂,你個死仔唔知去咗邊?]
劉備:[我都大大哋。]
文:[係呀!尋日班大哥好滿意你表現,我哋批貨賺大錢,好多謝你幫公會搵到咁多錢。你重新打通呢條水,以後有咩冒險嘢我叫啲大陸仔搞得啦。你知唔知呀?你係我哋和英堂王牌嚟㗎啦,錫身啲得啦。入咗嚟半年大部份生意你都咁快熟晒,後生可畏能者多勞,我過幾年可能交晒啲嘢畀你,之後分返份數畀我得啦,遲啲我都諗住退休,享受人生,後生仔到你捱下啦。而家出面吹緊話黑道四大天王係曹生、孫堅、張飛同你四個年青人呀!]







P.172



劉備:[四大天王?係咩?文哥呀!你嘅好意多謝先!但係我會唔會新咗啲,同埋話晒旦哥都係我拜門大佬,爬佢頭佢服㗎啦?]
文:[咸旦份人好易話為,你做啲生意仲好過以前,佢個人最緊要係搵到。佢冇乜抱負咋,佢做呢行都係為搵錢嘅啫。你唔做佢先至唔高興呀!係呀!仲有,我尋日掛住做嘢。我都未介紹,我女人兼秘書Elaine。]跟著一手捉著她一抱入懷就坐上他的大腿上。他一手按她頭就吻向她唇,似想向劉備宣示主權。Elaine起初有點尷尬,打開眼睛看著Kenny。劉備感到很不自在,他用情緒儘量壓抑著,確實有點醋意,八小時前你還跟我好。他妒忌!看來喜歡了她。心裏難過別過臉,Elaine反而開始覺得很興奮,她得戚地看著呷醋的他,一邊笑著表情狡猾,更加越吻越投入。
劉備:[文哥,我都係出去做嘢先,唔阻你。]
文:[哎!唔好,我都未同你傾完嘢。]跟著Elaine坐著他腿上依偎著他膊頭。他一邊拖住她的手一邊又很正經地交待公事。劉備左耳入右耳出,心想快點說完,放我走吧!跟住他叫Elaine去找文件,就問Kenny:[你覺得佢點?]
劉備:[Elaine姐好靚,你哋好襯。佢一定好幫到手。]
文:[细佬!你諗都唔好諗呀?雖然你哋都係太極國人。仲有,佢做得你阿媽。]
散會後劉備落漠地駕車離開,鳴…一口悶氣呀!駕着他的藍色保時捷911駛出街口,突然一架紅色林寶堅尼跑車駛來攔腰截住,是Elaine!她口含香煙,挑釁的眼神一笑,似在嘲笑你這無能傻仔,完全被我玩弄於股掌中!
劉備有點火就腳踏油門去!八婆!要跟妳拼一拼,這就對!她就要撩他鬥一鬥。兩人不斷加速,逢車過車。由旺角上三號幹線直駛屯門公路入去往龍鼓灘方向,時速超過二百公里。Elaine駕駛技術非常了得,屬於賽車手水平,完勝劉備之上,由頭到尾劉備也未曾爬頭只能尾隨。到達沙灘目的地,原本已經人小的閒日,偏僻的龍鼓灘更添寂靜,空無一人,兩車在沙灘前的停車場停低。
她淡定下車,倚在車旁淺笑,輕咬手指, 一對眼眸極具攝拍勾魂魔力,人倚在車旁不經意露出葫蘆身型,好美的曲線,難以招架的小辣椒騷味十足真誘人!她優雅地以貓步步前,打開他車門。面對面一腿跨過直接騎在他身上,扭動蛇腰動作撩人,再一手拉低綺背,他慢慢躺下,叫他心跳加速、血脈沸騰手心冒汗。一雙妖媚眼神散發出妖艷之氣,露出飢渴表情,他正想吻她,她的唇偏要避開。玉手溫柔地撫著他胸膛:[你嬲呀?] 他已經說不出話。她向他耳朵用舌尖輕舔,在耳邊輕輕呼叫幾聲,哇!好要命的挑逗!銷魂至極!兩人一邊激吻,她一邊解開他的恤衫衫鈕,沿他頸、胸口至腹部慢慢吻下去,目不轉睛望著他,大大地刺激男人官能神經。跟著用口輕咬他的褲頭拉鏈慢慢拉下…兩人在車上翻雲覆雨。

面對這個風韻猶存,美艷如蛇蠍的女子,就算唐三藏都變西門慶!男人根本無力抵抗!
兩人在車上綿綿情話,剛才劉備還很嬲怒她,現在卻春風滿面純如綿羊,徹底被Elaine姐食滑,賽果合理。玩游戲?小朋友有排你學呀!直至夜晚她電話響起,姑爺文找她晚飯,就開車走了!幸好她走了,劉備收到一個令他緊張的來電,他就約對方到麗都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