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14

在機裏有兩枚燒焦屍體,一個在直升機駕駛室,而獵鷹突擊隊先送鄧大人回安全屋,突擊隊再送劉關張三人上車到醫院。三人只輕傷,他們三人同時有一個要求,就是先去看看剛才幼稚園墮樓的小朋友。
三英去到醫院,看見小女孩剛剛逝世,場面傷感,家屬收到消息,有人大喊有人大叫:[就係呢三個害人精搞搞震,累死我個女!]跟著有家屬執起地上垃圾桶。用垃圾掟向三人:[你三個正一害人精!]垃圾桶的食物殘渣把三人掟得滿面是垃圾,三個人慚愧的垂下頭來,現場氣氛充斥傷感!就連他們三個也忍不住流淚,到底自己是不是做錯?害了這小朋友寶貴性命?孩子是最無辜的,真懷疑自己的所謂正義是不是做錯?我們三個都是害人精,有家屬甚至乎去掌摑他們,他們也打不還手罵不還口。
樂賓和警察見勢色不對,上前保護三人。家屬情緒激動,樂賓過去幫他解圍,警察護送三人離開。剛出去不久,當三人情緒最低落防範最鬆懈時,關羽被樂賓乘人之危用鎗指着:[小羽哥對唔住,你係逃犯我要拉你!] 劉備和關張飛同一時間被多支鎗指住,跟住每人被左右六個健碩警員按着手臂捉住,馬上扣上手銬。
劉備:[而家咩事先?唔好亂嚟呀? 唔係以怨報德呀?]
張飛:[有冇搞撚錯?恩將仇報!你哋有冇人性㗎?]
關羽:[阿賓!你只要放過我兩個兄弟,我做咩都得,我跟你走!]剛說完三英在手臂打上一支迷暈針。三人激動不了多久,才一分鐘他們就暈倒,警察馬上扶上。
一天後劉備和張飛被關上一個囚室,而關羽就被關上另一層的囚室,樂賓隔著鐵欄去看情緒激動的劉張二人。
劉備:[有事慢慢講,有咩講清楚好喎,而家點先?]


樂賓:[放心!我哋嘅目標唔係你兩個。]
張飛:[如果關羽有乜冬瓜豆腐,我哋咩都做得出,一係你有種嘅殺埋我哋!]經過一輪約十分鐘的對話後,樂賓離開。而關羽的生死,就在乎領導的最後決定!
殺人如麻的雄鷹俠,雖然目的是殺奸邪,劫富濟貧。甚至令嚴重罪案率降至零。可是國有國法,家有家規,他非法殺人就等於謀殺,三百多條人命總不能就此算數。就算法律管不到也要維持法律的精神,不容許有太多例外,要不然人人效法世界大亂。不管你什麼偉大志向,替天行道儆惡懲奸,殺人就是殺人!只有軍人打仗和警察在執行職務時遇上反抗,才能合法殺人,任何人也不例外。縱使關羽救領導平亂黨的確有萬千功勞,但救人歸救人,應得獎賞,殺人要填命,應判死刑!
他的兩個朋友,因為救領導而殺人。原則上在法律屬於市民拘捕權,就是當你遇上罪案而用適當武力去制服罪犯,再交給警方。照道理如果對方有鎗,在迫於無奈下必有死傷,亦可歸納為合法殺人,因此更應記一大功。
關羽的生死只有領導人決定,領導已經想了一天,也未得到答案。有關關羽的生死問題,必須清楚徹底去決定。因為決定他生死是一個大國領導,一個智慧沒法估計的老人,以前他對每一個難題都可輕易作出決定,但今次他判決的事,是自己最重視的人,是一位傑出的國寶兼軍人關羽,沒有他也許自己已經丟了性命,那能夠安坐地在想事情?殺他等於恩將仇報。可惜他暴露了身份,如果殺人如麻的雄鷹俠也輕易放過,這會影響大國聲譽,國有國法家有家規,這是萬萬不能發生。鄧大人想了又想,他拿了一把手鎗在手把玩,他有了決定!就算他捨身救己也不能倖免。關羽!我欠你的來生再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