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16

關羽中鎗後,他感覺自己的靈魂飄起,看到自己的軀體,頭在流血。樂賓過來看看屍體,檢查關羽呼吸,再看看那鎗管,跟著不知怎的打了那劊子手一巴掌。回去跟鄧大人耳語,之後樂賓陪同鄧大人過去,看看關羽。
鄧大人:[關羽的確係大才,死咗太可惜。其實我最想搵嘅接班人唔係任何人,而係佢!不過係佢學成二十年之後嘅佢,到時我應該都唔喺度。我都老,佢當初祇要肯做,我會安排一切,但以佢性格喺官場都幾吃虧。
關羽這傢伙!離開北京後都唔知去邊度識埋啲壞朋友,竟然夠膽用鎗指住老子!激到你阿爺我呀!不過我都好多謝佢哋三個。佢兩個朋友根據資料,係香港黑社會頭子。我唔理黑貓定白貓,捉到老鼠就係好貓,黑社會都有愛國嘅。就嚟去到九七,我哋就快接管返香港,個社會一定好亂,更加要管理好社團,等回歸可以平穩度過,咁就唔可以畀幫會各據山頭。為咗香港安定繁榮就要好好管理幫會,唔可以畀佢哋做太過份嘅事。佢哋唔需要問題,唔需要反駁,只要接受國家嘅命令就去做,我唔要聽到其他聲音,我只需要一把聲音!]
鄧大人莫名其妙地對死屍說話,說畢樂賓就陪同他離開。原來當日與君一席話鄧大人對關羽說:[不如我個位由你嚟坐呀?!]他是說真的,只是關羽誤會了。
圍觀的人也被安排散去,唯獨是劉備和張飛還在等,不知等什麼?關羽的靈魂聽完那段說話後,還未見有牛頭馬面來接他,他掛念小靜,到底幾時可以在陰間重聚?他想起和小靜的生活片段,想起一首熱血沸騰,屬於他們的歌曲< I Will Survive>,我要活下去!想起那首歌後,他好像回到自己本來的軀殼裏。

生命就像空中白色羽毛,或迎風博擊,或隨風飄蕩,或翱翔藍天,或墜入深淵。多年前小羽在黑暗中帶來曙光,天空海闊任飛翔,從未墜落,多年後的今天要落地了,血把他染紅,生命會因此終結?未必!只要相信便能看見,待風再起時,就會得到重生。風令地上羽毛再被吹起,翩翩起舞充滿生機,他重新出發,再度展翅飛翔,我要高飛!
在廣東的另一邊珠江有一漁船,一個已經失憶的美少女,幫一對慈祥的老漁民夫婦工作已經大半年,她這天縫紉被針頭刺傷手指流血。同一時間收音機傳來這首老英文歌< I Will Survive>,她好像刺激起一些往事,我要活下去!


打完靶後,除了劉備和張飛所有觀眾已經散去,守候在旁的醫生正常會馬上上去要器官,當然是必先無人認領的屍體。但奇怪今次他過來觀看關羽的呼吸脈搏,檢查他頭部的傷口,幫他止血縫針和消毒。為什麼要和死屍治療?跟著就散去。在埸的武警也呼喚工作人員出去,最後武警也慢慢散去,慢慢所有人也離開,所有工作人員好像當關羽透明,沒有處理屍體。劉備和張飛也沒有被人勸退和阻攔,他倆依然在等。一切也很詭異,直至在刑場只有劉關張三人。之前有一個鐵欄圍著觀看的市民,當所有人離開,劉備和張飛也爬進去看看關羽,將他的屍體扶起。
奇怪的事發生了!關羽竟然打開眼睛,看見兩位好兄弟幫他解開後面的繩結。他手指頭會動,他復活了!到底是什麼回事?我不是已經死去嗎?這裏是地獄?頭好痛!我恢復人類應有的感覺,望著劉備和張飛,向我微笑和送上擁抱。到底是什麼回事?好像很難說話,自己手動一動輕撫傷口。看見有點血在手指上,我生存了!我肯定自己還是活著,我再活下去!

他們把我扶起身,張飛拿了一個手提袋給我,我打開入面一看,是我本來的衣服,避彈衣也在,這裏還有我的老拍檔青龍偃月刀也在,裏面有本銀行存摺,存款仍在,和一張到香港的單程證,出生日期一樣就是沒有了中國公民身份證。去香港的單程證和存摺的名字不是叫作關羽,名字是(關雲長)!









P.217

義薄雲天,浩氣長存!關雲長這個名字是鄧大人主席起的,作為送給他的最後禮物。

在前方遠處有一部私家車響按一下,我和劉備張飛上了車,司機一言不發。車很快駛出高速公路,收音機響起新聞報導,是雄鷹俠關羽已被鎗決的消息。而他的骨灰將會由他唯一親屬弟弟關雲長從香港過來領取骨灰,關雲長祖籍山西,早年申請單程證移民到香港。關羽明白了!我是關雲長!關羽已經死去,在地球上消失。從此世界再沒有關羽這個人,我以後就是關雲長。我會好好記住!這是國家賜給我的新名字,新生命,我的第二人生,重頭做起,重新做人!
究竟是什麼回事?其實鎗決是真的,鎗也是真,彈殼裹的火藥也是真,劊子手也是真,但沒有子彈。人的確殺了,鎗也開了,只是死不了,往後誰管了?但之所以會令關羽受傷流血,因鎗管不小心入了沙粒,當火藥令沙柆彈出,近距離也足以致命!幸好只擦傷頭皮,關羽只是輕傷暈倒。被火藥引爆的空氣重擊,使他暈過去時剛巧有一種瀕死的靈魂出竅感覺。
鄧大人向屍體說話就是暗示關雲長的新任務,其他國家政府用死囚換掉身份再去將功贖罪,也不算是新鮮事,但肯定是一件國家機密事。
鄧大人原來多年前在孤兒院,已經看中樂賓,收他為義子培訓他,但他最喜歡的是後來的關羽,關羽有作為國寶運動員的條件。鄧大人刻意與他保持距離,不想他因為自己得寵而放棄努力,反而鄧大人和樂賓交心得多,樂賓是鄧大人培育的班子,大家的交情都有默契守口如瓶,有一天用得著的時候,就是領導的秘密武器。樂賓帶領的獵鷹突擊隊,本身亦是他今次政變的救援後著。
後來樂賓和關羽在特種部隊認識,關羽要離開北京,鄧大人暗中派樂賓去好好看著他,定期向鄧大人匯報,樂賓也曾向主席暗示過雄鷹俠這回事,鄧大人沒有表態,只說:[你認為啱嘅你就去做。]於是乎樂賓暗地裏會放下罪犯的名冊,當罪犯被雄鷹俠殺死後,他會搜習現場,充公罪犯財物用作慈善。而且樂賓南下的一個重要原因,是派他去觀察張角這個人。


有些國家位高權重的主席,在每個特種部隊也有他的親信潛伏在內。所以鄧大人在幼稚園,他一感受到威脅,他的褲袋有一個像車匙的搖控按扭,只要一按,他們一早已經潛伏在附近,忠心於他的特種兵就會過來救援。所以鄧大人在拖延時間,等待樂賓大隊上來迎救他。三英的前來就是意料之外,劉備給鄧大人的記憶体,是唐周的犯罪證據,但當時的情況已經不再重要。
當天樂賓就和被軟禁的劉備張飛談判,說出鄧大人的計劃,樂賓也相當醒目,一早向劉張二人解釋,否則張飛這種什麼都做得出的個性,可能已經召集最佳陣容上來劫獄。
這事件後半年,國家在廣州最大的綜合性公園越秀公園,為劉關張三人樹立銅像。紀念三英冒死救領導平亂黨 的英勇事蹟,鄧大人親題字(劉關張三英國家英雄紀念碑)令後世人津津樂道,英雄氣概浩氣長存!
還有鄧大人為了報恩,曾邀請劉備和張飛到廣東當大官,但被劉張婉拒,他們只希望用這人情來换關羽平安。他倆的回應是鄧大人一早預計到,人情已經還給你,你自己不要就白不要。對於關羽的下場樂賓並沒有明確承諾,只暗示要放過關羽你們最好合作,他要的條件就是要你們統一香港江湖,往後做事不能太過份。他只希望回歸後香港幫會可以統一,以後只有一把聲音,這個理念其實和劉備和張飛的想法也不謀而合,而且還可以有機會救回關羽。
樂賓雖然是鄧大人的潛伏親信,但他和關羽的兄弟情絕對真實。那次懸崖的婚禮,樂賓急得哭起來!因為他知道救不了關羽。但今次他要行刑偏偏沒有流淚,反而劊子手就淚流滿面,因為由頭到尾也是一場戲,這場戲是由他和鄧大人費力去編劇的。
關羽最後的一關就是看他的態度,只要他在短片中認錯,就決定他有生存的權力。如果關羽拒絕,鄧大人可能會痛下殺手!
世事不一定只有黑與白,世界也不止只有對和錯的邏輯。如果要在正確和善良之間選擇,選善良!其實有些時候法律都不外乎人情,真正辦事的人不會為了規矩而去規矩,應該憑良心去做事,或許有時人治甚至比法治更好,不過重點是由那個人去治!
在車上沿途大家和司機都沉默沒有作聲,大家只打開窗不斷抽煙。車速很快不多久已載他們到了深圳,司機由頭到尾也好像獨自駕駛空載車。由廣州駕車致深圳,全程未發一言,彷彿什麼人和事也聽不到,看不見尤如沒有發生過。當然啦,他載的其中一位乘客,在中國根本就不存在。到深圳落車後,張飛還十分搞笑抵死,用手向司機眼前左右揚手,司機眼神依然,只要導演還未嗌Cut,也一樣要做下去,專業!









P.218

司機開車離開,關雲長三人去到深圳邊界交通樓對開空地,他戴起帽子免引人注目,好美的天色,關雲長說出他生命中第一句說話:[海闊天空!]
張飛:[關雲長,不如我哋去游水囉!]
關雲長:[好呀!]還有什麼好怕,要死剛才也已經死了!國家並沒有給我回鄉證,一個已死的人,不應再踏足中國以免尷尬。那麼這次一別,應該很難有機會再回中國,感受一下海洋,洗滌心靈是一件美妙的事。
劉備:[咁陣間游完水,我想去睇下我阿媽。]
張飛:[咁伯母住喺深圳邊度呀?]
劉備:[桃園!]
於是張飛致電在深圳的手下 ,十分鐘就有一架私家車到來,張飛拿起關雲長的青龍偃月刀用布包起,給他的手下叫他走私回香港。這傢伙是不能過海關的,給了他幾千元喝茶並說:[過幾日還返部車畀你!]跟住張飛就駕車去深圳小梅沙游泳,大家沿途沉默,他們各自想起這半生人的故事,今天起大家有如死過翻生,從頭來過。

還是張飛打破沉默,他忽然興起唱歌,他的歌聲向來蒼涼有勁。歌王張飛動人歌聲令劉備和關雲長一起自然投入去唱:[今天我,寒夜裏看雪飄過,懷著冷卻了的心漂遠方…











摘自 Beyond《海闊天空》




“ 今天我,寒夜裡看雪飄過,懷著冷卻了的心窩漂遠方,風雨裏追趕,霧裡分不清影蹤,天空海闊你與我,可會變(誰沒在變),多少次,迎著冷眼與嘲笑,從沒有放棄過心中的理想,一剎那恍惚,若有所失的感覺,不知不覺已變淡,心裡愛(誰明白我),原諒我這一生不羈放縱愛自由
,也會怕有一天會跌倒,背棄了理想,誰人都可以,那會怕有一天只你共我,仍然自由自我,永遠高唱我歌走遍千里,原諒我這一生不羈放縱愛自由,也會怕有一天會跌倒
,背棄了理想,誰人都可以,那會怕有一天只你共我,背棄了理想,誰人都可以,那會怕有一天只你共我 ”





















有張飛在此,氣氛永遠都好一點。
張飛:[返到香港,不如我哋劉關張整返隊Band玩吓囉?]
劉備:[好呀!我都有玩下結他㗎。]
關羽:[冇問題呀!我打開戰鼓,應該去打鼓都唔難嘅,就咁決定啦!]
劉備:[重有呀!統一江湖喎!阿飛你點睇呀?]
張飛:[點睇!用眼睇囉!統一江湖本身就係我的志願啦,我細個讀書嗰陣時寫我的志願,已經話明要統一江湖,咁就畀人踢咗出校喇,幾轟烈呀!不過就搞到我冇晒前途。]
劉備:[你有撚前途咩?其實我成日覺得你條鳩噏始祖講嘢好有自己一套語言,你喺邊(樹)讀書呀? 你讀嗰間學校係咪用粗口嚟教書㗎?]
張飛:[Hey man!what 柒 you say? 我係推廣緊廣東粗口文化啫,要講粗口講得流利好聽都唔係咁容易,至於我啲英文同數學就喺鴨脷洲鄉里度學嘅。]張飛點起香煙淡淡然地說:[話時話統一江湖,不如我哋兩瓣統一咗先啦。]劉備心想真的太好了,免得我費唇舌游說你。
的確張飛根本不需要結盟,他兩年前已經是九龍教父,九龍黑道已經一早由他作主,如日方中!張飛只是視兩人為兄弟有福同亨,他重情義氣多於金錢權力。而且和劉備結盟就算他臥底身份被揭穿,也可以保護他。
劉備:[阿飛你撈到咁掂,都唔同我計,你大方我都唔小氣,我哋漢朝集團都可以畀到好多嘢你哋做,我而家都仲有個職位喺度。]
張飛:[咁又唔拘呀,有啲乜嘢生意益我先?]
劉備:[咁樣樣呀?不如咁呀!就簡單啲先,我哋漢朝每日都有好多廢紙去做環保。而家嗰啲嘢不如全部送畀你啲兄弟收啦,嗰度都幾係嘢㗎。其他生意就逐步逐步嚟。]
張飛:[嘩!唔計寫字樓,淨係超級市場同連鎖藥房啲紙皮箱,嗰度都唔得掂呀,多謝老細!我成棚人要養,你畀幾球死錢暗花我都冇乜用,我一定要有生錢番。真係冇諗過,自己冇科合格,就算入你哋漢朝做過小職員都未夠資格,依家可以外判到漢朝集團嘅嘢嚟做。你話真係識人好過識字,好運好過好波。以後你哋漢朝集團嘅事,就係我張飛嘅事。]
劉備:[你講得啱呀,碩士博士都不及人事。不過漢朝早排有條麻煩友Michael入咗嚟之後,成日喺度搞小圈子,暗中攪局,出面又搞社團,覺得佢有啲嘢囉。]
張飛:[嗰個咁嘅咪九曹,成日懶係淡淡定有錢淨咁,改個名都衰過人,劉備大哥你話要搞佢嘅,細佬我咪即刻做嘢囉。]
劉備:[咁佢又唔算好大動作,睇定啲先啦。但係呢個人唔簡單,佢唔似真係乖乖地打份工嗰種啫,呢個人好大野心,觀察下先啦。]
張飛:[以後我哋三兄弟有福同享,有禍同當。有啲乜要搞,就一齊搞好佢。其實我哋一早講好話如果阿關生陣間過到呢一關,真係唔死得,我哋三個就燒黃紙結拜做兄弟。]
關雲長:[燒黃紙?因住陣間燒錯咗張貼紙,當唔算數喎!]三人哈哈大笑!

劉備:[關雲長你個頭仲有傷口喎,你游海水唔驚食肉菌呀,兩三日就死人㗎啦!]

關雲長:[該死唔駛病,要死頭先死咗啦!我點會咁掃興呀?]
張飛:[話時話我哋返到去香港之後,起番個字頭,阿雲長兄,預埋你㗎啦。]
關雲長:[你兩個黑社會呀,搞嗰啲我唔曉喎!]
劉備:[放心啦!到時啲踩界嘢!唔會搵你搞㗎。最多如果要打交嘅,你咪幫下手囉。我哋打得嗰啲撚人,都一定抵打有餘。只要有我同阿飛嘅存在,我哋唔會畀我哋嘅下屬太過傷天害理,大家都係搵食啫,唔一定要作姦犯科。Be Water My Friend!黑社會只係個身份,最緊要睇你點樣做人啫。不過香港呢啲絕對法治地方,嗰啲咩嘢雄鷹俠就唔好搞啦!唔會再有人放過你呀。]
關雲長:[我都唔希望雄鷹俠要出動,大家心裏明白啦。]
張飛:[不過喺香港打下拳頭交呢,如果斷正追究响上嚟,太重手都可以坐監㗎。除非你有一張白卡,即係屬於有精神病又未去到要住青山精神病院嗰種嘅病人嘅身份證明,咁打完人最後多數唔會有事,我自己都想攞番張,一卡傍身。]
關雲長笑說:[咁應該要不斷咁覆診先得喎,但係嗰場戲難做,使唔使除咗對鞋扮講電話去見個醫生,咁樣入戲啲。]
劉備:[我睇你都幾有潛質喎!]三人哈哈大笑,
張飛:[香港啲人成日講英文呀,雲長你不如都改返個英文名呀!我就叫Pele,劉備就叫Kenny,不如你叫做Rocky啦,你咁鍾意打拳。]
關雲長:[都唔錯喎,史泰龍嗰套我都有睇過,個名幾好聽呀。]笑笑談談Kenny Lau ,Rocky Kwan ,Pele Cheung三個人,已經去到小梅沙沙灘。下午落水,早上打靶,行程緊湊。現在已經下午四時,由於冬天的關係,沙灘上沒多遊人。
那天怪怪的捲起巨浪,三個人換了短褲,行出去水深及腰,望著廣闊的海洋,海闊天空,人生只要你不斷的向前游,那懼任何風浪。
張飛:[不如我哋游去前面嗰島囉?]
劉備:[你講鬼故呀?乜你見到前面有個島咩?]
關雲長:[其實都冇話唔得嘅?地球圓㗎嘛,游吓游吓你始終會見到㗎。]
張飛:[Rocky哥,你幾時變得咁幽默㗎?]
關雲長:[跟得你哋多啫!]
劉備:[游過去對面個島喎?哈哈!阿飛,我都知你喪,唔知你咁撚喪!]
關雲長:[點樣喪?有幾喪?]
劉備:[頭髮又亂晒呀,鬚又唔剃成個乞兒咁啦。]
關雲長笑說:[乜嗰啲唔係叫生意失敗咩?]三人大笑。
張飛:[我哋就咁樣游,好似冇乜料到喎?不如…]
劉備:[你又點呀?你真係好撚多嘢㗎啫?] 張飛除去自己的短褲,瀟灑拋開,他要裸泳。劉備和關羽二話不說勇敢脱去,要脫就一齊痛痛快快脫光,一起面對!海突然有個小浪冲走小褲,(三條儍仔)急急抓回自己的短褲套上手臂綁緊,相當滑稽。
張飛這個沙灘裸泳活動,後來成了他們的九龍聯盟新社團,每逢有新大將加盟的必然迎新活動,入會儀式之一。不過每一次張飛帶領眾人浩浩蕩蕩要游出對面那個島,但每一次都失敗而回。
海面跟著有個奇怪的巨浪湧來,三人不斷的向前衝,大叫:[呀!呀……]
張飛:[嗱!大家游去前面嗰個島,邊個最先上岸,就可以手上揸住三條褲返去。一、二、七!]他二話不說就向前不斷游。
劉備和關羽大叫:[衰仔!偷步!]他們兩人緊隨其後,向前不斷不斷的游,不斷的游,衝浪男兒天不怕地不怕!海洋飄蕩洗滌心靈,快樂其實可以很簡單!
游了一個多小時後,天也快黑。張飛泳術固然最佳,但劉關二人也能夠緊隨其後未被放甩。
劉備大叫:[阿飛!算啦咪玩啦,天黑喇!]
張飛:[嗱!我唔知呀!暫停當投降。你兩個同我攞條褲過嚟!]劉備和關羽有默契地打個眼色,他們要合力搶走張飛的短褲。三人就追追逐逐地遊回去,回去屬於他們的地方 -- 江湖!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他們三個人經歷過人生高低跌宕,一生的驚人際遇其實只是剛剛開始。三兄弟一條心,關關難過關關過!

一個人能否成為英雄,並非取決於身份,只要你的行為合乎公義,任何人都可以是英雄,這才是英雄本色!





I Will Survive



大決戰篇<完結>




《三國江湖--全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