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百合的花語是心想事成、祝福,名叫Lily的都帶著此含意而活。 一生都渴望收花的Lily,終於在清明節第一次收到花,而這次收花也代表著她的新開始。 如果喜歡我的創作,歡迎上我fb page like and share https://www.facebook.com/may.is.a.little.bit.hot/?ref=bookmarks 你的支持是我的動力



花,對於女性來說,有一種莫名的魅力。

無論是孩提時代,還是青春少艾,抑或是成熟嫵媚,甚至是風燭殘年,無一個時間線的女性是不想收到花的,這與任何種族、國籍、文化背景、學歷無關,彷彿花就是為了女性而存在,沒有一個女性能對花產生抗體,要說是有的,只會是對送花者有抗體,而非花。

我,作為一個女性,當然不例外,我對花的渴望勝過任何人,而偏偏我生前卻從來未收過花,一朵也沒有。

每年生日、情人節,我也期待有人送花給我,但每年期望都總會落空,到後來我甚至連母親節、清明節、重陽節等所有可以和花扯上關連的節日,也期望哪怕有一個人會送花給我,可惜依然沒有。

我記得有一次和公司的三八團抱怨。



「我已經連續廿五年食白果喇,靚女收到花正常,死人收到花我都算,但係連隔離team個千年豬扮人都收到花,我真係唔知啲人係咪盲,好失敗啊!」

「傻喇Lily,你唔駛咁灰喎,個豬扮人都係自己買畀自己啫,邊有人送畀佢呀。」三八團團長Rose說。

「Lily,你唔係有條仔咩?一齊咗好耐,佢無送畀你咩?」三八團團員Violet問。

「唉,佢呢舊木頭,我明示暗示過n次,佢都係無行動,真係遲啲揾到個好嘅飛鬼咗佢,咁死蠢。」

「男人係咁死蠢嘅,無啲情趣,唔啱你都買返紮送畀自己囉,無人知嘅。」三八團團員Jasmine提議。



當然最後我無自己買花送給自己,因為我一直相信花要別人送才行。

在三年後,我二十八歲,和口中的木頭結婚,正式成為了宋太,然而我還是未收過一朵花。

小時候,我幻想過我的白馬王子會拿著一大束玫瑰花向我求婚,然後我們在滿佈花朵的教堂說愛的宣言,在眾花的懷抱中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但可能隨著年紀漸大,由自己小時候的幻想慢慢返回現實,同時身邊的朋友又陸續結婚,好事的親戚又催婚,社會風氣又令我覺得年紀漸長、選擇漸少,最後在半朵鮮花也沒有的情況下含淚答應,再含淚行禮,我猜木頭先生,即是我丈夫窮一生也不知我含淚原因。

婚禮也是一切從簡,畢竟木頭先生家境清貧,只在婚姻登記處簽字宣誓便完成,也只邀請了少數親朋戚友來觀禮,簽字後也只在附近的酒樓吃餐飯當喜宴,不要說花球,連婚紗也沒有,但這簡陋的婚禮卻是我第一次收到木頭先生送我的花──西蘭花,西蘭花炒蝦球的花,他挾給我的,如果這也算是花的話。

婚後我搬去和他一起住,兩口子省吃儉用,兩年後終於儲夠首期買樓,脫離公屋魔爪,木頭先生工作也轉趨順利,連番晉升,成為分區經理,我也辭工全心做家庭主婦,而我們也迎來首個的愛情結晶品。



懷胎十月絕不容易,口味的改變、情緒的波動、習性的不同、身材的發脹、身體的疼痛、行動的不便,各種加起上來如果只有我一人肯定支撐不到,幸好我身邊有體貼的先生、熱心的奶奶、愛我的父母,在他們的照顧和愛錫下,我的孕期總算過得不錯。

二零一九年二月十四日,我們的愛情結晶品出世了。在產房內,木頭先生一直陪伴著我,他天生憨厚戇直的臉容在這天展現出了我一生也未見過的豐富表情:緊張、擔心、著緊、喜悅、興奮、恐慌、激動、嚎哭。他表情豐富的臉孔是我最後記得的東西,亦是我忘記疼痛的最佳藥物,孩子生出來後,我終於聽到他說要送我花,我很開心,我終於等到了,我展露了微笑,或者這微笑不是我控制的,而是神經抽搐而造成,我眼角也流下了一滴淚,而木頭先生則伏在我身上哭著說一直以來辛苦我了。

產房外,奶奶和父母得知我為宋家添丁均歡喜雀躍,孩子的名在我生前已經改好了,叫宋一枝,他們也沒有異議。

產後七天,我終於出院回家,回到家便看到飯桌上多了一個小花瓶,花瓶插了一枝玫瑰花,我心知玫瑰花是送給我的,但既然不是他親手送我便不當收到了。

木頭先生在孩子出世後變得更加勤奮,以前從不加班的他,現在經常工作至夜深,有時甚至在公司過夜,對我不聞不問,但我也不能阻止,始終他是為了這個家,只能默默做他背後的女人,但看著他日漸消瘦憔悴我還是很替他擔心。而一枝則由奶奶代為照顧,畢竟她經驗更豐富,照顧得更好,而且她也想多點時間抱孫,所以我有時會去奶奶家和一枝玩,每次我逗得他騎騎大笑的時候,奶奶總會無視我走來參一腳擠開我,抱起他和他玩,這令我很沒趣。

老公不在,一枝也不在,只有我一人在家,但身為太太的職責還是要盡的,家務做好做妥,沒有地方可挑剔,不過長期被冷暴力對待令我很不是味兒,我唯一能傾訴的對象只有我父母。

俗語說女人在家是工人,在娘家是公主,有娘家的女兒像個寶。當我去到家門前,不知何故多了一個老公公擋著我的去路,怎樣也不讓我進門,無論我怎叫怎喊,父母也好像聽不到一樣。

老公不理我,奶奶不理我,連我親生父母都不理我,難道這就是「要仔唔要乸」?既然他們不理我,我走好了,去一個他們找不到我的地方生活。



於是我去到一個遠遠的山上,上面全部都是被無視的伙伴,原來世上不只我一個人被無視,和他們說說笑笑,日子過得很快,生活也開心起來,被無視的事慢慢拋諸腦後,偶然我還會去看一下一枝和老公,發現老公精神變好了,也長肉了,我也放下心頭大石。

二零一九年四月五日,這天山上突然熱鬧起來,人頭湧湧,源源不絕的人帶著不同物品來山上探望我的伙伴,過往被無視的大伙在這天變得被重視,大家也開心了,探望的人和被無視的人有笑有喊,場面異常感動,我也差點哭了。

淚眼汪汪的我被遠處而來的四大一小吸引住目光,待他們越行越近的時候,我的眼淚差點自己流下來,幸好我還能強忍住,行頭的正是木頭先生,他手執一束紅色玫瑰花,後面有我父母和抱著一枝的奶奶,他們原來還記得我!

木頭先生一臉愁容,疲態盡露,臉帶歉意走到我面前,我看得出他是來道歉求我回去的,還手拿著花要我原諒,一看到花我心便軟了。

「老婆,對唔住,你生完之後我一直用工作嚟麻醉自己,唔想去面對,不過我唔係有心,而係我唔識點去面對。」木頭先生哭著說。

「傻瓜。」我淚水終於決堤。

「我知你生前一直好想收花,我一直都知,我唔係無買,而係買咗一直唔敢送,我每年都有買,因為當時我能力只夠送一枝百合花而唔係玫瑰花,所以我唔敢送,驚你畀人笑。到你有咗一枝之後,我都終於有能力,本身諗住二月十四送一束畀你,點知都未得閒買你就入咗產房,我都未準備得切。」木頭先生繼續哭訴。



「唔緊要嘅,我明,我明!」我也哭成淚人。

「雖然係遲咗,到今日我先可以送到畀你,但都希望你接受,對唔住,希望你收咗佢,同埋原諒我呢個咁無用嘅老公。」之後他轉身抱著兒子到我面前,再說:「一枝,呢個就係你媽媽,以後記住嚟探多啲媽媽,你媽媽好叻好犀利嘅,你以後都要好似佢咁呀。」

在清明節這天,木頭先生把玫瑰花親手送給我,雖然我拿不到,而且我愛的是百合花,但我終於收到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