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道術屬大道,即不可言語。打開經書盡寫「參天地,同日月,契造化」。又是「返自然,還本我,修性命」。 當中道理隱現眼前,似有所得,亦無所得,玄之又玄。 中國的醫學,須心領神會。多以聯想、借代、比喻手法醫人。不論大病小病,都須以「藥引梧桐葉。醫者,意也。其時是秋天,而梧桐先知秋氣。其先百藥不投,今以秋氣動之,以氣感氣」的方式去醫人。 跌打的出現,如是者,道得以普及,脫離「天地相生,聚氣成形」的年代,



「道術」 與 「中醫」 俱跌打根本。道術屬大道,即不可言語。打開經書盡寫「參天地,同日月,契造化」。又是「返自然,還本我,修性命」。 當中道理隱現眼前,似有所得,亦無所得,玄之又玄。

比起中醫的「陰陽調和,五族平衡」,有道法之韻味。但自伏羲、神農、皇帝時期所著作的中醫經書,更加淺白,如取上天一星之氣,感孕成胎,演其大道的感覺,雖然是道,可是並非全道,境界上要次一級。

跌打是什麼? 是中醫裏分支出的骨傷科。一班習武眾,經常受傷,久病成醫,對於肢體關節及筋骨皮肉的認識非常透徹。於在黃飛鴻時代,開創跌打的黃金年代,跌打師傅對準力度與角度,患者「呀」大叫一聲後便康復了,可見跌打對關節錯位的修復、斷骨駁正等有獨到的技巧。

跌打有自己一套,有根骨可尋,瘀傷可視,藥方可言,道由「虛無」演化成筆墨能夠準確記載的「實在」, 使天下人都能受惠,只不過道可道,非常道,跌打為微小道也。

中國的醫學,須心領神會。多以聯想、借代、比喻手法醫人。不論大病小病,都須以「藥引梧桐葉。醫者,意也。其時是秋天,而梧桐先知秋氣。其先百藥不投,今以秋氣動之,以氣感氣」的方式去醫人,通通歸納為「陰陽契合」之至理,必須以意象先行,大道為骨架,此為局限。



跌打的出現,如是者,道得以普及,脫離「天地相生,聚氣成形」的年代,與西方看齊,告別虛幻,正式進入格物致知的醫學文化。因此在深水埗的街道上,突然見到少年時的同學,接手了一間跌打醫館,已知中國的微小道已有「接班人」,雖非大道,亦覺欣慰。

乾坤為鼎器,陰陽為堤防,水火為化機,五行為輔助,玄精為丹基的變化,一如牛頓曾經說過:「如果說我看得比別人更遠些,那是因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中國醫學經過千年的演變,有進也有退。繼承一間醫館,相等於左右中國醫術的進退,你可以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也可以成為另一位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