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一路都忙,冇時間寫嘢。曾經嘗試開始左長篇故仔,但係又冇繼續寫落去。依家的起心肝,寫一個小型故事同大家分享,希望你地喜歡。



「撳呢個掣,咁樣應該開咗啦。好啦開始啦!首先同大家講下你叫做乜嘢名。」
「我叫做Fanny Wong。」
「哎,咪住先。咪已經同你講咗件校服最上面兩粒鏤要剪咗佢嘅咩?你要俾啲鹹濕仔望到波罅先得㗎嘛!好,解開左,繼續。好啦,講下點解要你跪喺度拍片?」
「因為你要我⋯,我⋯⋯,啊!」
「教極都唔識⋯⋯」
「對唔住,我唔會㗎啦。」
「喊乜嘢喊,講完又唔記得,摑你一巴就喊,再嚟過。你跪喺度係因為你太淫賤,係唔係?」
「係,我記得啦。我跪喺度要話俾大家聽,我係一個好淫賤嘅女仔,要比大家睇到我會點樣比人哋懲罰。」
「好,首先講下我係邊個先。」
「你係我舅父。」


「咁樣點解我話你淫賤啊?」
「因為⋯⋯」
「蠢過隻豬,由嗰日講起先啦。嗰日你由學校返嚟,跟住呢?」
「嗰日我由學校返嚟,因為肚餓,諗住整啲嘢食先。爸爸仲未返屋企。點知到入廚房整麵嘅時候⋯」
「咪住先,講下嗰日着緊乜嘢衫」
「係,因為肚餓所以返到屋企未換衫,仲着緊校服,係夏季校裙,所以比較薄。」
「係咪好似着緊呢件咁樣啊?」
「冇錯。」
「真係正,你睇吓薄到成個bra現晒。面向鏡頭,俾大家睇吓有幾正?Perfect!搞到我都開始扯旗。好啦,講下下面條裙係點樣?」
「下面條裙,條裙比較短,應該係去到大髀一半。」


「點解咁短啊?學校批准嘅咩?」
「唔係,係自己改短。」
「點解呀?」
「因為⋯,因為自己淫賤,鍾意比男仔睇。」
「喊乜嘢喊,你都係講事實啫」
「好啦繼續講返嗰日。」
「我整緊麵,你突然之間從後面摸我pat pat。因為我唔知道你係屋企,嚇咗我一跳。」
「跟住呢?」
「我想反轉身推開你,不過俾你捉住膊頭,郁唔到。跟住你⋯」
「我乜嘢啊?你係咁喊,人哋點聽得明發生緊乜嘢事?」


「對唔住,跟住你伸隻手上去我個胸度⋯」
「係你個波度,男人講女人一定係話你個波,知唔知道?」
「知道。跟住你用手揸我對波」
「唔得啦,拉低我條拉鍊,攞我條嘢出嚟,同我chok。Oh, yes.大力啲,再快啲。好繼續,慢慢講,不過要繼續幫我chok。」
「你用手渣我對波,我同你講唔好,不過你用一隻手撳住我個口,唔俾我出聲。」
「好,講下你對波,有幾大呀?」
「我對波有36C。」
「仲有呢?手感如何?」
「好挺,好彈手,要用成隻手掌先可以揸晒。」
「俾人揸感覺如何?」
「我,我覺得好醜怪,好唔應該⋯」
「係咩?你唔係心底裏面覺得好興奮咩?」
「我⋯」
「做咩講嘢唔清唔楚,對住鏡頭講大聲啲。」
「我⋯,我心底裏面係有少少興奮。」
「不過又興奮又內疚,係唔係?」
「係,啊!唔好打啦!」
「唔摑你都唔得㗎你,叫咗你對住鏡頭講大聲啲。」
「對唔住!我其實俾你摸到好興奮!」
「真係淫賤得你,俾舅父摸都可以興奮。跟住點樣?」
「跟住我pat pat感覺到你扯旗,你用條野磨我後面。」
「超正,再chok快啲。繼續講。」
「你磨咗一陣就拉我頭髮,推我埋去張餐枱上面。你踢開我兩隻腳,就開始除褲。然後⋯」
「然後我就拉高你條裙,一野插入去你個閪裏面,係唔係?」
「係!啊!」
「都叫咗你要大聲啲,教極都唔聽。我拉高你條裙,跟住點樣?」
「你拉高我條裙之後就插入去我下面⋯,啊!唔好再打!啊!」
「打唔打係我決定,唔到你講,知唔知道?你下面你下面,嗰個係你個閪,教極都唔識。上面嗰個係你對波,下面嗰個係你個閪,清楚未?」
「清楚,清楚!」
「我拉高你條裙之後點樣?」
「你一野插入去我個閪裏面⋯」
「唔得,呢句太正,再講多次,隻手再chok快啲。」
「你一野插入去我個閪裏面⋯」
「再講!」
「你一野插入去我個閪裏面⋯」
「感覺如何?」
「好痛,真係好痛!」
「Oh, good. 就係鍾意咁樣。好,而家你用口幫我含,到我講。我一野插入去,特登大大力,痛到你阿媽都唔認得,係咁嗌唔好。我就覺得你好正好窄。不過估唔到你個淫妹喺咁嘅情況之下都可以濕。我大聲鬧你着條咁短嘅裙喺度勾引我,係唔係?」
「係,你話我勾引你,係我嘅錯。」
「攞埋對波出嚟夾我同埋用條脷。死淫妹,搞到我非強姦你不可。我每一次都將條野拉晒出嚟,再用盡全力隊番入去。你越係喊,越係嗌唔好,我越興奮。我差唔多,再快啲,記住用條脷。啊!啊!啊!我大大力隊入去,插死你,插死你!好,用返手,講你嘅感受。」
「我痛得好緊要,你完全冇理我嘅感受。我嗰陣時淨係同男朋友試過一次,根本就完全唔適應咁暴力,痛到我好似裂開咁樣。我用盡全力想推開你,不過你用身體嘅重量砸住我,令到我完全郁唔到。」
「再快啲,再快啲,點樣嗌發,再嗌嚟聽下。」
「啊啊啊啊啊!唔好啊!攞返出嚟啊!」
「好正,好正,就係咁樣。跟住呢?」
「跟住你越插越快,然後就⋯」
「咪住,跟住我講左乜嘢?」
「你話屌我咁樣嘅學生妹真係好正,要日日屌先得。」
「再講多次,隻手再郁快啲。」
「我咁樣嘅學生妹要日日屌先得。」
「Oh, yes. Oh, yes. Oh, yes. 跟住點樣?」
「跟住你就射晒入去我裏面。啊!」
「嘩!超級正!唔准抹左佢,用隻手指將啲精捽入去塊面啲皮膚裏面。每次我射完你都喊,其實咁樣我仲鍾意。好啦,咁鍾意喊就一路喊一路同大家講最後嘅說話。」
「我⋯,我想同大家講,依家一有機會舅父就要我一路同佢打飛機,一路復述返嗰日強姦我嘅過程。佢會覺得好刺激,亦都會好快可以射。你哋邊個亦都想咁樣玩,就可以留意條片最後我嘅聯絡資料。」
「嘩!睇吓你,幫我搞完,下面濕晒。同我攞個乒乓版過嚟。」
「知道。」
「死淫妹,諗起俾人強姦都仲可以濕,打死你!」
「啊!對唔住!」
「打死你!」
「唔好!」
「你呢啲咁嘅淫妺真係好正。好,而家同我跪喺角落頭,我批准你捽自己,同我諗翻起俾我強姦嘅每一個細節,下次同我復述我要更加仔細,記住唔可以高潮。」
「知道,我下次會做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