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學校的課室裏]

「你是在逗我吧?」

這是阿傑他聽到了我關於昨晚遇到了小海,並讓她住下來的故事後唯一的反應。

「我知道這個故事是很荒謬,但是我保證我並沒有在說謊!」阿傑看見我樣強烈的反應,反而是出奇地擔心我的精神健康。

「我不是說你的故事荒謬……」阿傑想了一會,正找著適用的詞語,「不過你的反應……每個人都不會無預無故地變得相信靈異和都市傳說……還有你的故事可充滿著無數的老梗……」



「……唉。」我無奈地嘆了口氣,望了望正在我右旁的椅子蹲坐著的小海,「呃……小海,你有沒有辦法向他證明你的存在?」

頭上的長直黑髮還是蓋住了整張臉的小海並沒有說話,只是搖了搖頭。

「這樣呀……那我應該怎麼——」我才說到一半,一道我十分熟悉的女聲忽然在身後響起。

「鳴心、志傑,你們今天怎麼早回到學校來的?」

阿傑看見了在我身後女聲的源頭,揮了揮手笑道:「早呀,嘉莉。」



話音剛落,我也轉過了頭來,向她微笑著打了個招呼。

「早呀,Catherine,」

在我身後的是一位一頭銀金色的卷髮,卻有著亞洲人面容的少女——劉嘉莉。

劉嘉莉,或是我比較喜歡叫她「Catherine」,是我和阿傑的同班同學和從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馬(而且是英中混血兒),不過她在五六年前就因為一些事而回到了在英國的父母身邊,一兩個月前才回來,剛好來了我班這兒作插班生。

嘉莉也笑了笑打了個招呼,原是打算坐在我右旁,小海正蹲坐著的椅子上,但她卻只是皺了皺眉頭,最後坐在了阿傑旁邊,表情也立刻變回剛才開朗的樣貌,「是了,你們剛才正在聊甚麼?」



我正打算開口,阿傑已經立刻搶先回答了嘉莉。

「都是都市傳說相關的東西啦,不過嗚心他剛才向我說他現在家裏正住著一隻可愛的幽靈,我想他應該是看漫畫看得太多了。」

嘉莉接收並處理了阿傑的話後,卻是又皺起了眉頭來,「……我想……鳴心他不是看漫畫看得太多。」

正當我、阿傑和小海三人(或是二人一鬼?)對嘉莉的言下之意疑惑著的時候,她忽然指著我右旁的椅子,正對著小海說道:「我看得見你的,幽靈妹妹。」

「嗯?」原本只是無聊和不敢面對我地垂下了頭,好像睡著了的小海一聽見嘉莉的話,一瞬間抬起了頭來,「你……能看見我?」

「我家父親那方從幾代前開始就已經是靈探,再加上母親那方也從曾祖母開始對鬼魂十分的敏感,所以我自小就可以看見幽靈和鬼魂了。」

如果不是那頭長直髮蓋住她的面容的話,她現在一定是雙眼彷彿發出了閃光,露出笑容道:「原來還有人會看見我的,好耶!!!!」

嘉莉看見小海這麼可愛的反應,掩著嘴巴輕聲笑著,向我說道:「你真幸運呢,居然遇上了一個這麼可愛又無害的幽靈。」



「小海是可愛……但是我也是昨晚……不是,今早凌晨才讓她住在我家裏,我還未算了解她。」

「不過我老爸曾經說過:『一個鬼魂是不會胡亂向我們活人溝通和答應我們的要求的。』」

「其實……我之所以會來到人間這兒也只是因為一場意外……而且我現在找不到方法和地方回去……」

嘉莉聽到了小海的話,恍然大悟地道:「是意外呀,那不如我和鳴心一起幫你找方法回——」

正當嘉莉說到一半的時候,阿傑忽然長嘆了口氣,奪過了我們二人一鬼的注意,「你們根本就忘了我呢。」

我和嘉莉聽到了他的感嘆,無意識地同步雙手合十的向他道歉道:「對不起了。」

此時我想起了剛才嘉莉提及到她的家族都是在靈異方面的專業的事,忽發奇想了起來,「是了Catherine!你有沒有辦法讓阿傑也能夠像我和你一樣,能夠看得到小海?」



「讓人看得到靈魂的方法?」嘉莉想了一會,「我回去問一下爸爸,看看他有沒有方法。」

「這樣呀……那拜託你了,嘉莉。」

「當然。」嘉莉向阿傑伸出了一個大姆指笑道,「而且那位幽靈妹妹也真的很可愛呢。」

「真是的……人家才不可愛呢……」

……

我們三人一鬼就是這樣在談笑中渡過了一整天。雖然阿傑他無法看見或聽見小海,但是靠著我和嘉莉二人向他轉述了她的話,目前我們三人一鬼之間的溝通也無甚麼難度。

在放了學之後,嘉莉和阿傑均是因為有自己的課外活動而留下在學校之中,而我和小海一人一鬼則是一同安靜地步回到回程的巴士總站那兒。

在和她一起行回去的時候,我不禁的向小海她問道:「是了,你今早為什麼會這麼安靜?」



「為什麼我今早會這麼安靜?那是因為……」小海聽到了我的話,先是猶豫了片刻,最後靠近了我低語解釋著。

「我從和你一起來到這間學校之後,就好像是被某種目光盯著一樣,渾身不舒服……」

「會不會是Catherine?或者是其他也能夠看見你的人?」

「不會是的……我能夠明顯地分別到嘉莉和那個盯著我的人……」小海說到這兒,出奇地停頓了一陣。

「甚麼了?」

「鳴心……現在想回來,那個盯著我的人……可能也是和我一樣的鬼魂。」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