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一班大概有百人的礦工,在無良管工的控制下,長年累月的困在地底礦場內。他們一天幹十二小時,沒有澡可洗,除了工作就是睡覺,吃的都是爛菜爛飯,一個月才一百元人民幣,生活十分艱苦....不過,為了保持礦工的工作意慾、增加礦場生產量,管工就想出了一個辦法~



近十多年來,西歐的妓女市場,基本上都是由東歐的女性提供的。其中就如德國,便有好一部份妓女,是來自土耳其的。其他的東歐妓女,不少都是經由人口販賣集團,販賣到西歐地區的。她們都被當地的黑幫控制,當了不停替他們賺錢的性奴。這些東歐婦女的生活,可算非常堪坷,根據美國的紀錄電影<人間精發>提供的資料,這些女性被賣到西歐、美國之後,平均大概只有五年的壽命....

除了西歐外,世界的其他地區,都有相類似的情況。如在西亞地區的妓女市場,基本都是由中國女人霸佔(西亞都是伊斯蘭國家,當地風氣非常保守,所以本地婦女都不會做的)。相對來說,在東南亞地區如泰國、越南、菲律賓等地,卻相反的,把歐美的客人,都吸引到來本地,算把性觀光搞得很成功呢~

另外,在印度的貧民區淫窟,衛生條件就更是惡劣透頂呢。其實不只是這些地方,在中國的一些省份,也出現過同樣的事情。就在兩三年前,陝西的鄉村地區的一個礦場,便發生了這樣的事了:

一班大概有百人的礦工,在無良管工的控制下,長年累月的困在地底礦場內。他們一天幹十二小時,沒有澡可洗,除了工作就是睡覺,吃的都是爛菜爛飯,一個月才一百元人民幣,生活十分艱苦....不過,為了保持礦工的工作意慾、增加礦場生產量,管工就想出了一個辦法~

他們設計了一個,類似勤工獎的制度,在當日產量最多的十個人,晚上都可以取得其獎勵(當然,對於產量不達標的工人,他們還是會採用暴力)。那一晚,十個人在礦場一個角落的布簾後,等著換取他們當天的獎勵....「你們記得了吧,每個人最多十分鐘,不理你出了沒有,時間一到就會拉你出來,明白嗎?」「明白~」十個人一起的答,管工再說:「阿達,你今天產量最多,你先來吧~」

阿達就脫下褲子,立即撲了進去~管工馬上把布簾拉回來,「哇~」才一秒的視覺享受,已經夠他們歡呼了....原來,布簾後就是個女人,他們的獎勵,就是可以上她!他們至少幾個月不見天日,不要說女人,就連女人的相片都沒一張,所以這種獎勵,的確可以讓他們拼命工作呢~

那個阿達,滿身工作時沾上的塵,加上幾個月沒洗澡,基本上是個泥人了!他劈開女人的腿,馬上就把雞巴插進去;嘴就強吻到她唇上,身體便壓著她的....他撲過來時,一陣酸叔味同時襲來,他的口氣更是令人作嘔~女人沒打開口,阿達也不在意這的,他不停的吻,手粗野的,把她兩腿架得更開,便不斷在她身上搖動....

「嚕嚕嚕~」阿達發出動物一般的聲音,女人卻平靜的,沒甚麼反應~他在她身上,不停動著腰,污衣在她身上摩擦,雞巴不斷插入陰戶....她只望著洞頂的,任由阿達在身上怎做。看著她的手臂、奶子,阿達突然一醒,發現一直沒享受她的肉體!

阿達手立即抓著奶子....蓬頭垢面、一身酸叔,一直在身上搖動,手不斷搓著奶子,雞巴一下下的,不停在陰戶抽插~「啊....」快十分鐘時,阿達就大叫一聲,在她身上顫著身,把精液射到陰戶了。阿達還伏在女人身上,另一個已衝進來,把阿達推開:「幹完就走拉,不要檔住下一家!」只見阿達提著褲子,慢慢走出去....那男人光著的走進來,在外面已脫了衣衫,一推開阿達就插進去了~

他一開始就搓著奶子,大力擺著腰~「啊~」女人不禁叫了一聲,雞巴不停亂插,一直戟到陰道壁,插得她很痛呢....「嚕嚕嚕~」那男人一邊叫著,一邊不斷擺腰,「啪啪啪啪~」的,不停把雞巴撞進體內。他一手搓著奶子、一手掐著手臂,都很大力,掐得都紅了;女人痛得苦著臉,他卻幹得更興奮的,幹了十分鐘,就在體內射精了~

雞巴仍在抖動,另一個又衝進來了,當他拔出時,雞巴還在噴精呢~後面的幾個,飢渴的插著滿是精液的小穴、吻著已沾滿口水的臉,有的把精液射在臉上,有的射在奶子上、腿上....到了最後,那女人已全身灰塵、口水和精液了~

這個女人叫蓮花,她其實不是只有夜晚才「工作」的。蓮花今年二十多歲,是附近鄉村的村民,本來一心是來做礦工的....甚知有一天,她被管工們強姦,還把她囚禁起來,慢慢在威迫利誘下,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如果聽話,就給她吃飽一點,也可以幹少一點粗活)

也就是說,蓮花白天一樣是個礦工,只是在另外一邊一個人工作....到了夜晚,卻成了獎品的,給工友們淫慾!事實還不只這樣,她還要給管工們淫樂~超過個半小時的「獎勵活動」後,管工便帶了她去浴室--布簾後放了一盤水的地方。這盤子還夠大的,可以讓蓮花整個坐下去,管工就坐在旁邊的,看著蓮花洗澡....看著看著,軟軟的傲肉、小小的奶子,他也不禁慾火上升了!

他其實一樣,至少也個多月的囚在這了,一樣性慾無處發洩....等蓮花把身上的污物,都洗擦乾淨,他就立即從後抱住她了!「明天想不想說肉碎飯?」說著,蓮花便點點頭的,同時管工的手,已經伸到她下體,開按著陰戶了~

他雙手摸著雙奶,嘴已經吻到頸背了~軟軟的身體,摸上來很舒服的,讓他忍不住了....他拉開拉鏈,便把雞巴插進去了!「啊~」蓮花叫著,他就開始抽插。他大力擺著腰,不停撞向屁股,雞巴不斷進進出出,插到好深呢~「丫丫丫丫~」蓮花還站盤裡的,抵受著他的抽插,站都站不穩了....

他一手攬著蓮花的腰,一手輪流玩著奶子,讓蓮花都挨在他身上~這個奪走自己貞操的人,不停撫摸、享用自已的身體,蓮花十分抗拒,卻無半點辦法....「啪啪啪啪~」,雞巴在陰戶不斷抽插,蓮花除了覺得無奈,卻慢慢有了感覺!雞巴一下下的塞進來,無間的填滿著陰道,蓮花分不清是甜是苦,身體就是熱起來了~

「啊~」蓮花叫了一聲,原來管工從後抱起了她,雞巴還在體內的....他退了兩步,就坐回去之前的椅子,蓮花就坐了在他上面~她定了兩秒,粗大的雙手又襲到胸前了!他學日本AV的,一邊搓著、一邊玩著奶頭,嘴也吻到頸背上;腰支又開始擺動,但椅子小小的,他也不慣這樣的的擺....慢慢、微微的抽插,加上溫柔的撫摸、親吻,卻讓蓮花更有感覺呢!

他一隻手繼續玩著奶子,另一隻手卻摸到陰唇上,不斷摩擦~雖然有些生硬,但手指磨著陰唇,加上本身的抽插,讓蓮花敏感到不得了!「啊~啊~啊~」她不禁叫了起來,臉都興奮得紅了,連淫水都流出來拉;管工察覺不到她的生理變化,但聽到她的叫聲,就亢奮了,加猛的抽插著~

可惜,他學AV沒有學到底....一亢奮起來,管工立即變回原形!本來溫柔的手,在奶子上暴力狂搓;腰支也急擺起來,在陰戶亂插亂捅,不停戟著陰道壁~「呀呀呀!」叫聲變成慘叫,他卻越插越快的,不到百下他就洩了,蓮花也在痛楚下顫著身....

蓮花尚算好運,過了這種生活大概過了兩年,礦場就因為不合格,而被查封(但是聽說,其實是因為包庇該礦場的副縣長,被鬥跨了)。除了管工被抓,她和其他礦工都沒有補償,尤是其是蓮花,她的性奴生活事件,更是連個案都成不了....

蓮花一出來工作,家人都希望她能像之前出村的村民一樣,可以賺大錢的回來,所以她被救出來後,仍不敢直接的回鄉。她認識一些,打算一起出城打工的人,結果輾轉之下,到了北京的一些衛星城市打工。和北京本城不同,衛星城市基本上,就是在大城市發展得太大、人口太多,城市內包括食物、生活上等,都不能滿足城市所以需,故出現衛星城市為大城市補給。

有些衛星城市,補給的是住屋(不只人口太多,也因為大城市的樓價已不是人住的了),可以用鐵路到城內上班,這種衛星城市當然較優,不過蓮花去的不是這種。蓮花去的小城,主要是補給北京肉類消費,也是其他肉食運輸的中途站,蓮花本身就是在雞場工作~

蓮花人生路不熟,便和兩個姐妹,以及十幾個陌生的男人,住在一間月租房內。房內兩層的鐵架床,小小五百呎,就這樣住了二十人,除了床便只有二張桌子,廁所、浴室、廚房都是全層公用的。

頭一個月,蓮花等人都未找到工,可說是先寄住的,唯有要負責晚飯。一晚吃飯時,一個男人對蓮花說:「來玩玩吧~」說著,眼是望向床上的....不答應就會被趕出街,她唯有走到床邊,開寬衣解帶。那男人拉起布簾,也馬上脫衣除褲~出面的說話聲仍然清淅可聽,不時還有人影走過....

那男人把雞巴挺前,已經頂到她臉上了~蓮花乖乖的,給他含著雞巴,前後晃著頭的吸。吸的力度不太猛,也沒有吸出聲,但已經夠男人受了....他捉住蓮花的頭,就開始擺腰抽插起來,抽插著蓮花的嘴!腰一下一下擺,雞巴不停塞到口裡,蓮花只得默默承受著~那男人越插越快,「啪啪啪啪~」的,小腹都拍到臉上,雞巴直入喉嚨,幸苦極了....「啊~」他叫了一聲,便拔出雞巴,把蓮花推倒,劈開她大腿的,就插進去了~

「呀」蓮花細哼了一聲,男人馬上就抽插了....雞巴在陰戶進進出出,搞床都響著「吱吱吱~」「看來裡面開始正場了~」外面有人這麼說,聽得她好不自在、好羞愧~男人卻沒停下來,不停擺著腰、雞巴不斷闖入陰戶,侵入蓮花的身體!

正當他一直抽插著,蓮花的感覺慢慢軟化,外面有人說著:「喂,我去買馬,有無買的?」,他立即拉開布簾說:「五場三號,給我買五十~」「好的~」布簾拉開了幾乎一半,蓮花的上半身被人看光了....蓮花情緒已跌到冰點,男人拉回布簾後,卻抓著奶子、吻著蓮花的,繼續賣力的抽插著~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