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也蠻可愛的。」

這是我今天最不得了的想法。

自從被雪儀調教之後,最近無論是工作還是生活我也經常有失誤,上課也集中不了,腦子裡就經常想著她。
「Linnn Linnnnn....」
午休時間到了,我還是到外面呼吸一下新鮮空氣吧。

在走廊上,有人叫住了我,我回頭一看,是凌小雨。
「李sir 最近你經常神情恍惚,是有甚麼事嗎?」


「的確我最近很迷茫,和雪儀的關係已維持了一個多月,我快瘋掉了。」當然我沒有說出來,只是回了一個苦笑
「有事可以和我談談啊。」她露出親切溫暖的微笑,完全跟我是一個反差,然後她抱了我一下。

我停頓了2秒

「謝謝你小雨」我說。
「好吧,我去吃午飯了。」
小雨走了。

我正要轉身想到外面去,


我看到雪儀站在走廊的末端,她看到了剛才的畫面,她的表情好像很生氣,
我想上前解釋,她轉個臉就跑了,我沒有追上去,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應該追她。

然而放學後她也沒有來對我進行調教。

之後幾天放學我也在天台的雜物房等,但她都沒有來。有時候我在學校叫她,她也裝作沒有聽見。
我對自己說 「或者這是最好的結果。」

這個想法幾乎只維持了10秒,
熟識的聆聲就響起了,電話傳來雪儀的短訊,她把任務的內容給我了,一個非常瘋狂的任務。



當日,我在6樓男廁廁格內,我用領帶矇著自己的雙眼,脫下褲子坐在馬桶上等,我沒有鎖門,這是雪儀的要求。

雖然說6樓的廁所沒有很多人使用,特別是放學後,但我的心緊張得快要跳出來。我聽得很清楚自己的心跳聲,如果其他人開門發現了我這個模樣,我相信我的人生會就此毀了。我在做甚麼?我還是一個老師嗎?

不久外面傳來開門聲,我的心快要爆炸了。廁格門打開了,我聽到兩個人的腳步聲,我不敢動,是甚麼人?我正要問,
一隻手捉住了我的臉,是雪儀,這感覺太熟悉了。

「張開口。」我照做
我感覺到一條陰莖插進了我的咀巴
「是假陽具吧!」我在安慰自己,但我心知道是有另一個男人在,因為他在動,而我在含他。

雪儀解開我眼上的領帶,是肥波,他是我班的學生,他沒有甚麼朋友,在班上他是屬於被欺負的一類。
我怎會想得到我今天會為他口交。
我看一看雪儀,她目無表情地看著。



不久,雪儀伸手捉住我的陰莖,她快速地套弄著,
「如果你比肥波快射精,你的影片就準備好發放到學校的內聯網」她冷冰冰地說
我相信她是認真的,
我努力在含,但她粗暴的手勢又令我很舒服。
「我要射了!!」我和肥波同時說。

濃濃的精液在我口內爆發,很腥很臭,
我抱著馬桶在嘔吐,地上滿是我的精液。

他們都離開了。

我不知道剛才的結果是怎樣,我沒有多想雪儀是不是真的會把影片傳送到內聯網,反而我最關心的是雪儀是否有把氣消了。

我心力交瘁,我感覺到我的人生要完結了。



我待到夜深,我衣衫襤褸地走出學校的大門。
在路上我看到凌小雨,她獨自一人在我前方走著,街上沒有其他人。
我心想,與其都是死路一條,不如在死前做一件更瘋狂的事情。我的心魔在說話。

我在袋子裏拿出一個口罩戴上,
我急步跟着小雨的後面,拉近我們的距離,
當我正要從後抱住小雨,

突然!一把男性的聲音在後邊響起
「李sir你好。」
我嚇到了,我轉頭望向他,是一個中年男子,他身材高大,穿着一身正統的西裝,
手上拿着一張卡片,
「Secret Miller HK」
是凌小姐介紹我幫你的,


「凌小姐?!」我回頭望向小雨,她已經到了對面馬路,

她在看着我,臉上依舊掛住她親切的微笑。

支持我地繼續出故,請follow我地IG:
secretmillerhk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