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人類,曾經處於食物鏈最高層。現在,有一種生物取代他們,便是喪屍。



「玲玲玲...玲玲玲...」

「啪!」我關掉了鬧鐘。

又是新的一天,我望出窗外,看到有幾隻普通一喪屍正在追趕一名男。

「又有D白痴出街周圍走。」我不屑地看着那名已被喪屍迫到了死路的男子,我打開窗戶,隨手拿一些較尖的東西射往喪屍們的腦袋,牠們倒下了。病毒爆發前,我是一名臥底,槍法也很好,因此要準確射中喪屍,是有九成的成功率。

「多謝你救咗我阿,我要點報答你,我係來自莊啟程幸存區,見你身手咁好,行過黎應該冇咩問題。」那名男子大叫着,希望身處10樓的我可以聽到。



「白痴,咁大聲會比喪屍聽到。」我心中想。

果然,發出這麽大的聲音,把周圍的喪屍通通引過去,有普通的喪屍、有屍腳(腳部異常大力)、有屍手(手部異常大力)...最普遍的喪屍都過去了。那名男子心知不妙,便想馬上逃走,但被屍手捉着他的腿,繼而捉着他的身體,再來一招手撕人類,把那名男子的腿和身分開了,血液四處散開。那名男子不斷哭,下一秒卻安静的,因為有隻屍腿把那名男子的頭踢走了,死相十分恐怖。

那名男子臨死前都用求救的眼神看着我,看見那名男子的身體被喪屍們啃食,我把窗戶關上,心中沒有半點傷心,因為我明白,喪屍是人類的進化,牠們更大力,在牠們面前,人類簡直是不堪一擊。

反正我一直都是獨來獨往,沒有朋友。所以看到有人被喪屍殺的時候,並不傷心。可是,我發現了一些東西,喪屍可以透過咬人,感染別人成為喪屍,但是牠們並不會把每個人都「同化」,可能喪屍們也有「入門資格」吧。

我坐在梳化上,看着書本,回想起那一年的事情...



一年前,我正在上班,看到電視上有則新聞,說有人襲擊途人,我以為又是一些暴動,沒有多加理會,但是聽到主播的情緒越來越激動,一向相信世上有喪屍的我感覺到一陣寒意,便馬上回家。幸好我一向有多預留一年份量的乾糧,我便坐在電視前,看着新聞,就這樣,喪屍病毒一發不可收拾。

一年沒有出門的我,數着剩餘不多的乾糧,看來要出去找物質了,幸好我家下面有「7仔」和「惠康」。把剩下的乾糧和食水放進背包後,我便打開門,迎接我的是一隻普通的喪屍,我跑到牠的背後,用力扭斷牠的頭,最後,牠倒下了。

我下去最底層,以最快的速度跑去惠康,街上有太多喪屍,手無串鐵的我根本毫無勝算。當我到達了惠康時,發現裏面的東西都差不多被了拿光,只剩下很少的東西。突然我聽到腳步聲,便隨手拿一把廚房用的刀,躲進員工室。

突然,我聽到背後有聲音...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