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最近看了一次黃子華的棟篤神探,有感而發... 其實我還未完全整理好思緒,也很久沒認真寫過一篇文,可能有點1999,請見諒。純分享,道不同者按個交叉關閉就好:)



我從小到大都很喜歡看黃子華的劇,雖然他拍過的劇集寥寥可數,但每一套都說得上讓人回味無窮。小時候看,純粹覺得他說的話很逗趣。總能想到一些創意十足的形容詞,來明嘲暗諷劇中的其他角色。即使句子中不帶一個髒字,也能一針見血的指出別人的問題,把別人說得無地自容,聽起來很是帥氣。說得上是語言藝術的一種吧。到稍微長大一點,中學的時候,開始感受到他總是話中有意。表面上可能是在嘲諷,暗地裏卻是在告訴大家當遇到一些事情時,該如何去看待。猶記得他在《男親女愛》中,其中一句口頭禪便是「又如何?」人生總會不停遇到挫折,小至在街上遇到不禮貌的人而受了氣,大至被身邊的人誤會排擠,甚至荒誕如他在劇中穿上紅色西裝,便被誤會為色魔百口莫辯。這些時候,大可以覺得自己的人生倒霉至極,對上天感憤怒怨其玩弄自己,憎恨世界的人眼裡只有是非,耳裡聽的口裡說的心裡信的,都可以是無憑無據的事情。但是握緊了拳頭,到頭來痛的也只是自己。一個人只要問心無愧,無論身邊的事情看起來有多糟糕,又如何?何必為了他人的愚昧,和自己過不去?我翻看最多次的數部劇集,也是大團圓結局。以美麗句點去證實,縱然人生有時是不如意的,最終只要跨過了那些坎,還是會收穫幸福和快樂。然而這次我寫這篇文的目的,主要並不是想帶出這點。
 
最近在網上看見《棟篤神探》的短片,才想起我好像從沒認真看過這一套劇集。畢竟當年首播的時候,我應該還是在上幼稚園而已。而且對任何有懸疑可怕成分的劇情,我一向都沒太大興趣。所以每次要決定翻看哪一套的時候,總是會直接跳過這齣。然而最後,我還是決定把它看一遍。心裡帶著些許期望,可以從這套劇中得到一些新的啟發。其實坦白說,在看的途中我倒沒有什麼特別感受。雖然也喜歡看莫探員用一些別人意想不到的方法,抽絲剝繭地調查,從蛛絲馬跡中推理出案情的真相。雖然某些對白還是有他一如既往的人生觀,但於我而言,對比起他某些較為反映社會實況的劇集,這套真的就是比較以推理懸疑為主。原以為看完之後,我就只是多看了他的一部劇集而已。但是喜歡對未知劇情做好心理準備的我,看完維X百科的人物表後,徹底地感到無言。因為我想像的是莫探員最終會與李慧慧度過餘生,並繼續做一個「維護法紀食長糧」的好警察。怎料人物表上卻寫著,結局的時候莫探員因為要追捕小偷,哮喘發作而生死未卜。上文提及,我甚少會看有懸疑可怕成分的劇集或電影。但其實比起這個,我更怕的是看悲劇結局。不論是電影,劇集還是小說,當我知道結局會是悲劇的時候,我大多都會選擇不看,或是看到一半便不看下去。我總覺得,不看下去至少還可以腦補一下劇情能夠如何邁向大團圓結局。但一旦看了,一切便好像塵埃落定。不過既然人物表裡用了「生死未卜」這四個字,而非「送院不治」,我就鼓起勇氣看下去,惟望看到最後我仍然可以想像他存活了下來,過著幸福快樂的餘生。然而看到尾二那集,當他說道:「我從第一天當警察就知道我這一生人有兩個選擇,要不維護法紀滅罪行,要不安安定定拿長俸。我第一天便選擇,維護法紀,拿長俸。但原來做人不是可以經常這麼滑頭。」不知為何,當他說完這句話之後,我便有預感這是為真正的悲劇結局埋下伏線。即使不然,至少聽完之後我也很難再想像結局能有多麼完滿。
直至最後一幕,當他躺在梯道上悄悄閉起雙眼,在這最後一刻,我彷彿領悟到一些事情。作為一個愛寫故事的人,我是操控劇情發展的人,我喜歡寫多少個大團圓結局,寫得有多團圓,完全是根據我個人所好。我喜歡給奸角一個怎樣的下場,也都是出於私心。就好像一般的童話故事,灰姑娘最終嫁給了王子,她的姊姊們和後母,全都只能吃不了兜著走,看的人多麼舒爽。但這是童話。人生,卻更多的像是這一部劇。寫了約莫一千五百字,我又發現自己有點偏離原本想說的話。因為我想帶出的,也不是人生充滿悲劇這種負面的訊息。所以接下來,才是我真正想說的。很感激看到這裡的大家,也希望大家能不厭其煩看下去。
 
從一開始聽到劇名《棟篤神探》的時候,也許我的預期是這是一部以幽默形式拍攝的推理警匪片。小時候,棟篤笑對我來說,就是一堆諷刺時弊的笑話。但我想黃子華的棟篤笑,和一般喜劇的分別在於,聽懂了大抵會有種心酸的感覺,是以笑遮淚,笑聲代替了嘆息。回想過去看他的劇集,發現年紀愈大,看的時候流淚的次數漸漸增多。有些時候,雖然好像開玩笑,但那個時刻本應是傷心的。然而看著他的笑,彷彿是希望以笑帶過這些不如意事。回想文章一開頭,提及過他其中一句對白是「又如何?」本來以為指的是什麼事情都不用執著,但其實後來我有想過,這真的很難做到。道理人人都懂,但這本就是無可控制的事情,很多時候執念也非鬆開拳頭便能放下。就像這次,不知道莫探員對於自己的命運有多少信心。但在追捕小偷期間,他也說了好幾次「死就死吧。」其實難道這不是一種執念?他也沒有在這個時刻說一句「又如何?」然後任由賊人逃去。但當劇終的時候,我想他的「又如何」,指的只是在堅持認為是對的事情下,沿途多少障礙,又如何?人生本來就是有很多不如意的事情,又如何?不同時期的社會,總是有各樣的時弊,又如何?執著,並不是一昧死握住一些事情不放開。而是如何可以在謹守原則的同時,笑著去看開,接受世界不一定如你所想地運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