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一位青年記者失業、失戀,被老母和前女友罵「縮頭烏龜」,然後向社會低頭,在左報報館任職編輯讚劏房司長。某夜,青年看見街上一隻縮頭烏龜被兩隻老鼠氣弄,令他想起自己的遭遇......



小志背著龜殼般的背囊,垂頭彎腰地在球場上抽煙。每逢假日,他也背著一大堆日用品去圖書館。閉館後,他就坐在露天球場上喝酒。他並非無家可歸,而是不願面對常常罵他縮頭烏龜的老母。

 終於,凌晨1時,老母大概睡了。小志搖晃虛浮不定的腳步踏出球場。初春來臨,但今夜竟比寒冬淒冷,小志「哈啾」一聲,慨嘆天氣反常,社會更反常﹗在球場對面的公園裡,一對情侶在長椅上擁吻。此情此景,令身穿大褸的小志頓感寂寥,不自覺憶起1年前,前女友在公園罵他的片段﹕

「失業兩個月,每天在公園喝得爛醉,似什麼樣啊﹖」小志的前女友激動得緊握拳頭。
「對不起,我會振作,明天起找工作……」小志連連彎腰。
「從前只顧跑新聞,跑得連我生日也忘記。現在被炒魷魚,又縮進龜殼避開我。你不用避啦,今後你不會再見到我﹗」她摑了小志一巴掌,然後轉身,拂袖而去。

穿過公園,小志緩緩下樓梯,踐踏片片落葉。在暈黃街燈下,一份報章迎面飄來,呸,是《太公報》﹗這份他連墊煲底也嫌邋遢的左報,竟是他的米飯班主。從前,他揭發前發展局局長程孟邦經營劏房﹔如今,小志日夜顛倒地在左報報館當井底之龜。4天前,他明知財政預算案的派糖措施減少1成至300億,惠及基層的更只佔35億﹔但起新聞標題時昧著良心,讚揚剛升任財政司司長的程孟邦「賣力建設公義香港」。



忽然,小志發現不遠處有兩隻老鼠發瘋似的跑到溝渠邊。他還以為老鼠在發情交配,走近點,他才驚覺牠們圍著一隻成體巴西龜跑。龜兒把頭和四肢縮進殼裡,一動不動。一隻老鼠踏在龜背上亂舞,另一隻則亂爪龜殼發洩。兩鼠眼神輕蔑、語帶譏諷﹕「哈,你這隻縮頭烏龜又跑步包尾,似足你的監躉老豆般廢柴。索性冬眠吧﹗」聽罷,小志怒火中燒,燃點從前上中學體育課時欠奉的鬥志,拾起一根枯枝,衝前驅逐老鼠。老鼠嚇跑後,小志彎腰拾起龜兒,急步回家。龜兒呢﹖牠依然縮在殼裡,不知是受驚過度,還是永遠長眠……

「仆街﹗」回家後,小志才記起老母回鄉了,他心想﹕「早知我整天呆在家吧。」他租住的劏房僅90尺,只夠放一張彈簧壞掉的單人床。平日,小志席地而睡,忍受滲水地板,並忍受老母在床上哭訴不孝子沒本事買樓。放下背囊後,他拿膠盤去盛暖水,替龜兒洗澡。感恩,牠將頭伸出龜殼﹔小志抹一把汗、鬆一口氣。

小志倦怠躺在彈簧床上,扭開陳年收音機聽新聞﹕「任期不足半年的財政司司長程孟邦,疑耗費約200萬元公帑,裝修只入住4個月的官邸。程孟邦接受本台節目《政壇追擊》訪問時,稱傳媒太夜查詢,要待翌日答覆。本台於上周四向財政司司長辦公室查詢裝修金額,連日未獲回覆……」

頃刻,膠盤裡的龜兒瞇眼張口,彷彿想咬收音機般。同時,小志激動得站在床上,褪下沉重大褸,把收音機丟在地上──「啪啦」﹗然後,他怒罵屋主﹕「你加我租就似隻碩鼠牙擦擦,被問裝修官邸就左閃右避。你這個劏房司長才是縮頭烏龜﹗」

今夜,小志無眠,邊擁抱龜兒邊哈哈大笑,享受一股前所未有的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