萊肯沃斯開始思考是否該搬家,但在那之前要先知道這群人類的習性,他們在這裡定居多久了,對精靈的態度是怎樣。

雖然在爺爺的幫助下,爺孫倆人住在山裡一點問題也沒有,但那是因為爺爺是一名經驗老道又虔誠的德魯伊,跟他相比自己只是個年輕精靈,技巧也不純熟,或許還需要很多的額外協助,例如購買布料這些自己無法生產的東西,或許自己不是那樣適合居住在完全無人的深邃林海之中,而且也需要補充一些現在的最新知識,藥劑學根草藥學都是自己還很弱的部分。

「客人,請問你要點什麼嗎?」萊肯沃斯從自己的思考中驚醒,看到一名中年人類站在眼前,臉上鬍渣間還帶著一些白色的粉末,他剛剛說的是標準的通用語,應該是這裡的主人吧。

「阿,我,我需要一份餐點跟住宿,門口的人說這裡可以住宿,但我沒有貨幣,請問可以使用我攜帶的商品抵住宿費用嗎?我有帶一些動物毛皮。」萊肯沃斯清清喉嚨,說出早已準備好的句子,雖然還有些不流暢,而且帶著濃濃的異地口音,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能溝通就是極大的幸運,奢求更多會被森林女神所厭棄的。



「沒問題,旅行途中把所有錢弄丟的事情也是很常見的,畢竟這裡是恩賜之村嘛!很多年輕的冒險者會想來這裡試試看,帶著所有身家出發最後到這裡把所有錢都花光的年輕人我也是見過很多的,等等我會看看你的商品,如果不行的話我也能介紹你工作,我叫做霍姆,經營這間酒館樓上是旅館,今天客人不多我可以跟你聊聊喔。」霍姆笑著轉身走進屋子更裏頭,萊肯沃斯這才注意到這棟屋子分成很多個區域,跟自己那只有簡單畫分使用方式的房子完全不同。

木頭製的桌椅,散發著長時間被使用後的氣味,木紋已經被某種油脂仔細的塗抹到透亮,雖然還是太「刻意」了,這裡已經能算是讓精靈覺得舒服的地方。

至少能清楚的聞到林間的氣息。萊肯沃斯覺得這樣已經很夠了,他一點也不擔心商品沒辦法換到住宿,因為那些都是來自深山區域偶爾被捕獲的動物,跟外面這些被清除過的區域完全不同,那邊甚至偶爾能遇到魔獸,只要自己的記憶沒有出錯絕對能抵上這裡的住宿費用。

但萊肯沃斯卻對另一件事情很擔心,霍姆先生剛剛說可以聊聊,但聊天只會更容易暴露自己是精靈的事實,而且,這輩子從沒跟人「聊聊」過啊。

萊肯沃斯陷入莫名的輕度焦慮,造成這種焦慮的人卻一點也沒察覺,他端著一個木盤子出來,裡頭有一小塊肉,一些根莖類被熬煮過,以及一碗湯。



「抱歉,最近的條件不是很好,今天的旅館供餐就只有這樣,不過恩賜之村是個很多獵戶的地方,肉是不會缺的。」霍姆放下木盤跟木碗後送上一份餐具,自己在桌子對面坐下。「你慢慢吃,我不著急結清住宿費用,人要先吃飽才能做事情。」

萊肯沃斯點點頭,默默用湯匙戳起一小塊根莖類放入口中。

食物並不好吃,但是有經過好好的處理是無毒的,肉湯燉煮的根莖類,花時間熬煮到鬆軟能輕易壓爛,在記憶中肉食並不是普通平民人類很好取得的東西,這盤子中卻有一塊巴掌大小的肉,輕輕撈起咬一口馬上就能判定出來,是鹿肉。

草藥師也是獨居山林需要學習的知識,這讓他能輕易地分析出來這份餐點不是製作者手藝不行,而是缺乏了某種東西,某個很重要,而且也是自己這次外出需要購買的物品。

「這裡,沒有鹽嗎?」萊肯沃斯皺起眉頭,記憶中這個地方往南,爺爺曾經畫過地圖說那邊就是大海,這裡已經是人類的領土了,大海應該能產出足夠的海鹽供應,不至於一點鹽也放不起吧,爺爺上次帶著他外出補給時甚至能買到一整袋的鹽,難道人類丟失了南邊的領土?



「是阿,不知道為什麼,原本每個月往這裡運送一次補給的旅行商人已經三個月沒有來了,村子裏頭靠近森林肉是不缺,蔬菜也有種植,但就是不產鹽,村長已經決定等祭典結束後要自己外出去其他村莊問問看旅行商人怎麼了,在那之前只能忍忍盡量節省著用,可大家還是要工作,獵人們進山的時候可不能少力氣,該怎麼辦大家也很擔心。」霍姆沒有隱瞞,直接說出原因。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