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一醒來,阿樂發現自己被困在一個不到三平方米的房間裡。 在這處處危機的屋內,究竟他能否運用他的體力和才智找出幕後主腦並逃脫?



「咦?這裡是什麼地方?」阿樂緩緩地睜開眼睛,發現自已在一間不到三平方米的房間裡。房間裡安靜得連一顆針掉在地上的聲音也聽的見。
四面都是暗紅色的牆壁。
向上看,是一個佈滿裂痕的天花板。
他往後一看,發現躺在地面上的一張宣傳單張大小般的紙。他伸手撿起它。
 
規則一︰聽到用餐的聲音時,立即找地方躲起來。
規則二︰最好快速通過飢餓的人肉牆。
規則三︰小心在天花板上爬行的物體。
規則四︰不要讓這間房屋的居民抓到你。
規則五︰現在,離開你身處的房間,他們在用餐前會一直尋找食物,所以最好不要在同一個地方逗留太久。


 
「真荒謬。」他隨手掉下紙張,並伸手準備打開面前的門。
「啊嗚啊嗚…啊嗚啊嗚…」就在他準備扭轉門把之際,一陣咀嚼聲從右邊隔壁的房間傳出。
他立即想起了規則一。
這些咀嚼聲令他毛髮悚然。阿樂不敢動,生怕正在用餐的他們會注意到自己。
阿樂不敢猜想他們在吃什麼,不過從他聽到的咀嚼聲推斷,可以肯定是肉類食品。
十分鐘後,可怕的咀嚼聲終於停下。但是阿樂仍然不敢動,因為取代而之的是開門聲。
當他們的腳步聲愈來愈近的時候,阿樂的心跳變得十分猛烈,感覺整顆心臟快要從胸口跳出來。
聽見腳步聲從左邊漸漸遠離後,阿樂伸手撿起他剛才掉下的紙張然後站起來,但腳依然抖不停。
 


從剛才的腳步聲判斷,門外它應該是一條走廊。
他小心翼翼地打開門,不出所料,是一條兩端都分別看不見頭的走廊。
既然剛才的居民是由右邊走到左邊,我應該往右邊前進。他心想。
他往右轉身,發現前方大約十米距離的有一個半開著門的房間。這令他心寒,因為這說明了剛才用餐的不會是人類,人類的咀嚼聲大概不會大得十米外都聽得見。
一方面,理性正在鼓勵他遠離這房間。但另一方面好奇心正在驅使他探索房間。
最後,阿樂輕輕地推開那道半開著的門。剛打開門,一股異味撲面而來,光源明顯不足。不過明顯比他剛才身處的房間大幾倍。向左看,是一張長方形餐桌以及四張東倒西歪的椅子。
他想把房間探索清楚,但由於房間幾乎黑灯瞎火的關係,他需要往房間內裏前進。走近一看,才發現桌上都是尚有血肉的骨頭。除此之外,都只是簡陋的牆壁。
當他轉身,才發現一個掛在門頂與天花板之間的頭顱。一個血肉淋灕,面部扭曲的頭顱。最可怕的這頭顱的雙眼及耳朵全都不見了。他馬上就覺得噁心,勉強忍住才不能吐出來。
他立刻衝出房間,這時候他才想起那略微急促的腳步聲可能會引起注意。
 


他繼續沿著走廊往右邊行走,盡量遠離那恐怖的房間。
 
走了大概三分鐘他來到了一個分岔路口;左邊是普通的牆壁,前方不遠是人肉牆,但右邊是另一條走廊。他毫不猶豫地右邊的走廊,畢竟他沒有把握可以以足夠快的速度通過人肉牆。
 
在走廊前方不遠處右邊有一扇緊閉的門,他決定放慢腳步,躡腳躡手地向前走去。
 
「喀拉」就在阿樂行到門的旁邊的時候,門開始緩緩地打開。這瞬間,他只有三個選擇。一:立即往前奔跑。二:立即往後奔跑。三:立即緊貼著牆,並祈求〝它〞往相反方向轉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