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抖抖先,唔好想講又講唔到咁。」我看他氣喘喘的樣子,連說話也有困難。
 
幾秒後,奀皮仔恢復正常的說話能力,便急急地道:「阿…阿寶佢…俾人捉走咗啊!!!」
 
我當堂如雷擊頂,斷了線一樣,完全不知道怎麼辦。
 
「佢依家係邊啊?」還是小小明反應夠快,夠冷靜。
 
「佢依家係後山嗰邊……」後山是我們學校後面的那座山,那裡只有一條路,一直上去就會到涼庭,想必阿寶就在那。
 


「而且呢……佢哋仲話一定要叫小小明去。」
 
「好!我實去!」小小明二話不說,就拋下手上的足球,一支箭似的跑走了。
 
半响,肥波才叫我:「你都去啦!阿寶你條女嚟㗎。」
 
連怕事的肥波都拉著我一起去,我究竟在做什麼?
 
「佢都唔係我條女……」我都開始語無倫次了。
 


「唔好講咁多啦,快啲去啦。」肥波跑起上來十分吃力,但他仍然很努力,還不停地趕我走,叫我快點去。
 
我是跟不上小小明的速度了,在我到涼庭的時候,小小明早已站在那一夥人面前。
 
「你自己單拖嚟咁勇啊?」我剛來就聽到那陰聲細氣的聲音,不用猜都知道是那個娘娘腔。
 
「哦,唔係,原來都有吹雞嘅,心諗嗰兩個跟尾狗係咪驚咗唔敢嚟啊?」娘娘得寸進尺。
 
小小明聽到後,終於都忍唔到爆發了,緊握拳頭,往前行一步之後,就停下來了。
 


我已經做好準備衝上去了,但因為小小明停下了,不禁讓我納悶。

「做咩啊?終於忍唔住啦?」紋身男人站出來說話。
 
「我唔係嚟打交,我只係想救返我朋友,你哋點話我無所謂,但唔好話我嗰兩個朋友。」
 
「人仔細細,估唔到你咁鬼講義氣喎!」
 
「邦哥,你咁睇得起個細路?」紋身男人一副不服氣的樣子。
 
身穿黑色西裝的男人無疑是他們的老大,他們都稱他為「邦哥」。
 
「青龍,你到依家都未知依家香港咩時勢咩?講真喱度有幾多個可以做到好似喱個𡃁仔咁啊?」
 
此話一出,紋身男人「青龍」頓時啞口無言,然後邦哥大喝一聲:「帶佢出嚟啦!」


 
接著好幾個硬漢慢慢帶著阿寶出嚟,我一看之下,目瞪口呆。
 
阿寶咬著雞髀,吃得津津有味地走出來,嘴角都是油,一臉驚訝的模樣望著我們。
 
我看著阿寶,難以壓抑心中的怒火,為什麼要為了她那麼緊張?然後在那邊怕得要死?擔心得要死?
 
「子華!」阿寶見到我後,放下手上的雞髀,衝向我來。
 
一來便是一個擁抱。
 
「做咩姐你?」我仍然不解,剛剛她還在很放心,很開心地吃雞髀,現在呢?
 
「你唔係食雞髀食得好開心嘅咩?」給阿寶抱著,我自己也顯得很不知所措,第一次給女生抱,只覺得很害羞。
 


「我頭先真係好驚㗎……你又唔想同我放學,我咪靜靜地跟係你哋後面囉,咁樣都算係一齊放啊,但我後尾俾人捉咗嗰時真係好驚,只係想你快啲嚟救我咋!」然後她就在我懷中哭得不似人形。
 
「我要捉走個女仔,並唔係要對你哋點。好老實,要打你哋一餐,俾啲教訓你哋真係話都無咁易,你哋三個加埋都唔夠白虎打。」正當我心想誰是白虎的時候,邦哥已經一手指著旁邊的娘娘腔。
 
原來她就是白虎。
 
「咁佢個白虎紋身呢?」小小明問道。
 
「青龍之所以叫青龍並唔係佢叫完青龍先去紋身,而係佢本身有條龍先幫佢起個朵叫青龍;但白虎唔係,佢係因為全身上下都無毛,所以先叫白虎。」邦哥解釋道。
 
「係啊,我係無鳩毛㗎!」白虎用她的雞仔聲說道,怪異之餘,還十分好笑。
 
「屌你,都叫咗咪撚講囉,成日拎無鳩毛出嚟講,好撚型咩?好撚自豪啊?」青龍實在看不下去,覺得這種事情被拿出來講真的丟臉。
 
左青龍右白虎,是四海幫出名的護法。


 
「我要你哋嚟,係想你哋加入我哋四海幫,我睇好你哋,將來你哋一定會將四海幫搞得有聲有色。」真沒想到我們竟然會受邦哥賞識,但他們個個都兇神惡煞的樣子,加入他們會被欺負吧?
 
「小小明……唔好理佢哋啦。」我捉住他的手臂,示意他離開。
 
但小小明仍然不為所動,我也拉不走。
 
「喂啊,我哋依家都救到阿寶出嚟啦,我哋都無必要加入佢哋啦。」我嘗試勸導。
 
「係咪入咗四海幫,我哋幾個就唔會俾人恰先?」小小明義氣蓋天,在場其他人都加以佩服。
 
邦哥亦在心中盤算,這小子日後必能幫我島重奪九龍城!
 
「喱個當然,有我哋係度,無人恰到你哋。」
 


小小明連想都沒有想,就答應了。
 
當肥波趕到上山的時候,我們已經準備要下山了。
 
「點啊子華,救到阿寶未……」他剛說完沒多久,就見到阿寶拖住我的手不放,所以就把說話吞回肚子裡。
 
「依家點啊?」肥波一頭霧水,搞不清楚狀況。
 
「肥波你嚟得太遲啦,我哋準備走啦。」他真是的……
 
後來我們跟肥波講述事情的來龍去脈,他自己無意中跟我們透露出,他剛剛去戳串魚蛋再來。

過了不久後,小小明便加入了四海幫,但加入也要很多程序,又要拜這拜那的,而且連我們也要拜。然後又要遞茶,遞給青龍白虎,又要遞給邦哥。
 
我們一行幾人,便加入了四海幫。
 
但連阿寶都跟著我一起加入才奇怪。自從那件事情後,阿寶更是形影不離,但不知怎地,我竟然沒怎麼抗拒,就隨著她吧,老媽更巴不得阿寶經常過來呢!
 
進入四海幫後,我們就跟著小小明,小小明就算是小老大一樣。但原來四海幫的規模很大,裡面各有階級,主要以「公、侯、伯、子、男」,以爵位劃分階級。
 
我聽的時候也是略懂略懂,到來多想想才搞懂裡面的遊戲規則。
 
小小明算是子爵,而我們是最低下的男爵而已,左青龍右白虎則是伯爵,而邦哥已經是侯爵,我一直以為邦哥已經是最大的老大了,沒想到真是人外有人啊。
 
公爵只有一個,而侯爵則有四個,邦哥是其中一個,每個候爵都可以有兩個幫手,封為伯爵,所以伯爵一共有八個,通常伯爵跟子爵由侯爵決定的,剩下的就是男爵了。
 
除了裡面分級比較複雜,但實際要幫忙做的事情不多,最重要的就是服從上級。
 
進去半年多,也不過在幫忙運送一些貨物啊之類,從工廠搬到倉庫,間唔中要幫忙籌人數,但實際上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只是去充充人數,別人叫到就去幫忙這樣。
 
平時上下課沒什麼問題,放學偶爾去幫幫忙,就好像多個個興趣,也不會到很無聊。
 
後來跟青龍白虎相處久後,他們也很nice,很愛弄我們,鬧我們,但其實對我們很好,時不時就送我們好吃的、好玩的。
 
在四海幫裡,我們剩下兩年不到的小學過得很開心。
 
而我們上中學後,只有三年的時間。三年後就畢業,各自就要有各自的生活了。

我跟小小明還有阿寶一起上了同一間大學,而肥波上了另外一間,不過也都不遠啦,很近。
 
明明我們附近有很多學校,但很多都荒廢掉,外觀破破爛爛的,日久失修的樣子。好比我旁邊的那間,筲箕灣東官立中學。一直荒廢在那,奇怪的是門口都是開著的,但就半個人影都沒有。
 
在我中二那年,我們都稍為長大,對於周遭的事情,都有好奇心。
 
在一次幫派聚會完,那時候是從北角走回去,沿著北角一路走向鰂魚涌,路經北角小學。也是一所破舊不堪的學校,甚至是北角小學已經被拆掉了一半,只剩下一半留著,很明顯被砍掉一半。
 
那時候我跟小小明都有留意到,不約而同地盯著這破學校看,但我們都沒有講什麼。
 
以前小時候,我們都在家附近上學,也很少機會出去走走看,很少接觸這個世界。可以說,我們的童年都過得非常的美好。
 
在上中學後,慢慢接觸這個世界,會去比較遠的地方上學,看到這些奇怪的現
象,不禁會心生疑問。
 
直到我們走到鰂魚涌地鐵站,那個很大的地鐵站門前,我終於忍不住問青龍跟白虎。
 
「點解喱度會搞到咁嘅?明明喱度咁大間嘢,點解好似荒廢咗,無人用咁嘅?喱啲建築物係有咩用嘅姐?」
 
「喂……大佬都未出聲,你出咩聲姐?」肥波拉著我,不忘幫派裡的規矩。
 
「對唔住,但我真係想問好耐啦。」這時候的我,不怕,好奇心讓我勝過恐懼。
 
無知才會讓我真正感到恐懼。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