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呀媽我就算平時幾港女都好,我都係有自己尊嚴,我唔會俾中國人踐踏香港人嘅尊嚴,講就講到大家都係同胞,其實暗底裡咪又係對我哋殘暴不仁。」
 
老媽她一講就停不下來,剛好我老爸也下班回來,仍然一副老婆奴的樣子,一回來便先叫娘子。
 
「老公你返嚟啱啦,你個仔生性啦,佢問返我哋幾十年發生咩事啊。」老媽子雀躍地跟老爸說道。
 
「哇,嗰陣時我哋先得嗰十令歲,但估唔到會係自己有生之年見證住咁荒謬嘅事。」這個老爸好像不是我認識的老爸,變了一個人似的。
 
老爸從小給我的印象就是親民、隨和跟老婆奴,對我很溫柔。
 


但如今提起以前的事,老爸突然變得有威嚴,講話很有力量,跟以前的柔和派很不一樣。
 
「其實講出嚟,好像拍戲咁虛幻,真係好似一場夢咁。我同你呀媽會認識都係好似啲偶像劇咁,巧合到仆街。」
 
「但係嗰陣時真係好多事蹟,香港本來俾人哋嘅印象就係缺乏人情味,好冷漠嘅一個國家,但短短兩個月見證咗唔少香港人嘅人情味。」
 
「其實大家都無變到,係現實喱個生存遊戲搞到大家咁,但當無曬喱啲制爪之後,就會見到大家嘅真心。」
 
「當中發生好多離奇嘅相遇同好人好事,大多數都係私下底自己知,好少會話想浮上面,除非俾人發掘啦。」
 


「當時你老媽都有出嚟示威,但嗰時嘅佢傻下傻下咁,咩裝備都無,淨係著住黑色衫咁,呆咗咁企係度。」然後老媽子聽到後,打趣地打了老爸一下,那一下十分柔情似水,我眼前這兩位真的是我媽跟我爸嗎……?
 
「咁佢又唔算企得前喎,佢係企係中間,細細粒咁又唔高,好快就俾人群淹沒。警察好快就殺到埋嚟,前面頂都頂唔住,我本來都捉住咗一個警察,但你老母呢又唔曉走喎,呆係度俾個警察捉。」
 
「個警察一手捉住佢,下一個動作已經係想揮落去㗎啦,嗰一下力度估都估到唔細㗎。」我老爸講得很是激動,眉飛色舞的樣子,連動作都做出來了,一把抓住老媽的手,他們兩個人彷佛年輕了十幾年的樣子,一點都不老。

「跟住你老豆就上演咗一場英雄救美。」老媽斷了老爸的興致,拍了拍老爸的肩膀,績道:「我幫你講埋啦,唔洗講到咁浮誇嘅。」
 
老爸像極了一個洩氣的汽球,什麼雄風都不見了。
 


「你老豆嗰陣好Man㗎,幫我擋咗嗰一棍,佢手臂都瘀咗一塊,係佢嘅保護下,我哋先至咁幸福咋,你要記住啊。」
 
「就算依家香港變成咁,都唔代表我哋唔可以幸福,只要……一家人齊齊整整就夠。」
 
「當初12月31日嘅分隔事件,我同你呀媽講,我哋一齊留低啦好無?雖然我哋一齊咗唔夠半年,但我已經落定決心,如果佢同我一樣選擇留低,就會想同佢結婚,一生一世不離不棄。」
 
「係嗰數數十分鐘之間,要做一個決定並唔容易,但你呀媽諗都無諗,就應承咗。」
 
「而我哋屋企人不畢都係深藍,亦無理到我哋兩個,就過咗去對面。」
 
「所以我哋係無結到婚,無乜親朋戚友,就搞嚟都無意思,只要我哋兩個生活得好就足夠。」
 
「點知……一齊咗先知原來你呀媽咁難搞,咁港女㗎。」老爸細細聲在我旁邊說道。
 
不禁被他們兩個逗笑,原來我爸媽真的很好,我真的很幸福。


 
「黃俊昇!作死啊你?當我聾㗎?」老媽貫徹她的作風,而老爸實笑哈哈的胡鬧過去。
 
「仔,你開始大個啦,我唔知你係邊度知道真相,但你既然知道咗,我哋就當你大個咗㗎啦,將來你要決定點樣行,我知道你心入面已經有答案。」老媽出其地溫柔,摸摸我的頭,語重心長的對我說這一番話。
 
不過從此之後,老媽便再也沒有摸過我的頭。
 
「老媽我一定支持你,只要你對得住自己良心,阿媽只祈求你做一個有良心嘅人。」

那一晚,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睡不著覺的晚上。
 
我走在海岸旁邊,沿著舊太古城一路走過去,靜靜地觀看著對岸的夜色。
 
燈火通明。
 


而我們呢?很多地方都日舊失修,燈火?更是暗淡無光。
 
我靜靜地看著對岸九龍塘的景色,燈火通明的夜光,是一代繁華的象徵。
 
那裡,原本是屬於我們的地方。
 
只不過隔了一個海岸,一個觸手可及的地方,卻像是隔了一個汪洋大海般。就有了這樣的差別,我不禁問自己,我們到底做錯了什麼?
 
看著看著,就這樣過了一晚,我看見太陽劃破天際,曙光真的很美,因為它帶有希望,代表著開始。
 
我想了很多,也下了一個決定,也就是把四海幫的目的貫徹到底。我明白這不是什麼一時之間的決定,這可能會是我一生的目標。
 
要做,就需要用一生、用命來做。
 
徹夜未眠的我,去樓下隨便吃個早餐就回去換衣服上學。


 
我沈重的心情還沒轉換過來,出門就看到阿寶站在門口等我了。
 
阿寶這幾年間依舊準時,我都已經習慣阿寶在我身邊,一起上下課。
 
「華,你…個樣咁攰嘅?」阿寶關心地問道,手也牽緊緊的。
 
我跟阿寶之間的關係,其實並沒有明講,也沒有誰跟誰告白,嗯……就很自然的,自從那件事情之後就一直這樣。
 
就連小小明和肥波都習慣了,而阿寶一直都是那種話不多,靦腆的女生。所以我們三個男生在的時候,阿寶絕大多數在黏在我身旁,靜靜地聽著我們說話。

隨著我們漸漸長大,青春期給我們的變化也很大,除了肥波之外。
 
阿寶比我們早發育,身材變得百媚千嬌,更亭亭玉立了。以前我們小時候不懂得欣賞女性,但青春期的男孩會變一個面孔,真的是天性吧。
 


肥波一直說阿寶變得越來越正,說她是潛力股,還說我很有眼光,一早就看上她。我真的沒他那麼好氣,不過會暗地裡高興一下。
 
畢竟男生嘛,你讚他身材高大、英俊,也不及你讚他追到一個正妹來得高興。
 
而我也比之前高出許多,比小小明高了半截,可能是老爸的遺傳吧,老爸他也滿高大的。
 
儘管我比小小明高,但我還是很瘦,而小小明的體態各方面都比我們好,而且他骨子裡的霸氣也不是惹小的。
 
不過他越長大,話好像就越少,總是一臉心事重重的樣子,讓人難以親近。
 
「無啊,我琴日聽完青龍白虎講嘅嘢之後,返到屋企老爸老媽又有提佢哋以前嘅事。然後夜晚我就瞓唔著,去咗海旁行下諗下嘢,跟住唔經唔覺就天光啦。」我如實交代事情的來龍去脈。
 
「唔怪得你啲黑眼圈都出曬嚟啦,成隻大熊貓咁。」阿寶嫣然一笑,不經意間撥動我的心弦,怎麼我以前不為意?
 
「哎……小…事啦,通一晚頂算得啲咩姐!最多一陣上堂瞓囉。」
 
「就嚟考畢業試啦,好心你就唔好成日瞓教啦。」
 
「得啦,難唔到我嘅,不過呢……畢業之後你諗住點啊?」我旁敲側擊地問阿寶,然後再決定要不要講自己的決定。
 
「我都唔知啊……其實我琴日聽完嘅心情都好沈重,好似突然間多啲嘢揹上身咁,我都唔知啊……咁你呢?」
 
聽完後,我亦能夠感受到阿寶的迷惘,因為我也一樣,所以我決定昨天的事跟她說。

「都係嘅,但我嘅心情就無你咁強烈,總好似……」阿寶頓一頓,想了想,好像在想怎麼形容才更為貼切吧?
 
支支吾吾一會後,便續道:「心情總好似無你咁強烈,畢竟我哋無經歷過,無咁貼身嘅感受,甚至會諗,自己真係有責任?」
 
不要看阿寶平時好像很少話的樣子,其實腦筋靈活得很,她平常跟我上學放學都有很多話對我說,她雖話不多,但很善解人意。
 
「但你唔好會好想知對面係點樣嘅咩?唔會想知對面係咩世界?」我老實說出自己內心的想法,我像是找尋阿寶的肯定般,我其實是想阿寶支持我的,想我重要的人支持我,包括小小明跟肥波。
 
「本來對面岸就係我哋嘅地方,點解我哋要俾人趕過嚟?對面嘅世界係點嘅呢?世界究竟係點嘅呢?我都想體驗老爸老媽口中所講嘅自由究竟係點,我哋留係度並唔係叫自由。」
 
「我唔想一世就咁留係度,我想出去闖下。」
 
我跟阿寶牽著手行上長命斜,經過這條長命斜後,便是柴灣。
 
「我只係想同你一齊過生活,我……我唔係咁想出去闖,感覺對面會令我失去一啲重要嘅嘢,琴日聽到嘅,就係對面令我哋失去原本應有嘅嘢,我……」
 
「我唔想失去。」阿寶撓著我的手臂,低著頭,低聲地說道,卻重重地打進我的心扉。
 
一時之間,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就這樣靜靜地走回學校。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