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一条成敬,朕批准你的要求!」

阿爾法德的豪言貫穿整個王座之間,近乎冰點的氣氛變得緩和起來。

「謝謝。」

成敬苦笑回答,然後轉身帶着雫和未華子二人在倒在地上的士兵中間離開王座之間。


——時間回溯半小時前。



當成敬在房間休養的時候,阿爾法德命隨從向他傳話。

「一条成敬大人,國王陛下有事找您,請半小時後到王座之間去。」

站在門外的隨從將聲音傳遞到處於門另一面的成敬那裏。

「啊,好的,謝謝傳話。」

「還有,山崎雫大人和佐川未華子大人正於門外等待您。在下先行告退了。」



語畢,一條小小的門縫中探出兩雙明眸。成敬想起昨日不幸(幸運)的事故後,尷尬地叫喚着二人的名字。


「雫、未華子,你們有事找我?」

成敬與門後的二人對上眼。不約而同地,雫和成敬每當交上視線,彼此就會移開視線,然後又再偷偷看對方的反應,就如戀愛時的曖昧一樣青澀。當然,二人也並非因愛慕之情而做出曖昧的反應,只是碰巧地二人也對這些事物沒轍,即使是能用演技收藏個人負面情緒的成敬也無法故技重施掩飾自己的想法。從旁人的角度而論,倒不如說二人的反應表現等就像初戀一樣,就是『在上課時偷偷看自己的心儀對象發現對方也正在看着自己然後因害羞而別開頭』的感覺。同樣沐浴在成敬視線範圍內的未華子覺得自己好像被排斥在外,便拉着雫的手推開房門。

「我們來了哦~小色狼成敬同學~」



未華子一如往常的語氣打破尷尬的氣氛。

「誰、誰是色狼啊?!昨天那個只是意外!!」

伴隨着昨日的記憶甦醒,雫和成敬之間的氛圍又充斥着尷尬。

「成、成敬君,我們來是為了談談今後的事情。」

雫把快要暴走的話題拉回正軌。

「今後?」


「對喔~是要討論和大夥一起在王室裏接受訓練還是偷偷逃跑哦~」



未華子意外地配合,沒有讓話題暴走下去。提到『大夥』二字,二人露出了悲傷的表情,但下一秒,二人的表情又回復原狀。成敬沒有不識趣地深究,他知道任誰都不想看見自己的朋友死在自己的眼前,恐怕班裏的同學反應更大吧。雖然成敬對大部分人持有憎恨的情感,但看着他們在自己面前死掉,心裏果然還是不是味兒。

「你們不想待在大家身旁嗎?」

成敬對二人的觀點感到意外。畢竟二人的立場和成敬不同,常理上大多數情況下雫和未華子都是受同學保護的一方,而成敬則是相反。所以,成敬很好奇她們提出『離開大夥』的理由。

「未華子認為呢~,整件事情很奇怪~。感覺王宮的人也怪怪的~。」

「未華子告訴我,培莉在戰鬥時的行為很奇怪。她擁有王國最強的實力,卻只使用詠唱時間極久的魔法。」

雫接着未華子的話語,以不讓門外士兵聽到的聲量道出重點,使成敬回想當時的情況。的確,當時身為王國最強魔法使的她能做的事情多得很,魔法的威力也一定比1級的他們強多了,光使用耗時良久的魔法並不合理,至少也應該要先指示成敬他們逃跑,再命令士兵拖延時間。不過,要是說培莉為了達成目的而採用拖延戰術又好像有點違和感,可能真的是實戰機會不足而已。反之,事件最大的疑點不在培莉,是在於⋯⋯

「而且,王宮的各處不是都有士兵站着嗎?為甚麼那時只有與我們同行的士兵戰鬥?」

雫加重了怪責的口吻,強硬的語氣讓強忍的表情也稍稍崩壞。不過,氣氛不容許她把情緒表露出來;即使氣氛容許,她的自尊也不可能允許她在別人面前哭出來,所以雫又再次築起了內心的城牆,將軟弱的感情再度隔開。成敬雖然沒能察覺到這些細微的臉部表情變化,但聽見雫的語氣,任誰都能知道她內心蘊含着一團怒火。



「國王所處的王宮戒備森嚴,不可能沒有士兵過來支援。我們懷疑整件事情是王國刻意策劃的一齣戲。」

這是相當合理的推測。自成敬他們被傳送過來異世界的時間只是過了一天,消息還沒散播到王宮以外的地方,但敵人來襲時很明確地指出成敬一群是異世界人,可見消息已經傳到魔獸族那裏——在人類種和魔獸族有所接觸的情況下。很可能,卡西亞魯王國和魔獸族有所牽連,又或是,王國中出了一個叛徒。


「你們的腦筋意外地好使呢。真讓人意外。」

打算讓二人提起精神的成敬不小心把真心話掛到嘴邊來。雫用鄙視的眼神盯着成敬,然後用力拍了拍成敬的肩膀。

「成~敬~君~?」

毫無感情的語氣和不祥的迷之笑容使成敬感受到與許德拉戰鬥時有所不同的毛骨悚然。

「痛痛痛⋯⋯!我不是物防挺高的嗎?!為甚麼?!」



這並不是假裝,雫拍肩膀的力度足以讓外掛數值的成敬感到痛楚。

「在你躲起來睡懶覺的同時,這邊可是拼盡全力地訓練呢。」

「呣⋯⋯」

「我說呢,我為了保護你們才會受這麼重的傷啊。」


「這個⋯⋯抱歉。」

雫突然低下頭道歉。

「不,這不是你的錯,要是我在那傢伙把大家⋯⋯之前就出來戰鬥的話⋯⋯」



「不不不,成敬君你已經處理得很好。要是我那時沒有被嚇到不敢動的話⋯⋯」

「呣⋯⋯呣⋯⋯」

「還有,成敬君也不是我治好的,明明答應過你,結果我甚麼也沒做到⋯⋯」

憤怒的後面伴隨着自責,雫為自己的無力感到自責,以失去自信的聲線說道。

「真的不要緊,你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

成敬用開朗的語氣鼓勵雫。此時,按捺不住的某人終於受不住氣爆發了。

「呣啊!!!!!!不准丟下我二人世界啊!!!!!!」

未華子因為無法加入話題的排斥感而咆哮,然後像個孩子一樣走到二人中間各挽住二人的一條手臂。嘛,只看臉和言談舉止的話,未華子的確是一個孩子。不過,再次感受到的成熟觸感讓成敬消去原來的想法。


『你能回來的話,可以揉一下哦。』

成敬突然回想起和尤郯戰鬥前的話,再加上現在感受到的衝擊,成敬的內心再次如同暴風雨中的小船般劇烈地動搖了起來。

「知、知道了,你先放手,我們現在回到討論的主題去。」

成敬怕喚起在未華子睡房的記憶,為免『那傢伙』精神起來,他還是趕緊轉話題,好讓未華子早點鬆手。最終,未華子成功使話題重回正軌,三人正正經經地討論了未來的路向,決定要離開王國獨闖天地。雖然雫對背叛同學一事感到慚愧,但她在成敬昏迷其間已經勸過不少同學,他們選擇留下也是無可奈何;至於亮介則是相信『王國的一切也是出於善意』而拒絕雫,仁晶則是聲稱要『保護人類種(人渣語翻譯:想要把培莉弄到手)』而留下來,叫不動任何人也是無可厚非的事實。


半小時過去,成敬一行和阿爾法德在王座之間會面。

「一条成敬,你真是斗膽啊。」

阿爾法德的第一句話,讓眾人抖了一抖。這句話雖然語調聽起來無異,但由一國之君的口中道出,這句話可是非同小可。被指名的成敬,默默深呼吸了一口,鼓氣勇氣站出來和阿爾法德對談——在同一地位的態度,站着和身處王座的國王對話。

(已經沒問題了。比起許德拉,這算是甚麼小事?)

「我的優點就是勇呢,國王大人。」

當然不是,其實成敬相當害怕,內心不斷使勁鼓勵自己,他只是耍嘴皮而已。傲慢的態度讓王國的士兵稍微生氣,想到他也算是一個『救國英雄』,士兵便把怒氣收了起來。在場的同學們看着士兵和阿爾法德的一舉一動,嚇得快要把心臟從口裏吐出,唯獨成敬、雫和未華子還有勇者亮介和他的快樂夥伴沒有被國王的威嚇力震懾住。

「成了『救國英雄』而變得這麼傲慢了呢。不過,你救了朕也是鐵一般的事實。沒有你撐到騎士長的到來,朕恐怕早已死去了。」

阿爾法德具有深遠意味的眼神,讓成敬十分在意。不過,當前重要的是⋯⋯


——成敬同學~他沒說謊哦~

腦內突然浮現出未華子的聲音。這是未華子身為『吟遊詩人』兼『生命魔法使』的能力。


在半小時前的討論當中,成敬得知未華子原來擁有『吟遊詩人』和『生命魔法使』的職業。於是,三人便打算透過和國王對話調查事件是否由國王一手策劃。作戰內容非常直接,就是利用『生命魔法使』的【測謊魔法】和『吟遊詩人』的【意念傳送】為中心,在與國王的對話當中尋找違和感。順帶一提,得知未華子懂得生命魔法時,成敬一邊敲着她的頭,一邊大叫「你怎麼不早點說!!!!」。


——我再問問。你替我盯緊他的靈魂。

由於成敬擁有『吟遊詩人』的技能,他推斷能習得【意念傳送】的技能便試了試,結果還真的學會了。只要把想要傳達的意念想像成一件包裹,再想像自己和未華子之間有一條輪送帶,意念就能確切地傳遞到未華子的腦海中。要準確一點來說,就像是把水壺的水澆到泥土之中,然後泥土一點點地被水滲透的感覺。其實成敬也能使用生命魔法,只不過學懂生命魔法的前提就是要學懂分辨『靈魂』的狀態,在沒有得到升級所獲取的技能資訊下學習需要的時間實在太多,所以唯有把這個課題擱置。至於沒有『生命魔法使』和『吟遊詩人』職業的雫,就只能成為未華子的護衛。

「但是,一碼歸一碼,欺騙了朕的你還是罪該萬死呢,要是你早點告訴大家你的屬性,或許就不用背負九條人命的罪孽呢,你這個罪孽深重的男人。」

阿爾法德煽動成敬的同學,想要利用大家對成敬的愁恨心達成自己的目的。未能洞悉阿爾法德真意的同學,完全被他玩弄於股掌之中,對成敬產生有過之而無不及的殺意,當中的佼佼者就是失去了好友的莉央。如果成敬沒有被雅典娜強制逼使進行心理輔導的話,也許現在就敗給了阿爾法德的鐵齒銅牙。可是,瓶子已經重塑了。


「不不不,要說欺騙的技巧,草民怎能及得上國王陛下的實力呢?光是把士兵調虎離山,草民便要甘拜下風。還有,國王陛下您的調查部隊真是出色呢,即使是對使用了【資訊隱藏】的我也瞭如指掌。」

成敬以稱讚作反諷,與卡西亞魯的一國之君展開火花四濺的唇槍舌戰。被成敬提點的眾人陷入短暫的思考,然後把矛頭對準阿爾法德。

「哈哈哈哈⋯⋯朕欣賞你的膽識。咱們別再翹圈子了,回到正題吧。這次叫你來的不為別的事情,只是要獎勵你的表現。說吧,救國英雄。」

——被成敬同學說中了呢~國王陛下的靈魂搖晃了一下喔~

搖晃的靈魂意味着動搖,也意味着成敬他們的推斷正確無誤。在這一瞬,成敬想要的獎勵已經決定好了。


「那麼,我有一個很簡單的要求,請讓我和雫以及未華子離開。」

「喔喔,把兒女私情放上來,不怕惹人閒話嗎?的確,二人也有一點姿色。行吧,朕允許你們現在去開房間。」

阿爾法德刻意誤解的理由,讓成敬肯定了自己的想法。阿爾法德的目的,是『逼使一条成敬為國所用』。首先派培莉接待他們,讓他們對王國產生親近感,然後便透過某渠道和魔獸族勾結,同時命令士兵不要前往支援,讓魔獸族殺掉同學,吸引成敬的仇恨,讓成敬把矛頭指向魔獸族,從而成為王國的利器,要是成敬不從,日後再以同學的壓力和罪惡感逼使他戰鬥;如果不幸在那時候戰死,也就是說成敬他們沒有利用價值,所以死掉也無妨。不過,似乎大部分人都沒有察覺到阿爾法德的目的,成敬的同學如是,就連培莉也一樣如是。

「陛下應該相當了解我的『離開』是甚麼意思吧?」

成敬突然銳利化的雙眼營造着不容說笑的氣氛,感受到君主被人投向敵意的士兵引劍指向成敬,申訴着『即使是救國英也沒有得寸進尺的權利』。原先打算辱罵成敬的同學也在短兵相接的一刻把字呑會喉嚨,因為在座的每一個人也知道這些接近90級的士兵認真起來,即使是成敬也不可能毫髮無損。

「好吧,但我有一個條件——打倒這些士兵,告訴我你們不用靠我們也能生存下去。」

阿爾法德讓人摸不着頭腦的要求令成敬有所猶豫,但想到沒有更方便快捷的方法,成敬便打算答應了。

「這是『獎勵』還是『懲罰』啊?!」

成敬大吼。

「不要的話我收⋯⋯」

阿爾法德話說到一半,成敬就已經放倒了一個士兵,以沒有任何人能捕捉到那一瞬的速度。


「在戰場上說那麼多話可不是明智之舉。」

成敬在奸計得逞下再補上一句,把士兵完完全全地激怒了。只是,他們是受過訓練的御用守衛,怒火只可以冷靜地燃燒而不可放縱,在戰場上,一秒的理性也不能夠失去,否則失去的事物就不僅是理性,而是性命。

「別用這種眼神看着我,我可沒殺他,只是讓他小睡片刻而已。」

游刃有餘的語氣讓士兵們火上加油,就連同學們都在心中蔓延着一股莫名的不快,那是——名為妒忌的感情。一般平民的速度是25,1等的異世界高性能外掛已經是平民的4倍,滿等的士兵也有150,外掛的亮介與他的小夥伴最高只是210,而成敬則是325,快得足以讓人認為他不是人類。在王國能與之相比的,就只有首屈一指的騎士長雷馮而已,所以眾人無法捕捉到比自己的反應速度高兩倍以上、使用【潛行】作煙幕再施放的【初階催眠魔法】也是人之常情。此時,戰爭的帷幕才被稍稍拉開⋯⋯才不是呢。成敬只是故技重施,然後打手指頭假裝是特殊的技能。


噠噠噠噠噠噠噠。


一霎那,王國引以為傲的護衛團全部倒在地上,本以為成敬存於壓倒性的不利之下的眾人都忘記了呼吸,屏息注目着眼前發生的不現實事件。

「看來屬性上的高數值才是最暴力的質量攻擊呢。」

阿爾法德苦笑言道。


「想以量勝質,前提是雙方的實力所別無幾,你說是不是啊,躲在石柱後方的烏鴉先生——撒修大叔。」

成敬對着空無一人的石柱旁問道。頓時,黑雲於空無一物的石柱前方湧現,一團團的烏雲互相合併、膨脹,最終形成一個人型。

「成敬小子,你是怪物麼?」

連眼也沒眨的撒修對自己被成敬發現一事感到無力。理所當然地,其他人也完全察覺不到石柱的影子之中有人,更不可能想到那個人就是王國最會做料理的廚師。由於要跟上非常識的發展實在太吃力,同學們都一一放棄了思考。最明智的,果然是那些未從恐懼和悲傷中振作而躲了起來不出席的人。至少,他們不用被『用盡全力跟上狀況卻發現自己只是個笨蛋』的無力感重擊。

「是奇里的味道喔。」

成敬作無用的追加說明,不論是甚麼原因,能發現到這種細微得誇張的事物時,他就早已不再被認定為人類。


「Checkmate(將軍)。」

再一次,阿爾法德理解到自己眼前的這個男人、對自己宣言將軍的男人,是一個多麼外掛的存在。靈活的腦筋,種類繁多的職業和技能,還有外掛的屬性,這絕非是自己能敵得上的對手。阿爾法德在身居王位後,終於找到能讓自己冒出冷汗的對手了。

「不愧是你啊。朕投降。哈哈哈!一条成敬,朕批准你的要求!你和她們好好的探索一下異世界吧。不過,我相信我們很快會再會的。」


此時,凝結的空氣被敗者的宣言打破,如坐針氈的雫和全神貫注的未華子才捨得放鬆下來。

「謝謝。」

成敬用隨和的語氣,苦笑着回答阿爾法德,然後向雫和未華子打了個眼色。二人向成敬回應了一個慰勞的微笑,接着便跟着成敬一起離開王座之間。


「下一次,朕不會再敗陣下來。」

大門閉上之前,王的宣言確實地傳遞到門外。語音落下,沈重的大門重重關上,把正在消化事情的眾人留在王座之間。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