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由她說服自己當電燈膽的一刻開始, 她彷彿越痛越快樂, 但她忘了每個燈膽都有自己的壽命, 鎢絲會斷, 斷了就連唯一的價值都失去了。



「她跟你很合襯,不如你追她吧。」
「我不喜歡她那類型的女生,如果是妳還可以考慮一下。」
「真的嗎?可不要有天被我發現你跟她在一起呀!還有,如果我將來嫁不出去你記得要負責,別想賴賬啊。」
「我真的不喜歡她。放心吧,我相信可以娶到妳的人應該挺幸福的。」

或者他已經不記得這段對話,
又或者他當時只是隨口說說而已,
但她一直沒有忘記過他曾經對她許下的承諾,
就算他的語氣有多不認真,
她還是覺得他不會騙她的。



而她其實無心撮合他跟另一個女生,
她說他倆合襯的時候內心是帶著妒忌和醋意的,
她是害怕他們會真的在一起,
只是他沒聽出她的心意,
也許即使他聽出了亦不會在乎她的感覺。



「仍是你們密友呆望你們熱吻 應該開心還是痛心」


「能迴避嘛我怕了當那電燈膽 黏著你們來來回委曲中受難」

在這段對話不久之後,
他和那個她真的在一起了。
她很努力叫自己不要在乎,
但她的努力並沒有得到回報,
她還是很介意。
他們以為甜蜜的感覺可以讓身邊的人分享到半點幸福,
卻沒想到她的內心充滿掙扎。
看著他們在自己身邊轉來轉去,


她很怕有天會按捺不住自己的眼淚,
所以只好一點一點地逃離這個擠了三個人的圈圈。

她不是介懷他沒有守候在她身邊,
亦不是要自私地霸著他,
她可以接受他喜歡任何一個女生,
唯獨不能接受他愛上那個她,
那個他曾信誓旦旦說不喜歡的她。
她隱藏了很多心事,
但其實她的世界很簡單,
她相信他說的每一句話,
可是他騙她了。

她討厭被欺騙的感覺,
然而日復日,


她像泥足深陷地沒法徹底離開他倆的世界。
她不願主動拆散他們,
卻每天在心中祈求他們會分開。
她不想當第三者,
卻漸漸享受當他們之間的電燈膽。
她明知這樣做是危險的,
她明知這樣做會傷害到自己,
她依然樂此不疲,
她跟自己說,
只要他沒察覺不妥她就有信心一直演下去。

「能承認嘛我故意當那電燈膽 他日你們完場時入替也不難」
「善良人埋藏著最壞的心眼 妄想一天你們會散會選我嗎」

由她說服自己當電燈膽的一刻開始,


她彷彿越痛越快樂,
但她忘了每個燈膽都有自己的壽命,
鎢絲會斷,斷了就連唯一的價值都失去了。
即使她習慣了心痛、接受了難過,
但這些感覺還是會慢慢蠶食她的心,
讓她失去快樂的機會。
無奈燈膽的熾熱讓人沒法靠近,
只能等待她自己醒過來的一天⋯⋯

.

EMAIL |  [email protected]
INSTAGRAM |  @IVY__RAI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