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面天真純品而稚氣未脫嘅面孔, 正不時瞄吓企響黃生身邊嘅我呢個高層, 黃生同呀倩講 : 「呀倩, 下次啲房妳哋要執番乾淨啲嘞, 秀媚頭先睇過話啲房四圍都仲有好多塵呀。」
 
呀倩正一面歉意咁話 : 「知道嘞, 我會叫佢哋留意一吓架嘞。」 跟住黃生又再介紹我比呀倩認識, 呀倩聽倒我係高層嘅時候, 即時顯得有啲緊張起嚟。
 
我見好似嚇親呢個小妹妹咁, 跟住我就用好 nice 嘅語氣同佢講 : 「呀倩妳今年幾多歲呀?」 呀倩正戰戰兢兢咁答我 : 「二十歲。」
 
黃生望住我笑咗一笑, 跟住我哋又再行去搭 lift 到各層視察一吓四周環境。
 
再睇多一陣, 黃生個電話響起, 見佢講咗幾句收線之後就話 : 「Raymond, 我有啲事要番去做嘢先, 其他地方就等我遲啲先再帶你去睇啦, 失陪嘞。」
 




講完黃生就自己走咗開去, 噓, 終於都比佢悶完嘞, 但諗番起頭先見過嘅女, 心諗唔知其他部門嘅女會唔會都係有咁高質素嘅呢? 呼, 都係上番樓上睇吓小燕盤數 check成點先算。
 
會計部內, 黃生番到入嚟之後, 幾個職員正神色凝重咁同黃生行咗入房內, 關上門後, 眾人跟住就開始要商討一啲事情咁。
 
西裝四眼佬首先開口講 : 「呀黃, 個財務總監有啲咩講呀?」
 
瘦削大陸佬再問 : 「老黃, 今次怕唔怕比條香港仔查到我哋啲枱底數架?」
 
陸軍裝粗獷男就話 : 「唓, 咪生人唔生膽啦, 佢查到嘅我咪就搵人啪咗佢囉, 係呢, 做咩佢哋要叫小燕幫佢手架? 條靚妹以前係呀何啲人嚟喎, 而且我哋不嬲都唔比佢掂啲 file 架, 咁今次會唔會係有啲唔妥咁呢?」
 




黃生正沉沉呼咗啖煙出嚟就話 : 「條香港仔無咩嘢講過, 但頭先入佢房果陣, 我見佢揭到呀炳張假單響度睇緊, 呀炳又係嘅, 叫佢啲單打多兩隻字又唔肯, 成日就咁日用品五十萬就算, 呀惠話香港啲會計仔睇嘢好嚴架, 一陣比佢追問上嚟就真係麻煩架嘞。」
 
西裝四眼佬再問 : 「咁而家點算呀?」
 
黃生再若有所思咁話 : 「唔好咁驚住, 睇定啲先, 不過, 頭先帶條香港仔四圍咁去, 見佢望到啲女眼都唔識斬咁滯, 我諗過架嘞, 不如我哋就比啲甜頭條香港仔, 等佢攞咗著數之後到時大家咪好嚟好去就算囉, 不過, 你哋都要昅實小燕佢, 我驚條靚妹可能唔係就咁幫條香港仔手咁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