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女仔正眉絲細眼電死人咁話 : 「無, 我覺得你好得意之嗎。」
 
我再同佢講 : 「係呢, 都就嚟夠鐘食午飯, 咁一陣妳想去食啲咩咁呀?」
 
個女仔就答我 : 「是旦啦, 次次都係你話事, 咁就由你去揸主意啦。」
 
我再講 : 「咁就去番上次果間餐廳度食吖, 果度啲牛扒都幾有水準嘅。」
 
個女仔再話 : 「好呀, 但我好似唔識得你過喎。」
 




我又再講 : 「係唔識架, 但一陣妳都要食飯架, 點啫? 相請不如偶遇, 咁不如就一齊去食好唔好呀?」
 
個女仔諗咗一陣,  跟住就伸出隻手笑住點一點頭就話 : 「好呀, 我叫做 Anna。」 我同佢握住手咁話 : 「叫我 Raymond 就得嘞。」
 
就係咁, Anna起身就話要去沖涼同換衫先, 跟住就叫我半個鐘頭之後響 gym room 門口度等佢。
 
等待期間, 我已經覺得有啲肚餓, 但諗起我嚟咗呢度都未夠廿四小時啫, 但就已經同兩個人做咗兩次愛, 而到咗今朝我就食咗個早餐同痾咗篤屎, 跟住之後就再飲咗兩啖人奶咖啡就直到而家嘞。
 
半個鐘頭之後, Anna已經換咗衫就行番出嚟講 :「行得嘞, 咁我哋去邊度食呀?」
 




同 Anna行落一層之後, 呢層有間法蘭西牛扒屋響度, 我哋入咗餐廳坐低之後, 諗起橫掂有黃生照又唔使我比錢, 跟住餓到仆街嘅我就嗌住個 waiter 埋嚟, 「唔該, 一個西冷牛扒再加一個鑊仔牛柳, 兩個都要七成熟, 係呢, 妳想食啲咩呀?」
 
Anna 依住個口嚟望住我講 : 「嘩, 你都幾食得吓過喎, 咁…我要個雞肉沙律就得架嘞。」
 
渣………, 兩個扒落咗汁之後, 跟住我就邊食邊同 Anna 講 : 「係呢, 做咩妳會一個人響度住嘅?」  Anna 食住沙律同我講 : 「哦, 我係做創作嘅, 我嚟呢度純屬只係休息兼諗住攞靈感嚟寫嘢之嗎, 但就係因為成日都天馬行空, 所以頭先我先至無比你拋窒倒我咋。」
 
哦, 咁我再問佢 : 「咁妳係做邊方面嘅創作架?」 Anna 再講 : 「咩類型都有, 廣告啦, 網劇啦, 響網上寫小說啦, 仲有好多其他 freelance 嘅 job 我都有接架。」
 
我繼續狼吞虎嚥地講 : 「咦, 我都有響網上寫故仔過喎, 不過通常 post 咗上去都無人睇咁之嗎。」 Anna 有啲好奇咁問我 : 「哦, 咁你響網上係寫咩故仔架。」
 




我氣定神閒, 理直氣壯咁同佢講 : 「寫咸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