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故事的主角,通常都不是普通人,
我也不例外,我只是比普通人更普通。
就像街上看到的路人一樣。

我不像道明寺般有型有錢。
要我來評價自己,我想......
「木村拓哉」較為貼切。


所謂的一見鍾情,我想就是這樣。




世上能給你有印象的人或者不少,
短褲?豐滿的身材?


但真正令你難而忘懷就是對她的感覺。

或許你會說我單純,天真。
而我就是因為一個笑容。




「我.........叫啊健。」

女生彷佛愕然,不知那來的男生,
竟然用了老士的對白來打開話匣子。

她笑了,或許我真的魅力無法擋!

老師步入課室,就這樣開始了上堂。



雄性的本能就是喜歡看漂亮的異性。

不知不覺,我更加留意她,自然到我會不經意雙眼注視她。

不知她是否發現了,有數次和她眼神對望,
當我扮作若無其事時,我再偷看她。
她並沒有移開視線,這個舉動令我不知所措。
只好繼續四處張望。


「做咩成日係咁望住人?」
說這句的人是坐我後面的同學,
正正是我之後的老死-耀明。




「無呀,無呀!我隻眼有啲問題,得唔得呀!」

天呀!
我看她好像正在偷笑。

是笑我嗎?

經過一天煎熬,終於下課了。


「你條傻仔癩蛤蟆想食天鵝肉?好似佢咁嘅女仔,多人追咖,今晚發夢呀,你應該得咖。」
啊明特意地提我一下。

我眼見她凖備走了,便想問一下她的電話。




「喂你電


「嘉麗啊,快啲啦,我地等緊你呀⋯⋯⋯


「你問我d咩呀?」


「我想⋯⋯都係無野啦。」


可惡!你是不是男人,問一個電話都不敢!



正當我收捨書包時,後悔之際,我看到那本中史書,多了張紙條。


「白痴仔,51xxxxxx,過左10點唔好打比我,因為我瞓咗咖啦。」

實在難以想像她會這麼輕易把電話給我。



一個眼神就能令人好似觸動心弦的感覺,
聽說人生中可能只得三次。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