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開始了whatsapp對話,
感覺距離好像接近了一些。

由於我長得特別高,所以排隊幾乎排到最後。

每一次轉課室,不知為何她總是走得特別慢。

就好像等我一樣.....
等我?



直到有一次,我忍不住問:

「做咩成日行得咁慢呀,等我呀?」

「你諗多左啦,傻佬。」
然後她就加快速度走回課室。

我沒看錯吧?
她正在笑?



「今日有無人無帶書呀?」
Miss 黃出名麻煩的,若然忘記帶書上她的課,你就死定了,因為要將今日她教的頁數重抄一次。

身旁有人舉手
miss ........

「咩事呀,嘉麗」

我大聲地說
「我無帶書姐,洗唔洗篤我出黎呀。」



同時將我的書放在她桌上。

「岩瀨健!你真係好曵,留班都唔好好讀書。」

如是者,我就要罰企和罰抄課文,還要放學前交。

「點解要咁做呀你?
「我地又唔係好熟

我並沒有回答站在面前啊麗問的問題
我只是⋯⋯我只是想好好保護你。

腦裏突然播起周杰倫的那首歌
「愛情來的太快就像龍捲風」



下課鐘聲響起,
所有人都執拾東西,凖備回家。
唯獨我仍要罰抄那些垃圾課文!

抄到一半,人有三急。
回來後,發現不完整的罰抄,多了幾頁。

還多了一張紙條
「傻瓜,多謝你。」


我就像李白,你就像杜甫。
因為那些字體總不一樣。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