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為何,準時的她今天竟然會遲到。

所有事情就像巧合。
巧合地他來宣洩主權。
巧合地她看不見這幕。

我除了悶悶不樂之外,
還有就是妒忌。

甚至連耀明都看得出,



「唔洗咁嘅樣喎。」
「做兄弟先同你講,條女收你兵呀。」
「明未呀。」

「呀明。」
腦海一片空白⋯⋯
「我唔介意比佢收兵,那怕係一秒,佢有一秒記起我就夠。」

「仲有呀。」




「咩事呀。」



「明明我同你唔熟,點解成日都幫我?」





「因為你好似我。」



「吓?」


「唔好講返以前啲野啦!」


每個人心目中都有一個她,一個故事。

她也察覺出我面色不妥。

「做咩呀?」




「無。」


「講我知啦。」


「真係無。」


「咁好啦。」

整天也沒有再理會我。
只顧和她的同學談天說地。



一秒也沒有注視過我。


眾裏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
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