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跑到學校,門口沒有人。
於是我打電話給啊麗。

「喂,你放未呀?」

「落緊黎啦。」

於是我便乖乖坐在一旁。

想不到卻被這一幕嚇呆。



在人群中我看見了,兩個人,
張政雄和啊麗。
他們兩個有說有笑。

「Hi!」
想不到張政雄會主動和我問好。

「Hi」



「咁我唔阻住你地啦,我走先啦?」
「聽日見啦啊麗!」

「聽日見」?難道明天還會和啊麗再見面?
心裡有一種煎熬的感覺。

「做咩呀?」

「點解佢會⋯⋯?」



「師姐問我幫唔幫手,我都唔知佢係到咖。」

我疑問道說,
「無聽你提起過既?」

「我都係岩岩先知咋!」

之後啊麗和我談甚麼我也不太記得了,
大概是在辦舞會時的趣事。

走著走著,便到了啊麗的樓下了

「咁我翻去先啦。」

「好啦,小心啲啦」



說罷,便想轉身離開回家去。

「同你行多陣啦!」

「吓?」

「做咩事呀!」

我一邊捽鼻子一邊說:
「無野喎。」

她就像我肚裹的蟲,總會看穿我的心事。

「唔鐘意呀?」



「唔⋯⋯唔係呀」

她停下腳步來說,
「你唔信我呀?」

「我唔係唔信你呀,我係唔信佢咋。」

「我地無野咖喎,普通朋友黎咋。」

「但你地曾經又曖昧過,又⋯⋯」
你看穿了我的心事,卻不明白我會擔心。

「無事,你信我好無,我地只係朋友。」



如果他當妳不是朋友呢?
就是因為大家是男人才會明白,男人想怎樣。

「你可唔可以唔再去幫手呀?」

「點解你會咁蠻不講理咖?」

從來沒看過啊麗這樣說話。

「我⋯⋯」

她轉身便離去,

我輕聲地說,
「因為⋯⋯我自卑。」



第二天,回到校園裹,
學生會大事宣揚聖誕舞會一事。

回到坐位時,竟然看到啊麗,

「麻煩友!」

我露齒微笑。

因有著你,跟我一起,親愛的你。

「你唔係要幫手宣傳咖咩?」
「唔洗落去咩?」

「所以咪話你麻煩友囉,唔去啦。」

我甜絲絲地笑出來,
而她一邊露出無我辦法的樣子,一邊捏我的臉。

都也是你,真了不起,親愛的你。

終於到了,聖誕舞會的日子。
每人都盛裝出席,我也不例外。

我穿了父親的舊西裝,
說實話一個中五學生怎會有一件西裝。
寬闊肥大的西裝顯得有點衣不稱身,
不過不緊要,我用樣子撘救。


聖誕舞會這個活動只有中五生才能參加。
一來想為他們打打氣,二來用來撮合一些人。
說實話只是每年學生會為了識女仔的藉口。


大會宣告,舞伴男一個,女一個,
各自從箱中抽出號碼,
雙方各自抽出號碼,相同的號碼為之一組。

我要跟啊麗一組!
一定要抽到!

原來張政雄負責處理,
各人排成隊伍抽號碼,
當啊麗凖備抽自己的號碼時,
我看到張政雄在遠處偷笑。

抽完後,我便走過去悄悄地問:

「你抽咗幾多號?」

她說:
「你抽咗啦咩,好似未到你喎?」

她遞給我看,原來是11號。

我拍心口保證。
「唔中都抽到中!」

張政雄大叫,
「喂,到你呀。」

然後悄悄在我耳邊說,
「抽到中11先講啦。」

「願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人都尊你的名為聖⋯⋯」

「求下你啦,上帝。」

「中到就真係幫你含能咖啦。」

我深呼吸一口氣,然後探手下去取號碼。

「1⋯⋯⋯⋯」

「係17呀!」

我中出你娘親一百次。

「嘻!」
此時張政雄正冷笑。

「係咪你,係咪你做咗手腳!」


此時,啊麗走來,
「你冷靜啲啦。」

「佢出埋啲陰招呀」

張政雄雙手攤開,表示無奈。

「算啦,算啦。」

我想不到說什麼話回應。
但我鐵定他耍了一些手段。

「11號」
「竟然會抽到11號喎!」
你不夠我來的,他彷彿這樣告訴我。

忽然有個女聲在我旁邊說,

「請問,你係咪11號呀?」

我拿著紙轉身,就看到一個女孩。

Miss ng 說
















「你咁樣著得好靚喎,小君。」


「多謝。」

當某一天,某個人走進你的生命時,
你就會明白,真愛是值得等待的。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