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學畢業後,兄弟們各散東西。

還是忘不了那段日子。

不過,人總要向前看。

「喂!同學!你係咪Freshman呀?」兩個身穿背心熱褲的姐姐走到我面前說。

「喔,係呀。」



「有冇興趣玩Ocamp呢?」其中一人把宣傳單張遞給我,我看了看。

「考慮下。」說罷我便往禮堂前進。

她們上前攔住我,然後抓住我的肩膀。

「我地呢個Ocamp好好架!又平又抵玩!仲有全校獨家嘅營火晚會!」

「咁你諗好就可以Whatsapp呢個電話,之後...」



知道了,不用多說。

事實證明我還是個男人。

因為我報名了。

「Ig同Snapchat都要填架!」

無稽。



但是,後來我知道為什麼要填Instagram。

新生入學日真的很無聊,快點完結。

「你已被新增至 暗影煞 」

這麼中二的名字。

「咁大家聽日七點半觀塘等喇喎!」

我把每人的頭像都看了一遍,得出一個結論。

好吧,是沒有美女。

沒關係,只是剛剛入學,不用急著認識女生。



「Hello!我係你組媽Cindy呀!」

原來頭像是假的,真人漂亮很多。

「喔,Hello。」

「你係連浩翹?」她一直盯著我看,應該是打算把Instagram裡的相片跟真人對比一下。

「係呀。」

「你有冇住Hall架?」Cindy問我。

當然有,否則我不會在Hall平台集合。



「有。」

「哦~等埋其他人我地就可以出去喇!」

去哪裡?當然是O Night。

「遲左呀Sorry,頭先接埋個女黎。」

他應該是組爸,準沒錯。

「我係你組爸Joseph!」

「喔,Hello。」

看他那臭臉就知道是狗公。



「咁我地而加去喇!」Cindy說。

「阿翹呀!你讀咩系架?」

沿途Cindy不停跟我說話。

「中文系。」

「嘩!估唔到你係才子喎!」

我該給個什麼反應好。

「哈哈哈哈。」



至於偉大的組爸則很照顧同行的那名女生。

可憐,天下又多一件悲劇發生。

「咁遲架你地!我係OC嘉嘉!」

她跟我們揮手,感覺大概比組爸友善。

同桌還有三名男生和四名女生。

是正常人的外觀。

「喂唔等其他組喇!開Game先啦我地!」Cindy主動帶領眾人玩些小遊戲,讓大家認識彼此。

原來Ocamp的遊戲都挺新奇,可能我沒試過,但許多遊戲都有身體接觸。

「你叫我Kenneth啦!你係阿翹?」

迎新夜後,我與同組某個很熱情的男生一起離開,因為他跟我住在同一個Hall,而且也喜歡足球。

「係呀。」

「哦...頭先你覺得啲女點呀?我覺得除左組媽唔錯之外,其他都一般般。」

「係咩,好似仲有一男一女冇黎。」我說。

「聽日正Camp就見到啦!」他笑道。

和他分別後,我便回到宿舍,但室友還未搬進來,所以第一晚的宿舍生活,只有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