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就像開車一樣。

有時要全速前進,有時要適當地停下來。

既會暢通無阻,又會間中遇上塞車。

我在感情的道路上,花了一年時間。

究竟能否撇掉P牌,做個有正式執照的人。





來到Marketing Ocamp的第一天,我懷著興奮又緊張的心情在宿舍門前等待Kenneth,然後再會合愷淇去吃早餐。

不過拉著一個行李箱,有點麻煩。

「喂呀翹。」Kenneth在片刻後也下來了。

「喂,係咪去Canteen等愷淇?」我問。



「係呀,行得。」

之後我們便到Canteen坐下,等待愷淇。

「點呀你決定好未。」Kenneth問我。

「過幾日你咪知。」我笑道。

「呢個時候又懶係有準備咁款,係咪架。」



我攤攤手,Kenneth只好無奈地搖搖頭。

過了一會兒,愷淇拉著一個行李箱進來。

「早晨!你地咁早嘅?」愷淇看著我說。

「係呀,呀翹話想早啲見到你。」Kenneth說。

愷淇笑了笑,我便瞪著Kenneth。

「少少啦...」我補充道。

「咁我地食野先啦,之後就去匯合班仔女。」愷淇說。

我們吃過早餐後,就到Canteen外等候,大約三十分鐘後,所有人也到齊。



「好乖喎你地!全部都有著組Tee!」愷淇笑道。

「梗係啦!組媽整架喎!」William看著愷淇說。

「哈哈我負責訂架咋!邊到識整!」

閒聊幾句後,眾人就前往集合地點。

「呀翹...」倩柔在路上看著我說。

「嗯?」我微笑地回應。

「都..都係冇野..」倩柔低下頭來。



我一臉疑問地看著她,笑了笑就繼續前行。

到達集合的課室後,我們把行李交給莊員,便找了個空位坐下來,我和愷淇則說起悄悄話。

「緊唔緊張?」愷淇問我。

「唔緊張。」我一臉鎮定地說。

「竟然?唔驚會dead air咩?」愷淇用手肘碰了我一下。

「有你喺度洗乜驚。」我說。

愷淇沒好氣地看著我,然後就別過臉。

「組爸媽喺度講咩呀!」一個組女說。



「冇呀我問組爸緊唔緊張啫!」愷淇笑道。

「你地係咪拍緊拖呀?」另一個組女問。

我和愷淇尷尬地看一看對方,之後我便說。

「唔係..!點會呢!」我笑道。

我也想,不過未是時候。

「咁就好啦!係咪呀組媽?」William問愷淇,但他是看著我的。

好像對我有點敵意。



「嗯!」愷淇點一點頭。

Kenneth見情況有點怪,就叫大家留心聽MC的指示。

片刻後,我們便出發去City Hunt,第一個地點是旺角,因為旺角比較多Task,容易一次過拿多點的分數。

「第一個task係男仔孭住女仔轉五個圈。」愷淇說。

「我同你一組得唔得呀組媽?」William說。

「呃..但係我要同組爸一組喎!」愷淇笑道。

「唔洗啦!叫組爸同呀邊個..同倩柔一組咪得!佢地兩個咁鬼好傾!都唔知組爸係咪鍾意人!」William奸姣地笑著。

其他人不知道內裡的意思,所以就跟著一起笑。

「哎冇所謂啦!都係做task啫!」Kenneth說。

Kenneth對我使了個眼色示意我不要生氣。

William主動蹲下,把愷淇揹起來,看得我火冒三丈,差點想動手打William,但此時倩柔走到我旁邊。

「呀翹..你係咪會孭我...」

「喔...係呀。」我只好揹起倩柔。

「好喇搞掂!繼續下個task。」Kenneth拍照後說。

結果這個City Hunt我很不爽,因為William全程就在跟愷淇說話,好像當其他人不存在似的。

「你..做咩好似咁嬲咁嘅?」在前往鯉魚門度假村途中,倩柔問我。

「冇..冇事,唔好諗咁多。」我笑道。

「好好享受呢個Ocamp。」我接著說。

「嗯!」倩柔微笑地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