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城郊區。 某官員別墅, 夜。

「呵,哥哥還真寫了個危險的題材呢?我都差點要回頭看看哥哥是不是都知道了我這勾當了。 . .」一個穿黑西裝,手戴黑手套的女子嬌聲笑道。再關了早就下載到了手提電話上的文章。 心中密密的想著工作完了後該回給她哥的留言訊息。

「看文回文了,開心點吧。就這樣!」決定好了後。她就回到工作模式去了。 步出了廚房,她將加熱了的鮮奶倒到了餐桌上的兩個杯子去了。 給房子裡那兩個不會再動不再愁穿吃,同穿黑西裝的同行敬上了兩杯。 再步上樓梯 . .


主人房中的大床上躺了兩個人,一個睡著了, 一個裝睡的。 裝睡的只知道自己做了絕不會為這個 香城 的莫後大佬原諒的事, 卻不知道樓下來了一個不速客。




他在害怕, 害怕的都放下工作渡假去了。 對外就說自己外遊了,躲到這郊外來。 也許是放不下長久鬥爭所得來的名位吧? 他仍心存幻想這事過去了, 跟領導認錯就會有轉機。


可是這種種他並不想讓情婦等人知道。 所以, 他就只好在裝睡了。 裝睡的人是永遠叫不醒的。

明明是沒任何動静的,可這過氣了的高官卻總感覺有些甚麼不妥似的。這就是所謂的第六感了嗎?還 是長久鬥爭所養成,對危險的高度警覺?


結果, 他出乎了樓下那個她的意料及計畫,起來了,並拉著了床頭的小燈,一手探入了床方小櫃想要模出那把防身手鎗來。



「嗤」的一小聲, 他在這一連串的動作完成前,他就失去了他的情婦了,可那鎗不是他開的,而是一個坐在梳妝台方向的黑西裝女人開的。 那是滅聲器吧!?燈火著了, 某高官旦見情婦太陽穴上開了一道口子,紅的白的都流將出來了 . .

他不禁的合上了眼,可是那命中注定的一鎗卻遲遲未來,他茫然了,輕輕的掙起了眼,望向了那面貌姣好的女人,那是個二十多的年輕好人,跟她的行家不一樣,她敢留長髮! 一身黑色西裝也出奇的醒目。

是誰來了? 是誰要殺我? 不 !

「別。 別殺我!」他總算醒悟了他應當說甚麼! 命被真相要緊!


「球叔, 你在鏡頭前不是都很勇敢!?為了發展的硬道理,往往不怕萬民忿怒的嗎?!出動警察清場的豪氣都放下了麼?」一個偏底音的女聲如是問道。




「是三爺嗎!? 盛哥?!我打個電話就能化干戈為…」話未說完又是一鎗來了, 那女人以故意貼近他的彈道打破了一個小花樽。

「球叔。 幹我這行可是最怕留下線索的,可我還是得如此麻煩的鋪排,甚至要到樓下始你夫婦煲牛奶,你知道理由嗎?」


球叔不依了,暴喝一聲:「我可是勁哥的人!你自是不敢!」


「不, 那是因為我收了大錢要有附加服務!你就不為你家的仔女想想嗎??」


「你個仆街爆陰毒想滅門!?」




「喂。你家勁哥不是落order 叫人吾好講粗口!?別說的我這麼冷血了,我這可是要救你家大小呢! 還沒睡醒!? 這鎗是你的! 你摸不出來的那把啊!」


「好,八婆,你想點!?」


女人笑了:「我老闆想你寫幾隻字, 你明白嗎!?下面,你杯奶呢都最好吸兩口啦」


「我兩個bodyguard 呢!?你連到戲架啦!?或者…」球叔試圖最後反抗


「你還不日月白嗎!? 你勁哥會找人來幫忙的了,安心去啦。 你太失民望了,老人家們不太開心」




十五分鐘後。


嗤!又一鎗來了!


波叔步上了他情婦的後塵。




Texe by tima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