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你知,作為一個廢柴大學生,走堂自然係佢地
 
日堂---好啦我係到俾藉口自己。不過又唔係
 
廿講,邊個叫我個group有個 free rider,份
 
project我一條友真係打唔掂!算la走堂費時兩
 
手空空去獻世。反正無地方去,咪去筲箕灣睇
 


吓我老媽子重係唔係到。好死唔死,部電話無
 
電。唔緊要我有帶尿袋,但我再抄抄袋就發
 
現,shit !我竟然無帶線。世界上最遙遠既距
 
離莫過於我有尿線,但就無線幫我同佢
 
connect在一起!算!我擔天望地,居然俾我見
 


到,車廂頂有顆檸檬糖?!我無聊想攞但又唔夠高,
 
踮起少少哎都唔夠,無計, *我跳*
 
嘩突然我成個人好似比拉扯甘,向前拉拉到我
 
就快身首異處,然後我就拍一聲跌咗地。不過
 
更嚇人既事在後頭。
 


「咦又係你遲到窩穆同學!」呢個咪係
 
professor Lam?我明明係車廂,點會係大hall?!
 
當我重未回魂,Kassie馬上拉我過黎:「唔好
 
意思professor穆蘭尋晚開夜車開傻咗!哈哈!」
 
「睇來穆同學你係玩到喪先唔夠訓!算la今日
 
係你地哲學系最後一次group project!
 
PowerPoint上有曬指示,今日1700前email個
 
group list俾我!上堂啦!」喂喂喂等等先依加


 
算係咩情況?!我迷迷糊先坐返去位,抄出手機
 
上面顯示:2018年10月7日13:00
 
我好記得,上一秒我係2018年11月7日17:00去筲箕灣
既車厢,點會下一秒就返去咗7/11?
 
返去咗?
 
返去咗!
 
我秒速拉住Kassie:「喂今次我地一grp,拉埋班學霸去!」
「吓?但你平時就對佢地嫌三嫌四,今次?」
「project要緊啊!」


 見就見佢地係薯咗D一條條書蟲但至少唔會走佬。個班人係playful d 但偏偏講就天下無敵我先唔會要自己GPA搏飛。不勞而獲,今次真係不勞而獲。正諗住問佢地做成點,佢地轉過頭已經連報告都交佐,果然係新隊友。自己GPA終於過3。可惜我check過往後再無group project,址唔高個GPA,遲早連third honor都無,重係乞食科,點搵工啊?
 
唯有…哼哼哼
 
今日係2018年11月8日我唔記得係邊節車廂,但點都要試。反正無人知我後悔而恥笑我。搭正17:00我行入去,坐一到盯住個天花板,果然
 
佢出黎啦!
 
又係顆檸檬糖,我果斷一跳,個人再次比人拉扯甘, 「拍」一聲我就跌佐去同台。咦點解牆上d廣告同我跳之前一模一樣?唔會我做少佐?我望手機---好彩掂佐已經係2016年7月12日而且未到5點YEAH!! 重趕得切!我即刻搵個位坐低填表。今次,我唔會包頂頸揀哲學,緊係揀hotel management啦!
 
搞掂!再抬頭,見到一對母女---個女應該行到累,扭眼訓,但個媽隻手整親,唯有拎粒檸檬糖安撫佢:「乖食完呢粒糖,爸爸就會黎搵你。」
 
嘩好熟悉既大話!不過我都走過去:「太太我幫你抱吓佢。」
「唔該。」
「咦太太你都買韶華糖廠d糖。」


「係啊阿蘭鐘意個廠出既檸檬糖。」
「但你應該清楚知道,佢呵爸早就已經死佐」
個媽杲一呆終於正眼望我:「因為我接受唔到。」
 
「甘你唔可以扼佢?!,就算無佐阿爸,我地重可以撐落去!」
「你估甘易?生活d野我搞唔掂,我又要保住糖廠,我可以點?」
「甘你個女,佢重需要你!」
個女人靜佐
「糖廠同個女,你揀邊個?」
「糖廠。」
好,好,一下子保持唔到平衡,眼前從前漆黑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