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愛情沒有什麼大道理,只是剛好愛上這個人



正在日本舉行巡迴演唱會的他,在化妝間準備時,助手為他奉上咖啡,旁邊還多了一小包精緻的巧克力。

「今天附送巧克力那麼好?」

「有人特別交代的,今天是白色情人節呀!」

他心中有數並微笑不語,化妝師取笑他真是容易哄,像小孩子一樣有吃的就開心。

臨出場前他急忙交代助手,看看有沒有航班可以當晚回港,助手驚訝的轉向經理人,經理人搖搖頭沒好氣。「由他吧,反正是最後一場了。」



演唱會順利完成,還未來得及跟整個團隊致謝,助手便催促他趕快換好衣服,回港的班機凌晨12時要起飛,他興奮的大力擁抱助手,隨即趕往機場。

此時在家中執拾的他忙得頭昏腦脹,才搬進新居兩星期,他卻丟下一切去了日本工作,只留下他一人在整理。

他一面收拾一面自言自語。「真是前世欠你的,什麼爛攤子都留給我,自己卻風流快活。」

一個轉身不小心翻倒了小紙盒,裡面是一些粉絲送的相冊,已經有點殘舊,封面照就是他們<純純的愛>的相片。

回想當日回到公司錄製節目時,突然被監制叫了他們去拍攝一節短片,沒有講稿完全臨場發揮,那時候的他們還很青澀,四目交投時大家都有點害羞,他突如其來的一句「只是密友?」,嚇得他不懂反應,大概由那時開始已是命中注定吧。



他突然很想念這個可惡的人,但他的手機已關掉,應該還在忙吧,只好繼續埋頭苦幹收拾,等他回來時可以有個舒適的家。

風塵撲撲的他在清晨時份回到家中,進門前一刻他竟然有點緊張。回想半年前牽著他的手第一次踏進這房子,地產經紀問他們是否喜歡這裡時,他向經紀點點頭,他驚訝的表情很可愛,抱著他在他耳邊跟他說以後就在這裡一起生活,但新居入伙後他又要離開去工作了,他應該很生氣吧?

走進偌大的房子,四處還擺放著紙箱,部分傢俱還未拆封,唯獨是偏廳一旁的層架最整齊,陳列著他經年來大大小小的獎項,還有他們這麼多年來在各地旅遊的合照。

他知道這些東西對他來說是最重要最珍貴的。云云相架中有一幅照片很特別,眼眶紅紅的他們,依偎在他肩上撒嬌的他,那天在他耳邊輕輕叫他一聲老婆,他帶著淚水的微笑至今仍深印腦海中。

他躡手躡腳走入房間,輕輕躺在他身旁,他熟睡的樣子很好看,忍不住親吻一下他的額頭,他曾經跟自己許下承諾,為了每天醒來可以第一眼看到這張臉,他必須非常努力,他要他無後顧之憂的留在他身邊,他要他成為世上最幸福的人。



「BB我回來了。」在他耳邊呢喃並親一下他的臉頰,他睡眼惺忪以為自己在發夢。

「BB I miss you。」被他親了一下才驚覺不是發夢。

「你不是後天才回來嗎?」

「想念你便立即趕回來了。」

「瘋子,趕回來幹什麼?那麼辛苦!」

他抱著他微笑不語,眼皮徐徐垂下,他真的累了。凝視他俊俏的臉,經過那麼多年,他已經沒有當天的稚氣,眉稍眼角多了幾分成熟男子的氣概。

這些年來他東奔西跑不停工作,只是為了讓他過安穩的生活,讓他可以隨心所欲,自由自在做自己喜歡的事。他滿是感激與不捨,他知道自己很幸福,而一切都得來不易;刺激歲月始終需要昇華,長途伴侶行到這裡什麼都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