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護旗還是扯旗,這不是個問題。



阿麗伸直了手臂指著,指尖甚至有點發顫,帶著哭腔憤怒地質問阿峰道,如果我們同時掉進水里,你先救誰?
這個男人無法避免的問題,無論是在電影電視還是網絡上看到,阿峰都幸災樂禍男方的遭遇,他沒想到今天終於正面碰上了。
為什麼是今天?第一次帶老媽出來旅遊,本來應該開開心心,阿麗為什麼要在這裡上演這個戲碼?
是她有什麼東西想買我沒留意到嗎?阿峰反省自己。
沒有啊,三個色號相當難買的唇膏這次一來就給她買到了,商場的sales臉色好得不得了,這次對她就跟她從天上掉下來似的。
錢包跟包包也各買了一個,難道是不用排隊了,反而少了感動的感覺?
一定要我大排長龍等足兩小時買到才開心?
女人的心思真這麼難猜?
可是不用排隊,我有什麼辦法,總不能去請臨時演員來排在我前面吧?荒謬。
旅遊攻略里提到的車仔面跟燒鵝也嘗到了,還要怎麼樣?


這次旅行順暢無比,去哪兒都不用排隊,心情應該很好才對呀。
為什麼要在人山人海的地方,哭著狠狠質問我?
為什麼要毀掉這開心的旅行?
是因為我把老媽也帶出來了?可是出來之前半個月就問過你了,你一直十分支持,一路上也沒看出你們相處得有問題,你還輓著老媽的手一起去上廁所呢。
怎麼突然變臉?
也罷也罷,只是對不起老媽,好容易帶她出來一趟,竟然......
你說啊!阿麗大聲打斷了阿峰的思緒。
阿峰回過神來,那一瞬間,他決定,由得她作吧,絕不理會她的無理取鬧,後果自負。
阿峰以抱歉的目光望向老媽,卻發現老媽正以一種憤怒又包含著嫌棄的目光望著自己。
阿峰一驚,這種目光,只有在小時候做了相當嚴重的錯事時,才會出現在老媽的目中。


老媽站在阿麗那邊。阿峰感覺自己的世界觀被顛覆了,老媽怎麼能站在阿麗那邊?但是他心裡已知道這是事實。
不單是事實,老媽還加碼。
老媽伸出她的手,從她的肩膀上指向身後,道,對啊,你說,如果我們同時掉水里,你先救誰?
這個世界怎麼了,為何變得如此荒謬,不但世界觀被顛覆,人類的行為習慣也反了。
老媽竟然指著她的後方,問我站在她前面的阿麗跟她同時掉下來水,我會先救誰?
媽呀,你不是應該手指向前指嗎?怎麼反而向後指?
阿麗不是在你後面,在你後面的是......旗子,國旗、區旗都掛在旗桿上,天星碼頭竟然一點風也沒有,人又多,悶熱得一塌糊塗,還吵鬧不休。
阿麗受夠他迷惑不解的樣子,終於忍不住了,罵道,你從過了關就不斷地看手機,終於能用上Facebook了,高興壞了是吧,一直刷各種新聞,去到哪個商場哪家店你都低著頭看手機,你覺得你給錢買就可以了是吧?拿哪個包問你好不好看,你都說好看,你糊弄誰呢?吃飯時也全程看著新聞直播,我怎麼從來沒發現你這麼關心國家大事呢?
這......這不是這邊的新聞不同嘛……好奇就看一下......阿峰自知理虧,低聲道。
你不是說之前有人把國旗扔海裡了嗎?你這麼關心國家大事,我今天就問你,我跟國旗同時掉海裡,你先救誰?阿麗狠狠地問道。


對,我也問,我也跟國旗同時掉海裡,你先救誰?老媽向前走了一步,逼問道。
媽呀,這個你也要湊熱鬧啊?
阿峰有一個瞬間有過猶豫,但是他馬上反應過來,告訴活人她比死物重要,死物並不會知道,不會有感覺,何樂而不為?
阿峰知道絕不能猶豫了,猶豫越久,以後吵起架來,必然被當成舊賬清算。
阿峰已經張開口了,嘴一張開,竟然有好幾個閃光燈閃了過來,阿峰發現,有好幾個本來報導著旁邊的衝突活動的記者把鏡頭對準他,顯然其中有錄像的。
原來,記者發現這個男人同時遭遇女友跟母親的靈魂拷問,提問的問題既經典又新奇,致敬了過去又緊扣當下,本地的記者在國際上是出了名的,他們自問也想不出這樣的問題,是以終止報導已報導了幾個月的各種衝突活動,調轉鏡頭,對準了這個男人,看他如何作答。
可是,在鏡頭面前,阿峰不敢那樣說了。
阿峰的逗留期只有七天,事實上,他今天就要回去的,這要是被錄下來在電視上放,回去很可能會被追究的,那就完了。
阿麗見阿峰不願作答,更氣了,又見記者開始錄像,壓不住地興奮,大聲地問道,你到底說不說,是我重要還是國旗重要,我們同時落水,你先救誰?
這下在場的大部分人都聽到她的質問了,各路傳媒紛紛把鏡頭對準他們,各方人馬見傳媒不報導他們了,就也圍過來看,人越來越多。
衝突竟然停止了,持續了幾個月,全世界的政治精英、專家、學者都無法調停的活動,破天荒地停止了,在場的大部分人都在圍觀這驚世一問。
人越多,阿峰越無法回答,越不回答,阿麗越生氣。
阿峰覺得全場的目光都聚在自己身上,他快要被這些目光托得升起來了。他想逃。
就在所有人的目光都被阿峰他們吸引住的時候,有幾個人偷偷把國旗降了下來。
在把國旗解下來的時候,才有人發現了他們,馬上指著他們道,餵,別動。並朝他們衝過去。


奪旗者拿著旗就往海邊跑,所有人都看出他的目的了,這一幕以前看過,他想跟上次一樣把國旗丟海裡。
阿麗也向海邊跑去。
阿麗跑出幾步後,阿峰反應過來,她問不出答案,要親身逼他做選擇了。
阿峰緊追上去,追上了阿麗,還超過了阿麗。
阿峰甩下阿麗,跑到岸邊,跟奪旗者手裡飛出的國旗一道躍到空中。
當你無法回答一個問題的時候,把問題給回對方,是一個聰明的處理方式。
阿峰在心裡對阿麗說,要我選救誰,不如讓你選。
撲通一聲,阿峰先落到海裡,國旗才落下來蓋在他的臉上。
紅,一片紅,什麼都是紅的。
阿峰想起他並不會游泳,於是手忙腳亂起來,把臉上這塊紅布扯了下來,抓在手裡。
這紅布不是求生圈,不能阻止他下沈。
阿峰越掙扎,沈得越快。
有阿 sir探下身來抓住紅布的另一端。
阿sir向水里的阿峰道,不要扯著旗,不要扯著旗。
這話一出,周圍的人一片嘩然,因為他情急之下本能說出的竟是普通話。


自從上次國旗被扔落海之後,隊伍里就安插了人來護旗。專門護旗的人眼看任務就要失敗了,異常緊張。
阿峰當然沒有放手,一放手就完蛋了,他死死地抓住它。
護旗阿sir見情況緊急,要是讓國旗二度沈入海裡,不知會有什麼後果,只能拼命叫要阿峰放手,於是把他的話精簡,希望阿峰迅速接收指令,他用普通話喊道,不要扯旗,不要扯旗 。
阿峰是廣東人,在水里聽到這話忍不住笑出來了,他笑出了好幾口氣,那些氣化成水泡往水面升去,阿峰卻嗆了水,水咕嚕咕嚕地往肚子里灌,阿峰感覺身體下墜得更重了。
終於,阿峰手裡的紅布裂開了,護旗阿sir手裡拿著紅布的一角,而阿峰,帶著旗子沈入海底。
無數傳媒在岸邊記錄下那一刻。
在國內,阿峰被媒體塑造成為了護旗而不顧個人安危犧牲性命的英雄護旗手,在外面,阿峰跳海前被質問以及被護旗阿sir叫不要扯旗的視頻廣為流傳。
阿麗跟阿峰母親一開始不覺得阿峰是什麼英雄護旗手。她們一回到國內就被人帶走了,經過24小時不間斷的培訓後,她們接受國內各個媒體的採訪,講述阿峰是如何愛國的一個人,在香港旅遊期間一直關注暴動的發展,見到國旗被暴徒扔下海,奮不顧身地跳下海去救旗。
不斷地重複,加上看新聞上關於阿峰的各種報導,阿麗跟阿峰媽媽慢慢相信阿峰是英雄護旗手了,24時小時跟著他們的人這才撤去,不過還是時不時以探望為由上門來,其實還是想試探她們信得徹不徹底。
阿麗不敢想,要是她深想阿峰當時的情形,會不會又改變對阿峰的看法,要是被趙隊長知道她又懷疑官方對阿峰事件的定性,會有什麼後果。
阿麗記得,上次趙隊長來,從進門就是笑咪咪的,坐一會兒,阿峰媽媽想起雪櫃裡有生醃蟹,要拿給趙隊長嚐嚐,就起身去拿。
阿峰媽媽在廚房找半天找不到,叫阿麗,阿麗起身去廚房的途中,從牆上那幅畫的鏡面上,看到趙隊長從背後看她的眼光,一下子變了,那是一種審視裡夾雜著惡毒的眼光。
端了生醃給趙隊長,他是笑咪咪的,卻怎麼也不肯吃。
難不成是怕我們下毒?下次不能送吃的了,送煙吧,或者送手錶。阿麗想著,裹緊了身上的被,她感覺到冷,冷氣開太大了吧。